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e

最近DC一直線,喜歡二少和綠燈Hal

吃的CP : Timjay、Damijay、Dickjaydick、Alljay、Halbarry(二代綠紅)、Wallydick

【Halbarry】整個天空都是綠燈俠的便利貼

  *HalBarry,輕鬆向

  

  Summary:

  推特出現了『#整個天空都是綠燈俠的便利貼』的標籤。



  中心城的居民幾乎都習慣了空中突然出現的綠色留言。

  

  事情是在一次正義聯盟成功阻止源源不絕的外星大軍侵略後,大字型躺在狼藉戰場中的綠燈俠用燈戒在空中發了個『知道嗎?我覺得我大概有好幾個月不會想帶你去外星約會了。』的訊息給躺在不遠處的閃電俠,並被人拍下放到推特上開始的。

  

  這在網路上掀起了軒然大波,關於兩人性向與關係的討論上了各大論壇的首頁,甚至出現了質疑他們是否該繼續擔任英雄、是否會影響下一代孩子的性向的言論,支持派與反對派彼此爭吵攻擊,連外星大軍侵略的事都顯得微不足道。

  

  但這一切都和中心城及海濱城無關。

  

  畢竟,嘿,一個是有閃電俠博物館的城市,另一個是有免費招待綠燈俠的餐廳的無畏之城,兩位英雄是不是Gay,又或者是不是在一起這種事根本無所謂──再說了,兩個城市的居民都早就習慣了看到一道綠光跟一道紅光一起在自己的城中穿梭,看到這樣的消息時,大部分的居民都只覺得:「喔,這樣啊。」便各自該幹什麼幹什麼去了。

  

  最大的改變大概也只有兩個城市準備締結為姊妹城市,以及海濱城餐廳寫著綠燈俠免費的牌子上面加上了『閃電俠免費』,然後被中心城居民好心地勸說:「不好吧,會倒喔。」後改為『閃電俠半價』而已。

  

  而兩位英雄對此都沒特別做出公開聲明及表示,只是原因不明地,綠燈俠開始頻繁的造訪中心城,並開始在空中用燈戒留下各種留言給閃電俠。

  

  例如:『Flash,我的外套是不是放你家了?』

  

  或者:『Flash,晚點要不要來海濱城吃飯?閃電俠半價的餐廳變多了,你真該來看看。』

  

  每次都有人將綠燈俠的空中留言拍下、上傳到社群網站,並下了『#整個天空都是綠燈俠的便利貼』的標籤,方便綠燈俠——或閃電俠的粉絲們查閱。

  

  這又在網路上掀起了一波討論熱潮,有人說這是兩人默認了彼此的關係,有人說這是故意在煽動輿論,但對中心城的居民來說,這依舊只是個有些可愛的行為,對海濱城開餐廳以外的居民來說,這同樣是件不需要在意的小事。

  

  但對閃電俠來說,這是有那麼一點困擾。

  

  喜歡熱鬧的哈爾會做這種事,巴里一點也不意外,在哈爾在戰場傳空中紙條給他被拍下照片、並在網路世界及各大報紙爆炸般的流傳時,他真的有一度感到一種沒做好心理準備就被迫出櫃的慌亂,尤其是被蝙蝠俠那隱約在責備他們不夠小心的眼神看著時,他真的很想逃離瞭望台──別問他怎麼看得出蝙蝠俠面罩下的眼神,從面罩微妙的弧度來感受蝙蝠俠微妙的情緒是正義聯盟成員的必備技能之一。

  

  他甚至有些怪罪哈爾,但哈爾卻一如往常地對這種事表示不在意,甚至表示他們應該公開,就像他們過往每次吵架時那樣,他在意著哈爾所不在意的,而哈爾不在意他所在意的。

  

  不過那是哈爾·喬丹,不管他們怎麼爭吵,到最後都會被巴里·艾倫原諒,反過來也是,況且,對於哈爾如此坦蕩地想公開他們的關係,他還是有些高興的,只是他不認為在這種輿論爆炸的情況下公開關係是好主意。

  

  「放心吧,我有個好主意。」哈爾對他眨眨眼,老實說,當綠燈俠這麼說時,通常大家都很難完全放心,他原本也有些擔心地想問得詳細些,但哈爾捧起他的臉,給了他一個吻,望著他低聲說,「嘿,巴里,一切都會沒事的,相信我。」他就完全忘了自己剛剛在擔心什麼。

  

  

  ──直到隔天上班途中抬頭,看見一個綠燈俠飄在半空中,用燈戒畫出一個對話框,裡頭寫著,『Flash,早安,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時,他才終於想起自己到底在擔心什麼。

  

  

  「這就是你說的好主意嗎?天才。」巴里哭笑不得地對著手機另一端的人說。

  

  「是啊,既然你覺得現在這情況直接公開不好,咱們就讓他們慢慢習慣,之後再公開他們就不會有太大反應了。」電話那頭的哈爾笑著說。

  

  「我覺得這幾乎算是公開了。」巴里嘆了口氣,但唇角也忍不住跟著勾起。

  

