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e

最近DC一直線,喜歡二少和綠燈Hal

吃的CP : Timjay、Damijay、Dickjaydick、Alljay、Halbarry(二代綠紅)、Wallydick

【Timjay】交換條件

  *Timjay,正文輕鬆向,番外介於輕鬆和不輕鬆之間向(?)

  *紅頭罩與法外者第八集兩人互相讓對方查事情的梗

  *雖然無太大關連,但時間點設定是Tim『死亡』歸來以後

  *其實很喜歡漫畫中Tim很容易害羞的設定

  *番外跟正文根本是兩個世界(?)

  

  

  Summary:

  

  在對方尋求幫忙時,他們總會提出交換條件,然後有天他們發現了一種雙贏的交易籌碼。

  

  

  

  即使現在他們感情不錯——和Jason想殺Tim的那段日子相比,簡直可以說是非常要好了,但在對方請求幫忙時,他們仍舊會提出交換條件。

  

  如果Jason需要Tim幫忙找作亂的黑幫據點,就必須替Tim查某個目標的名字。

  

  各取所需,這就是他們的相處模式。

  

  這讓Jason感到挺自在的,他不是懷疑世界上有無條件的幫助——身為一個義警懷疑這個就太可笑了,但他更習慣在獲得什麼時給出相應的付出,不用去質疑對方的幫助有何居心什麼的、挺讓人安心的不是嗎?

  

  所以他和Tim這樣的交易模式就這麼持續了下來,他必須說,Tim絕對是他見過最好的情報供應商,要不是Tim有時要他幫忙的事也挺棘手的,他還真想把所有雜事都交給Tim去做。

  

  當然了,他也不是那麼懶惰,只不過有些事交給人脈廣、技術佳的人做總是輕鬆點,像他現在手上的這個名字就是如此。

  

  

  「嗨,小紅。」Jason跳進Tim的露台時,Tim正坐在露台上的桌邊,喝著咖啡打電腦,聽見他的招呼,頭也沒抬地回應了一聲,手指仍在鍵盤上飛快地移動。

  

  「嗨,大紅。」

  

  Jason也沒在意,走到Tim身邊,自顧自把頭罩摘下放在桌上,從口袋掏出一張弄皺的紙,遞到Tim面前,Tim沒拿,只是盯著螢幕挑了下眉,示意他解釋。

  

  「有些傢伙在我的地盤賣毒品給未成年,我抓到他們,把他們打個半死——放心,這只是形容,他們還活著,頂多斷幾根肋骨而已,總之我揍了他們後,他們哭著招了老大的名字,似乎不是在哥譚活動的黑幫,我需要你幫我查查這傢伙什麼來頭。」Jason在Tim眼前晃了晃那張紙,「順便能找到他們的供貨來源就更好了。」

  

  「好,我會幫你查的,後天給你答覆。」Tim騰出一隻手,收下了那張紙,鍵盤咖搭咖搭的聲響從沒停過。

  

  「你辦事,我放心,」Jason勾著唇角道,斜靠在桌邊,「那你有什麼要我做的?」

  

  Tim漫不經心地回應,「暫時沒有,這次就算了吧。」

  

  「喔,什麼時候變這麼大方了?」Jason開玩笑道,「還是我給你個感激之吻當作回報?」

  

  正在打著電腦的Tim突然停住動作,鍵盤聲戛然而止,然後他迅速轉過旋轉椅抬頭看向Jason,Jason愣了下,不明白對方反應為什麼這麼大。

  

  「好啊。」Tim盯著他說。

  

  Jason莫名其妙地挑起眉,「什麼?」

  

  「感激之吻。」

  

  Jason頓了一下,皺起眉,用『你腦子大概是壞了』的眼神看著Tim,「……你在開玩笑?」

  

  「不,我很認真。」

  

  Jason瞪著表情平靜的Tim,然後不可思議地發現對方雖然一副波瀾不驚的表情,耳朵卻完全紅透了,他詫異地看著Tim幾秒,帶著一點詫異的玩笑口吻道,「你該不會喜歡我吧?小紅。」

  

  Tim遲疑了幾秒,臉上露出下定決心般的表情望著他,「如果我說是呢?」

  

  「那你就是我見過性癖最特殊的小鳥了,一隻喜歡上想殺自己的壞蛋的小鳥?哇喔,果然天才的腦子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Jason譏諷地說,Tim挑起了眉,將椅子轉了回去,背對Jason。

  

  「我開始不想幫你查那些資料了。」

  

  「別這樣,我又沒說不給你感激之吻。」Jason走了過來,手搭在椅背上,把皺著眉頭的Tim給轉了回來,語氣充滿戲謔地笑道,「小心眼的鳥寶寶。」

  

  「Ja——」

  

