Gale

最近DC一直線,喜歡二少和綠燈Hal

吃的CP : Timjay、Damijay、Dickjaydick、Alljay、Halbarry(二代綠紅)、Wallydick

【Halbarry/Timjay/Batfamily】四篇短篇點梗

感謝點梗!本來想昨天下車前發,但不小心爆字數了(昨天下車前四篇合計9千多字,現在已經超過一萬了www)所以現在來發!


點梗分別是:


01.  @NUI :主世界綠紅遇上小小聯盟綠紅

02. @Doctor Yi :Timjay-孕期play(有敏感詞所以放AO3連結)

03.  @sekiryo :想看身體依然19歲,但思維變成3-5歲的Jason,蝙蝠家為了照顧他弄得雞飛狗跳

04.  @瘫了一整年 :蝙蝠家歡樂向

 

翠喵的可能要再等一會www之後也會發的!


然後不好意思手機不太方便開頭空兩格,所以暫時段落前方沒空格,有電腦時再補上UwU



以下開始:



01


NUI太太:主世界綠紅遇上小小聯盟綠紅






「嘿,巴里,你看,那邊有一對閃電俠和綠燈俠。」散步到公園時,哈爾突然用手肘推了推巴里,語氣帶著點有趣的道。


「什麼?哪裡?」巴里順著哈爾指的方向看去,看見兩個穿著閃電俠與綠燈俠制服的孩子正在說話,他忍不住露出了微笑,「噢、他們真是可愛。」


「可不是嗎?他們一定是最好的朋友,就像我們一樣。」哈爾對巴里眨眨眼,巴里失笑,但認同地點點頭。


「是啊,我想他們是,」巴里看著那兩個孩子,突然發現不對勁般皺起眉,「他們似乎在爭吵?而且……你有沒有看見那個穿閃電俠衣服的孩子周圍出現殘影跟閃電了?」


「什麼?不,那怎麼可能,我沒看——」哈爾看著穿著綠燈俠制服的孩子手上的戒指突然冒出綠光,變成一隻手開始拉扯小閃電俠的臉,而小閃電俠也不甘示弱地用手又推又扯對方的臉,「——我看到了。」


哈爾與巴里對視一眼,下一秒他們立刻同時轉身跑向無人的巷子。



「嘿,那邊那個小閃電和小綠燈,你們是從哪來的?」換上綠燈制服的哈爾從空中落到還在爭吵不休的孩子面前,下一秒巴里也突然出現在哈爾身旁,讓兩個孩子嚇了一跳停下爭吵,看著兩個大人。


小閃電眨了眨藍色的大眼,呆呆地看著他們幾秒,突然回過神般驚喜又興奮地揮動著手,「我的天啊!是大人版的我們!哈爾你快看!他們跟我們穿著一樣的衣服!天啊天啊天啊!這太酷了!」


「哈爾?」巴里吃驚地看向哈爾——他的哈爾,大人版那個,然後看見哈爾也露出了狐疑的表情。


「哦對、我是巴里,他是哈爾!你們一定是大人版的我們!」小閃電興奮地開始圍著他們繞圈圈,然後站定到巴里面前抬頭仰望對方,臉上滿是期待的笑容,「我以後會跑得更快嗎?會嗎?會嗎?」


「呃……你、你當然會了……?」巴里遲疑地和哈爾交換一個眼神後道。


「太棒了!」小巴里歡呼。


「那我呢?大人的我很厲害嗎?我會打趴每個壞人嗎?」小哈爾也忍不住看著大哈爾發問。


哈爾感到怪異般挑起眉,「你的話我不確定,但我的確很厲害,我能把壞蛋全部踢進宇宙監獄裡。」


「太帥了!」小哈爾用力一揮拳喊道,轉頭跟小巴里熱烈地討論起什麼來。


「你覺得這會又是一個平行世界的人嗎?我聽超人說之前有一群縮小版的我們跑來這個世界。」哈爾將頭偏向巴里小聲問。


巴里也把頭偏過去,小聲回答,「我記得那個,聽說他們生活在很和平的地方,能力也不強,如果這兩個孩子真的是從那邊來的,我們一定得快點把他們送回去,不然太危險了,先問問他們怎麼來的吧。」