  「我可沒有直接用超大字寫綠燈俠和閃電俠在一起了,而且我們也可以讓那些反對的人看看,就算是同性戀超級英雄情侶,跟異性戀的情侶也沒什麼差別。」

  

  巴里沉默了一會,無奈地笑了起來,「好吧,你贏了,天才,只要記得別把我的名字寫出來就好。」

  

  「Yes,sir!」哈爾大笑起來,「期待明天的留言吧!」

  

  掛掉電話後,巴里用推特儲存了『#整個天空都是綠燈俠的便利貼』標籤。

  

  

  於是中心城的天空開始不時出現綠光。

  

  『Flash,我覺得我們應該再去旅行一次,你覺得夏威夷如何?』

  

  『Bro,如果蝙蝠俠問起,你必須幫我澄清會議室的桌子不是我弄壞的,我發誓真的不是我,但誰都不相信!』

  

  『My boy,我的提款卡你放在哪?我找了半天都沒找到。』

  

  『Dear,你今天忘記吃早餐了,晚點給你送去?』

  

  有人眼尖的發現綠燈俠對閃電俠的稱呼越來越親密,內容也越來越日常,有些人會在推特照片底下留言表示喜歡這兩人的相處,也有些人大呼噁心,認為這種話應該回家自己說。

  

  哈爾每一篇留言都會看,有時會邊看邊笑或憤慨地反駁(「嘿,我才不是每天閒著沒事、不工作只留言的小白臉好嗎?」),巴里只會在幾篇他很喜歡的留言偷偷按讚並存下照片。

  

  每次看照片時,巴里總是心驚膽顫、怕有一天哈爾會不小心把自己的真名寫出來暴露於大眾眼中,所幸目前還沒有這個情況發生。

  

  不過他真的很好奇哈爾到底有幾種稱呼他的方式,對這個疑問哈爾只是聳聳肩表示,「別忘了我懂一點外星語,沒詞可用時我會用它們頂一下的,你只要知道那大概都是親愛的的意思就行了。」

  

  

  每天早上起床以及中午休息時打開推特,看一下標籤有沒有更新已經成為巴里的習慣了,他不得不坦承,他真的有些期待哈爾今天又會給他留什麼言。

  

  『Darling,今晚來個約會吧?晚點去接你,別又遲到了。』

  

  你也沒給我拒絕的權利啊。

  面對不接電話的哈爾,咬著潛艇堡的巴里一邊無奈又好笑地想著、該不該穿上制服在城中跑出一條紅金色的「NO!」一邊加緊手頭的工作。

  

  

  在他埋在永無止盡的文件中時,電話響了,他盯著眼前的檔案不專心地用手探索著摸到了手機接通,「Hello?」

  

  「巴里,」是艾瑞斯,她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些無奈的笑意,「你還在工作對嗎。」

  

  「是啊,怎麼了嗎?」

  

  「我想你需要看一下推特,某個人留言請大家找爽約的閃電俠。」

  

  沉浸在工作中的巴里這才猛地想起約會的事,匆匆忙忙站起來穿上外套、邊上網查閱綠燈俠這次又在天上寫了些什麼,邊快步走出去。

  

  『Honey,哈囉?你遲到了,又一次。(當然,我一點也不意外。)我真不懂為什麼你速度那麼快卻總是遲到,你還記得我們的約會嗎?如果有誰看見閃電俠,幫我告訴他,有個人正餓著肚子待在空中等他解救。』

  

  他好氣又好笑地跑出門口時,已經換下制服,穿著平時那件飛行夾克的哈爾正靠著牆勾著唇角看著他。

  

  「你就不能正常地打給我嗎?」巴里舉著手機,將手機貼到哈爾面前皺著眉道。

  

  哈爾將他的手拉下,摟了一下他的肩笑道,「這比較有趣不是嗎?」

  

  巴里瞇起眼盯著哈爾好半會,哈爾終於投降地舉起雙手,尷尬地說,「好吧,其實是我的手機被停話了,而且我也沒錢打公共電話。」

  

  「又來?你不是才跟我拿了你的提款卡?」

  

  哈爾露出尷尬與一點討好的笑容,「呃……我發現裡頭沒錢了,所以巴里,我能不能──」

  

  「唉,我們先去吃飯,晚點再去繳了你的帳單。」

  

  「我會還你錢的。」哈爾趕忙說,但巴里只是笑著搖搖頭。

  

  「忘了它吧,餓著肚子的綠燈俠,我們快去吃飯吧。」

  

  

  大概就是這時候巴里開始意識到,這樣的留言真的有影響群眾的能力──至少能讓人提醒閃電俠約會的事,他一開始覺得這挺好的,但很快地他就發現這帶來了相應的困擾。

  

  『Baby,別生氣了,我就是洗衣服前不小心忘了把褲子裡的衛生紙拿出來,那些衣服我會重洗的,原諒我吧?愛你。』

  