「你問我問?好警察問?」


巴里笑了出來,「好吧,我問,因為你總是壞警察。」


巴里彎下腰,溫和地詢問兩個孩子,「你們是怎麼來到這的?」


兩個孩子對望一眼。


「我們撿到了一個按鈕!上面貼了張紙說可以見到大人版的我們!」小巴里快速地說。


「我們按了!」小哈爾跟著接話。


「然後有一道光!好大的光!轟!然後我們就被光包住了!啪!」小巴里眼睛睜得老大,高高舉起雙手,踮著腳、伸長手畫出一個圓,來表示那道光有多大。


「然後我們就在這了。」小哈爾聳聳肩。


「喔,沒人告訴你們路邊的按鈕別亂按嗎?」哈爾手叉著腰皺起眉道,巴里給了一個『你有資格說這句話嗎?』的好笑眼神,哈爾對他聳肩當作回應,兩個孩子聽到問句,互看一眼,立刻爆炸般開始連珠砲地快速辯解。


「是哈爾的錯!」


「是巴里的錯!」


「是哈爾按下按鈕的!」


「是巴里叫我按的!」


「我沒有!是你說想按的!」


「是你問我按下去會怎樣叫我按的!」


「呃、等等,我們不是想怪你們,只是想問問發生什麼——」巴里困擾地看著互相指著對方推責任的小朋友,試圖安撫兩人,但小閃電俠和小綠燈俠顯然沒在聽。


「是他的錯!」


「是他的錯!」


「不是我!」


「他覺得很有趣!」


「才沒有!」


「喔、喔、嘿,兩位冷靜點,呃……要不要吃塊巧克力?」哈爾問道,巴里皺著眉用手肘推了下他,哈爾抬了下眉毛,「What?我的侄子侄女吵架時,我都這麼解決的,不過別告訴吉姆。」


「我不覺得這會有用——」


「要!我要我要我要!拜託拜託拜託?」小閃電俠馬上拋開爭吵,滿臉期待地看著哈爾,握起的手不斷在胸前上下揮呀揮的,哈爾得意地給了巴里一個『看吧?』的眼神,巴里手環住胸,無奈地笑了。


「好吧,真有你的,天才。」


「巴里,我們出門前說過了不能吃糖!而且我們不能吃陌生人給的東西!」小哈爾皺起眉不認同地看著小巴里。


小巴里做了一樣的表情,看著小哈爾高舉雙手抱怨,「可是巧克力不是糖!我今天一塊糖都沒吃到,因為『某個人』一直把它們從我手中奪下!」


「看來有人小時候脾氣不怎麼好?」哈爾看著巴里小聲調侃道,「原來你是那麼愛說話的人?」


「我小時候不是這樣,而且你才總是更愛說話那個,GL。」巴里偏頭露出無奈的表情,「現在我們該怎麼辦?把他們帶去找蝙蝠俠?」


「沒意見,不去找他到時候檢討會就有我們受的了,好啦,你們倆——嘿!嘿!停下!」哈爾一轉頭,看見兩人又打成一團,趕忙用燈戒造出兩隻大手把他們分開,兩人還不斷在空中掙扎,小綠燈也用戒指弄了隻小手出來,彈了一下小閃電的額頭,小閃電吃痛地發出嘿一聲,大綠燈俠立刻制止小綠燈俠,「夠了、停下!」


小哈爾心不甘情不願地扭過頭,小巴里也氣鼓鼓地轉向另一邊,大哈爾無奈地與他的巴里交換一個眼神,巴里走過來把扁著嘴的小巴里抱下,放在地面上,「我想我先帶他過去,你們晚點再過來吧。」


「也行,」哈爾聳聳肩,「我也有些話想跟這小子說。」


「你想不想和我比賽跑步?我們可以跑到——跑到那座高樓門口,如果你贏的話我就請你吃糖果。」巴里指著不遠處的高樓、轉頭對小閃電俠說道,貪吃的孩子立刻雙眼發亮。


「要!要!我要!」


「那麼我數到三就開始,一、二——等等!我還沒數完!」巴里吃驚地看著一道紅色殘影從身邊掠過,趕忙跟著追上去,留下大小綠燈面面相覷。


「好吧,我得給你一個忠告,」哈爾說,「對閃電俠好一點,否則你會後悔。」


「但是他的錯!」被關進綠色小倉鼠球的小綠燈反駁。


「我知道、我知道,我跟巴里——呃、我的巴里,也常吵架,老實說有時候他頑固起來真的挺可怕的,但,你的錯、他的錯,誰在乎?你們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搭檔,最好的情——這個當我沒說,總之,你們總是最好的一對,雖然你們總會原諒對方,但如果有一天他受不了你離開,到時候可就虧大了——我是說真的,各方面都虧大了,所以,對他好一點,否則你絕對會後悔。」


小哈爾盯著嚴肅的大哈爾幾秒,「……好吧,我會跟他和好。」


「很好,現在我們去買巧克力,你負責拿給你的小閃電,我的份我自己給,然後我們就去找蝙蝠俠。」


「蝙蝠俠?」小綠燈俠露出嫌惡的表情,「一定得找那傢伙?」


哈爾看著他的表情大笑出聲,「哈,我越來越相信你跟我是同一個人了。」




Fin.


小小聯盟真的好可愛,好喜歡裡面的小巴里wwwww


感謝點梗!!


2017.05.29





02


Doctor Yi太太:Timjay-孕期play


可能會有敏感詞所以放AO3了: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031351


感謝點梗!





03


sekiryo太太:想看身體依然19歲,但思維變成3-5歲的Jason,蝙蝠家為了照顧他弄得雞飛狗跳



當迪克、提姆,以及達米安看見被阿爾忒彌斯從肩膀扔到舊倉庫的地板上後,就扯開喉嚨放聲嚎啕大哭的傑森時,不約而同地從口袋掏出手機開始錄影,蝙蝠家的好默契展露無疑。


「跟電話裡說的一樣,他被魔法擊中,心智連五歲小孩都不如,傑森說過萬不得已時可以聯絡你們,我想現在就是時候,我無法、也不想照顧兩個小孩。」阿爾忒彌斯雙手環胸道,說到最後一句,她瞥了一眼正蹲在傑森旁邊,歪著頭咬著手,試圖把自己的超人娃娃與傑森分享的比扎羅。


「天啊、這真是……太可愛了!」迪克幾乎控制不住臉上堆起的笑意,阿爾忒彌斯皺眉瞥了他一眼,看著一個大男人像個孩子大哭著、用手背一直抹眼淚的樣子到底哪裡可愛了?


「天啊、這真是……太詭異了……」提姆忍著笑,但顫抖的肩膀透露了他忍耐的失敗,「我以前完全無法想像傑森露出這種表情。」


「天啊,這真是太可笑了。」達米安的表情帶著赤裸裸的嘲笑,他的眼中滿是惡意,「等他恢復,我一定要在他面前重複播放這段影片。」


「看來你們能夠相處愉快。」阿爾忒彌斯顯然不想多跟他們有所糾纏,叫上正在跟已經不哭的傑森和樂玩著超人娃娃的比扎羅離開。



「嘿、小翅膀,你還認得我嗎?我是你哥哥哦!」法外者一走,迪克立刻上前,蹲在還坐在地上、不解看著他們的傑森,滿面笑容地指著自己道,傑森皺起眉看著他好一會。


「哼!」傑森扭過頭,不去看迪克,迪克說不出自己的心情到底是哀傷居多,還是覺得可愛居多。


提姆也跟著走上前,帶著友善的微笑蹲下,「傑森,我是提姆,現在我們得帶你回家,能夠和我們走嗎?」


「走開!壞人!」傑森大喊,雖然是成年男人的聲音,卻有些奶聲奶氣,咬字也有些模糊與奇怪,提姆終於再也忍不住噗哧笑出來,整個人把臉埋進雙手間抖個不停。


「至少他知道不能跟陌生人走。」迪克高興地說,手忍不住去揉了揉傑森的頭髮,傑森大叫著用力甩頭,表示他的抗議。


「跟這白痴說這麼多幹嘛,直接把他帶回去就行了,我等不及看父親看到他的反應了。」達米安說著,臉上還帶著嘲諷的笑容,走過來一把扯住傑森的手腕,就要把傑森拉起來,傑森立刻反抗地尖叫起來,手用力揮打達米安的手。