  我也沒有真的生氣啊。

  在追捕完小偷,準備找個角落換掉制服,卻不斷被居民攔下來、要他原諒綠燈俠的閃電俠哭笑不得地想著,甚至還有家庭主婦建議他買個黏毛滾輪,並和他抱怨自己的丈夫小孩也時常忘了把口袋裡的衛生紙拿出來,搞得整桶衣服一團糟。

  

  不得已之下,他只能跑到已經飛在半空中兩三個小時的綠燈俠下方,一手叉著腰,一手對哈爾招了幾下,哈爾慢慢飄了下來。

  

  「原諒我了嗎?」哈爾勾著單邊唇角,偏著頭問道。

  

  「你說呢,天才。」巴里用抱怨的語氣說著,然後親吻了得意笑著的哈爾,他聽見周圍都是笑聲、驚呼,以及拍照的聲音,好吧,反正大家都覺得他們是一對了,公不公開似乎也沒什麼差別了。

  

  

  理所當然地,又是一次網路大爆炸,但支持的人變多了,並且這次的討論很快地被其他事件給蓋了過去,雖然這或許不全是綠燈留言的功勞,但哈爾看起來還是很得意,而且更加熱衷這樣的留言遊戲。

  

  但這沒維持多久,哈爾被守護者召集離開了地球,自『致中心城的所有罪犯,我得出差一陣子,別打我們Flash的主意,否則等我回來,我會把你們通通扔進宇宙大牢裡。』的留言已經過了幾個月,天空沒再閃現過綠色的訊息,一開始網路上都在討論綠燈俠的狀況,但很快地熱潮過去,只有偶爾誰想到時,才會有人問個一兩句:「綠燈俠到底什麼時候回來?」

  

  這個問題的答案巴里也想知道,即使他早就習慣與哈爾聚少離多的生活,他仍會在工作以外的時間胡思亂想著,想著他的燈俠現在過得如何、有沒有受傷、是不是遇到了特別棘手的事、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他仍舊每天起床、吃飯、睡前都會打開推特查看有沒有人拍到綠燈俠,然後在兩個月過去後發現自己開關推特的頻率從一天五次,變成五分鐘一次。

  

  在他發現自己又不自覺咬著午餐麵包、盯著推特『#整個天空都是綠燈俠的便利貼』頁面重複按了十分鐘的更新,而終於下定決心要封印推特時,外頭傳來了一陣騷動。

  

  「綠燈俠出現了!他又留訊息給閃電俠了!」

  

  意會過來時,他發現自己已經出現在門口了,但為了防止身份曝光,他又馬上回到自己原本的位置,撿起掉在地上的麵包放回桌上,按耐著心中想要立刻衝出去擁抱哈爾的急躁心情,跟著人群一起用普通速度往外跑。

  

  

  『想我嗎?』

  

  天空中只有簡短的一句話,沒有署名,但大家都知道那是給誰的留言。

  

  站在半空中的哈爾——謝天謝地,哈爾看起來沒受什麼傷——仍掛著他最喜歡的自信笑容,從上方俯望著從建築物中跑出來看熱鬧的人們——只有他知道哈爾正在望著他。

  

  他的胸口漲滿了幸福與喜悅,滿足與安心讓他不由自主地微笑,他悄悄消失在人群中,找了個角落換上制服。

  

  

  當閃電俠出現在綠燈俠下方時,中心城的居民都在歡呼。

  

  閃電俠仰著頭對空中的綠燈俠招了招手,綠燈俠緩緩地飄了下來,落在閃電俠面前。

  

  「想我嗎?」哈爾勾著單邊唇角,偏著頭問道。

  

  「你說呢,天才。」巴里用抱怨的語氣說著,然後親吻了得意笑著的哈爾,他聽見周圍都是笑聲、驚呼,以及拍照的聲音,好吧,反正他們早就是公開的一對了,在公開場合和好幾個月沒見面的男友接吻應該也不算太過分的事吧?

  

  「明天你想留什麼?」他們的唇分開時,巴里在吵雜的歡呼與口哨聲中問。

  

  「直接留個我愛你如何?」哈爾對他笑道。

  

  於是巴里跟著笑了起來,沒有表示反對,只是擁抱了哈爾。

  

  

  

  

  

  Fin.

  

  我我我只是想看哈爾用燈戒做各種留言www

  

  

  2017.05.22

  

  

  

  番外:

  

  

  

  「我看到海濱城的人在抱怨,為什麼只有中心城有綠燈留言。」哈爾滑著手機笑道,「或許下次我們能去海濱城表演一下?或者……嘿!你可以去海濱城來個閃電留言啊!」

  

  看著突然來勁了、興致勃勃的哈爾,巴里好笑地挑起眉,「那必須有人從空中照相才行。」

  

  哈爾朝他擠眉弄眼了一下,「My boy,你忘了我的兩個職業都跟飛有關嗎?」

  

  

  於是推特出現了新標籤:『#整個城市都是閃電俠的便利貼』。

  

  

  

  Fin.

  

  2017.05.22

  

 

评论(46)
热度(284)

© Ga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