因為內在是個孩子,還不會控制力道,可是身體卻是個大人,導致攻擊力倍增,幾乎是一掌的衝擊力就足以讓沒有防備的達米安的手被打開,腳也因為亂蹬而踹倒了還在笑的提姆。


「你這白痴!就算變小了還是一樣煩人!」受到強烈攻擊與反抗的達米安失去了笑容,憤怒地瞪著紅著眼瞪著他的傑森,傑森對他做了個齜牙咧嘴的表情,氣得他忍不住想衝上前揍他一拳——沒辦法,陶德的臉已經夠欠打了,現在還變得更欠揍。


迪克急忙攔住他,安撫道,「嘿、嘿,小D,冷靜點,現在傑森只是個孩子,你別和他計——啊!」


話還沒說完,迪克就被一腳踹到膝蓋彎摔倒在達米安身上,兩人撞成一團跌在地上,迪克吃驚地爬起來回頭,看見傑森已經從地上掙扎起身、開始往反方向用奇怪又不穩的姿勢,異常快速地逃跑,「傑森!」


「我去追!」提姆已經從被踹倒的姿勢爬起來,站起身要追上去,但他們很快地發現這完全沒必要。


因為傑森已經跌倒坐在地上哭了。



迪克牽著傑森的右手,提姆牽著傑森的左手,達米安走在後方一臉嫌惡地看著三個大男人手牽手。


「真噁心。」他評價道。


「有什麼辦法?」提姆露出無奈的表情,跟哼著歌的迪克不同,他確實覺得這有點羞恥,但不拉著傑森,好不容易被糖果收買的傑森又會開始亂跑,只抓住一隻手,另一隻手就會開始又扯又打身邊的人,又無法用勾爪槍帶著一個心智像小孩的成年男人到處飛,他們只得這樣牽著他慢慢走,提姆衷心希望路途上不要遇見任何一個認識的人,「達米安,走到下一個街口和你換手。」


「我才不要。」達米安斷然拒絕,看著又往傑森口中扔進一顆糖、露出幾乎是慈愛笑容的迪克,表現出嫌惡的情緒。


「你也得分擔一點,精神上來說,你現在是他的哥哥。」提姆繼續說道。


「我可從來不認為你們任何一個是我的兄弟。」


在他們拌嘴時,傑森突然一屁股坐到地上,毫無預警被一個200磅成年大男人往下拖,迪克和提姆直接摔在地上,後頭被傑森撞到的達米安也踉蹌地退了兩步。


「又怎麼了!要買糖也買給你了吧!你到底還想怎樣!」達米安終於再也忍不住地大吼,傑森只是看著他扁了扁嘴。


「累了,背背!」


「……」



阿爾弗雷德打開門,看見灰頭土臉的迪克背著睡著的傑森,以及幾乎稱得上狼狽的提姆與達米安時,表情都沒變一下,一派冷靜地道:「歡迎回來,少爺們,看來你們經歷了十分充實的一天,那麼,對於帶孩子有什麼體悟與感想嗎?」


經歷了被成年小孩踹、哄成年小孩、背成年小孩、抓住滿街跑的成年小孩,攔住差點跑到馬路上的成年小孩、嚇到年輕女路人的成年小孩,以及種種與保護成年小孩相關的活動的三人,生理與心理都無比疲憊地互望幾眼,最後望著管家俠。


「我想我永遠不想生小孩了。」提姆總結。


「明智的選擇,提摩西少爺。」






Fin.


對不起這梗太可愛www我不小心爆字數啦wwwww


希望太太會喜歡,感謝點梗!


2017.05.28



番外:



01


小孩子的破壞力強大,而一個有著成年身體的孩子破壞力更加驚人,而如果是一個擁有一米八身高、滿身肌肉身體的孩子呢?那破壞力簡直是以倍數成長的。


比如說,不讓人幫忙洗澡而穿著條內褲到處亂跑時,傑森撞翻、踢倒了好幾張椅子、讓他們的椅子多出了好幾道裂痕。


比如說,不讓人幫忙換衣服,扯破了好幾件衣服,睡衣扣子也被扯斷好幾個。


比如說,躺到軟綿綿的床太興奮,跳啊跳得讓床裡的彈簧被成年男子給跳斷。


比如說,亂開廚房上頭的櫥櫃,把裡頭的麵粉、麥片、盤子全弄下來,搞得一團糟。


比如說——不,他們都不願再回想了。


對此,達米安非常憤怒,阿爾弗雷德也有些困擾,而布魯斯一直沒有表示什麼,事實上,他們將心智幼化的傑森帶回家時,布魯斯也沒有什麼表示,只是看著被陰森蝙蝠洞以及蝙蝠俠裝扮的他嚇哭的傑森,面無表情地要三人把傑森帶回房間。


吃飯時如果傑森敲打桌子或碗盤,布魯斯會嚴肅地喊一聲傑森的名字,傑森就會畏懼地看他一眼,停下不當行為,兩人看起來就像嚴格而不苟言笑的父親與調皮又害怕家長的孩子一樣。


可是誰都知道布魯斯會在夜晚時,坐在傑森的床邊為輾轉難眠的孩子讀睡前故事,直到他的孩子睡著。


嚴父也有慈愛的一面,對吧?



02


傑森戳了戳正在看電視的迪克,迪克回過頭,看見是傑森後露出一個笑容,「怎麼了,傑?」


傑森露出有點忸怩的態度,看了看四周,然後好一會才小聲說,「哥哥。」


迪克目瞪口呆地看著傑森,然後激動地翻過沙發,雙眼瞪大緊緊抓住傑森的肩膀,「你剛剛說什麼?!你再說一次!」


傑森尖叫著,扭動身體掙扎出來跑掉了,迪克趕忙追過去,「抱歉、小翅膀!我太激動了、但你可以再叫一次嗎?」


「不要!」傑森大叫著奔跑,正巧撞上轉角出來的提姆,還沒等被撞得倒退三步的提姆發問,傑森就躲到提姆後面,把高大的身子縮在瘦小的身板後方,「哥哥!迪克很奇怪!」


提姆整個人震了一下,吃驚地轉頭看著傑森,「……你剛剛叫我什麼?」


小孩子是很敏感的,傑森看著提姆的表情,感受到了與迪克差不多的情緒,他立刻警覺地放開提姆,轉頭奔跑,才跑沒幾步,就看見達米安,他立刻大叫,「哥哥!救我!」


達米安瞪大眼,然後立刻轉頭露出快吐了的表情,他原本以為自己會想嘲笑對方,但生理反應總是比腦子快。


看來這個也不能依靠,傑森害怕地想,回頭看了一下還追在後頭的迪克加快速度,然後一頭撞進布魯斯懷中。


「傑森,別在走廊跑——」布魯斯還沒說完,傑森就立刻眼睛一亮,找到救星般看著他。


「爸爸!」


布魯斯頓了一下,傑森急切地說,「爸爸!迪克在追我!」


布魯斯忍住心中的激動與複雜,看著跑來的迪克,「迪克,別欺負傑森。」


「我沒——」迪克看著布魯斯,又看看傑森,露出想辯解,又不知道該說什麼的表情,「好吧,對不起,小翅膀。」


傑森躲在布魯斯懷中,警戒地看著他,然後布魯斯摸了摸他的頭,生硬的低沉嗓音中帶著一絲溫柔,「已經沒事了,傑森。」


傑森仰頭看了他一下,幾秒後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抱住他,將頭埋進他的胸口。


「我愛你,爸爸。」


布魯斯真心希望迪克別看見自己的表情,也希望迪克不要用那種瞭然於心的笑容看著他,並且用唇語催促他回覆。


但,好吧,他的確有想說的話。


「……我也愛你,兒子。」




03


「把那個魔法師給我找出來,我他媽要讓他知道被人痛揍是件多愉快的事。」


看著手機與電腦裡提姆與達米安傳來的、滿滿的自己大哭、大笑、裸著到處跑、和蝙蝠家成員討抱撒嬌、露出完全不屬於自己該有的表情的照片與影片,傑森覺得是時候讓魔法師知道亂用魔法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Fin.


2017.05.28





04


瘫了一整年太太:蝙蝠家


*夜翼制服紅色設定

*迪克有點煩煩的(咦)請慎入



「嘿,提米,接下來要不要去喝一杯?」結束了一場前任羅賓與現任羅賓的合作後,傑森走過來,將手肘壓在提姆肩上問道。


正在點著手上微型電腦收集資料的提姆頭也不抬地回應,「只要不是上次那家都好,那裡菸味太重了。」


「沒問題,我手上還有不少你也能進的酒吧名單,兩條街外那家如何,小紅?」


「你挑吧,大紅。」


正在跟達米安一起把犯人綑成球的迪克猛地轉過頭。


「你要提姆和你去喝一杯?」迪克不敢置信地看著傑森,傑森挑起眉,露出嘲諷的表情。


「喔,鳥媽媽的過度保護模式要來了嗎?『別帶我的鳥寶寶出入不良場所!我的鳥寶寶那麼乖,你這大壞狼別帶壞他!』」


「迪克,我沒有喝酒。」提姆解釋道,但迪克的表情卻沒有放鬆。


「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從來不會讓人擔心,我是要說,」迪克有些悲愴地喊道,「你們一起去酒吧卻沒有找我!」


傑森瞪著迪克,提姆愣了一下,然後受不了似地將手啪地拍在臉上。


「你在意的是這個?」傑森扯出一個假笑。


「當然!」迪克難過地叫道,「你還喊提姆小紅,提姆喊你大紅,我的制服也有紅色啊!」


「好、好,那喊你老紅行嗎?」傑森轉頭看著達米安,「然後你是小小紅——還是你喜歡迷你紅?」


「你想挨揍嗎,死紅。」達米安瞪了傑森一眼。


提姆顯然不想理會大紅與小小紅,無奈地看著迪克,「我還以為你會為我們相處融恰高興。」


「我當然很高興,但是我也想加入你們啊!」迪克頓了下,把一旁帶著不屑表情,明顯不想參與話題的達米安拉進懷裡,「還有達米安!」


「別把我扯進來!格雷森!」達米安掙扎著,但很可惜,毫無作用。


「可是我不想讓你加入,你知道你喝醉多麻煩嗎?」傑森翻了個白眼,「又親又抱又哭的。」


「我沒有那樣吧……」迪克小聲道,但看見傑森和提姆,甚至是達米安都挑起眉看著他時,他趕忙改口發誓,「我是說,我保證這次不喝酒!」


「……好吧,那咱們要去哪?小紅就算了,就算是認識的酒吧,迷你紅也進不去。」傑森聳聳肩,得到了迷你紅的怒吼,迪克搖晃了一下達米安表示安撫,然後對著傑森提議。


「那我們去你的安全屋?」


「……為什麼是我的安全屋?為什麼不是你的?」傑森瞇起眼。


「因為我的安全屋位置是秘密?」迪克笑容以對。


「你的安全屋位置是秘密,我的安全屋位置就不是秘密了?」傑森反諷道,然後錯愕地看著迪克、提姆和達米安同時舉起手機,把他的安全屋座標定位顯示給他看,達米安甚至加上了一聲嘲笑。


「……操,我要換個安全屋。」傑森悻悻然地道,「要進來可以,三個條件,第一,不准亂碰我的東西;第二,不准在我安全屋裝有的沒的;第三,迪基鳥不准喝酒。」


迪克高興地點頭答應,「沒問題!」




沒問題個鬼!


「操!誰他媽讓迪克喝酒的!」傑森指著笑個不停,在地上東倒西歪、搖來晃去、顯然已經醉透了的迪克怒吼。


「不知道,等發現時已經是這樣了。」提姆無奈地道,「我想是他太高興偷喝了一些?」


「為什麼沒人管管他?蝙蝠崽,你坐他旁邊為什麼沒阻止他!」


「甘我什麼事?你坐在他前面,為什麼不是你——格雷森!放開我!」達米安話說到一半,突然被旁邊的迪克一把抱住,達米安立刻猛烈掙扎起來,但迪克卻越抱越緊。


迪克緊緊攬著掙扎的達米安,然後重重在羅賓臉頰上親了一口,達米安發出像是被掐住脖子般的細微尖叫,這可稀奇了,因為連肋骨被揍斷時,達米安都沒這麼叫過。


「小D、小D——」迪克用著甜蜜的語調喊著,「你跟我最好了,對嗎?」


「你這醉鬼!放開我!」達米安手腳並用地要把身上的迪克給扒下去,但醉鬼的力量大得嚇人——尤其那個醉鬼又是個身手矯健的義警時,要掙脫就更困難了。


「喔、小紅,這可有趣了,你拍下來了嗎?」一看見迪克抱住達米安、就立刻閃遠到遙遠另一端的傑森滿臉嘲笑地問著身旁的提姆。


「全拍下了,晚點發給你。」


達米安瞪著毫無良心在一旁笑的兩人,心念一動立刻大喊,「格雷森!德雷克在抱怨你為什麼都不抱他!」


迪克眨眨眼,轉頭看向愣了一下後立刻恢復正常的提姆,鬆開手、搖搖晃晃地站起身朝提姆走去,達米安立刻跟著站起來遠離迪克。


在迪克開心地對他張開雙臂時,提姆平靜地道,「迪克,我認為最需要擁抱和親吻的是傑森才對。」


正在大笑的傑森停住了,挑起眉望著提姆,唇角仍掛著一絲有趣的笑意,「你竟然出賣我,小紅。」


「我相信你能解決,大紅。」


「我是能,」傑森將沖他抱過來的迪克轉了個向面對達米安,語帶嘲諷地道,「格雷森,你的小小鳥因為你太關注我們而在生氣喔。」


「我才沒——」達米安的怒吼被往自己方向起跑的迪克給硬生生打斷,他一個蹲低閃過了擁抱,提高音量大喊,「陶德還在因為你把他趕出哥譚耿耿於懷!快去抱他!」


「我他媽才不——格雷森、你不是說小紅鳥老是不透露情緒?他才是需要關愛的那個!」


「他這麼說過?我並沒有——迪克,回頭看達米安,你知道他喜歡你的擁抱只是不願承認。」


幾次來回奔跑後,迪克停在三人之間,臉上帶著困惑又難過的表情,另外三人開始覺得不妙而準備迅速原地解散時,迪克動作了。


他翻過沙發全力衝向達米安,一把撈過想逃跑的達米安,再轉身衝向來不及跳開的提姆,將現任羅賓塞進紅羅賓懷裡,然後迅速抱著兩個羅賓一起撞進紅頭罩懷中。


「我們可以來個集體擁抱!」迪克幸福地說,夾在兩個成年義警胸肌間的兩個羅賓覺得自己快被壓死了,而紅頭罩覺得他的肋骨大概斷三根。


「放開我!還有你們兩個離我遠點!」達米安掙扎怒吼著。


「去跟你的格雷森說啊!該死!還有你的手肘磕到我的肚子了!移開點!」傑森跟著吼道。


提姆相對冷靜一點,只是抬頭小聲問,「傑森,你的屋裡有安眠藥嗎?」


傑森愣了一下,會意過來,「比那更好,我有催眠瓦斯,我們可以把這醉鬼鎖進浴室放瓦斯,之後我們再去你那邊繼續喝。」


達米安嫌棄地看他們一眼,「還要喝?你們這些墮落的傢伙!我可不奉陪。」


「達米安,我們的喝的意思,實際上是交換情報,如果不是迪克,我們早就『喝』完,各自回家休息了。」提姆嘆口氣道。


「沒錯,都是你的鳥媽媽搞得我們必須再『喝』一次,至於你這有門禁的小鬼就乖乖回家睡覺吧。」


「>TT<,」達米安這次沒有反駁,他現在的確想早點回去而懶得跟他們吵,要吵也得先脫離這愚蠢的集體擁抱再說,「所以你們打算怎麼做?」


「你把他帶去浴室,然後迅速出來,我會扔催眠瓦斯進去。」


「你確定你要講那麼大聲?格雷森可還醒著。」


傑森扯扯嘴角,抬了下下巴,「你們背對他可能看不見,但他現在就一副沒在聽的樣子。」


達米安聽見背後傳來模糊又愉快的哼歌聲,「……好吧,你最好確保你的催眠瓦斯有用。」


「放心,剛從黑幫那搜來的,而且他們親身試用過了,效果好得很。」


「>TT<」達米安不予置評,然後在另外兩人的催促下轉過頭,看著對他露出滿臉笑容的迪克。



「喂,格雷森,放開我們,我帶你去洗把臉。」





Fin.


對不起我www有點弟控傾向的迪克(即使知道他不是)然後想看大家都拿迪克沒辦法的劇情,雖然硬是掙扎還是可以掙脫,但實際上誰也不想真的傷到迪克這樣www


感謝點梗!


2017.05.28


评论(37)
热度(166)

© Ga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