  「好了,沒人告訴你在別人給感激之吻時別說話嗎?」Jason捏住Tim的下巴,慢慢湊了過去,呼吸的熱氣灑在Tim臉上,Tim緊張地閉起眼、僵住了身,甚至屏住了呼吸,直到感覺臉頰多了個柔軟的觸感,熱氣也逐漸遠離才睜開眼。

  

  「……這跟我想得不太一樣……」在Jason退開身時,Tim摸著臉頰咕噥著。

  

  「你幫我查的事還不夠讓我吻你的小鳥嘴,想要更好的你可能得替我把所有黑幫的巢穴都查出來。」Jason笑道,把Tim的椅子轉了回去,「好了,我要走了,記得後天把資料給我。」

  

  在Jason踩上露台邊緣時,Tim喊住了他,「Jay,你喜歡我嗎?」

  

  Jason沒有回頭,只是隨意地揮揮手,扔下一句話後,縱身躍下高樓。

  

  

  「下次換你必須獻上感激之吻時再告訴你。」

  

  

  

  這沒讓他們等太久,過兩天Tim就打了電話,讓Jason來拿上次要查的資料結果。

  

  「做得好,小紅鳥,果然交給你是對的。」Jason滿意地翻閱手中那疊紙張,「看來我的感激之吻沒白給。」

  

  Tim沒理會他的玩笑,只是從手邊拿起一張紙條。

  

  「我有事請你幫忙。」Tim把手中的紙條遞給Jason,「幫我查這個人。」

  

  Jason一點也不意外,只是有趣地挑起眉,接過紙條,上面是一個人名,還有關於那個人的簡單資訊,但光看那人學經歷上的知名大學、知名公司,他就確信小紅鳥絕對能自己查到這個人的一切資料。

  

  但他只是聳聳肩,把紙條塞進口袋,「行,我幫你查。」

  

  「你有什麼想要的報酬嗎?」Tim問,Jason假裝沒看到對方眼中那一點期待,聳聳肩。

  

  「暫時沒有,你有什麼好提議嗎?」Jason把頭罩拿下,放在桌上,看著Tim露出一絲壞笑。

  

  Tim看起來遲疑了一下,但仍舊鼓起勇氣開口,「一個感激之吻如何?」

  

  Jason假裝思考了一下,露出嫌棄的表情,「聽起來不怎麼樣。」

  

  Tim挑起眉。

  

  「——不過勉強可以接受吧,但必須是親這裡。」Jason慵懶地用手點點自己的唇,「做得到嗎?老實說做不到我也不會笑你——好吧,我還是會笑,但不會笑得太大聲。」

  

  Tim笑了起來,帶著一絲羞赧與高興,「我以為會是親臉頰。」

  

  「沒辦法,我是黑店,收費比較高。」Jason聳聳肩,「所以,接受交易嗎?」

  

  「那當然,這是筆非常划算的交易。」Tim站起身,湊近稍微彎腰讓他不用踮腳就能碰觸對方的唇、帶著壞笑的Jason。

  

  在兩人的唇只剩幾公分,即將吻上時,Tim突然想起什麼而停下,拉開距離望著Jason問,「你喜歡我嗎?」

  

  Jason故意裝出一副誇張的驚訝表情,「我還以為接受別人的感激之吻就是紅羅賓表達喜歡的方式。」

  

  Tim笑了,「所以你喜歡我。」

  

  「所以你到底要不要吻我?」

  

  「要。」

  

  

  於是一種新的交易籌碼誕生了。

  

  

  他們開始在對方要求幫助時索求感激之吻。

  

  Jason要一家軍火商的軍火清單,Tim索求了感激之吻。

  

  Tim要犯罪小巷一具無名屍體的名字與資料,Jason索求了感激之吻。

  

  Jason要一張偽造的身分證,Tim索求了感激之吻。

  

  Tim要新興毒品的交易量表,Jason索求了感激之吻。

  

  Jason要Tim快點起床,Tim索求了感激之吻。

  

  Tim要Jason煮頓早餐,Jason索求了感激之吻。

  

  

  「我開始覺得感激之吻有點廉價了。」Jason坐在餐桌邊,托著臉頰,看著正在喝咖啡的Tim道。

  

  Tim握著馬克杯挑起眉,「這有點傷人。」

  

  「但你看,你不過要我幫你倒杯咖啡,我就能得到感激之吻,你敢說這不廉價?」Jason挑高眉,質疑地看著Tim。

  

  「……好吧,這的確是太容易獲得了,」Tim無可奈何地同意了,「那你想換點什麼嗎?一個約會如何?我們幾乎沒約會過。」

  

  「這個嘛……」Jason若有所思地上下掃視了Tim一遍,突然想到什麼好主意般,勾起唇角,湊近Tim的耳朵,用氣音道。

  

  

  「我要一個火辣的感激之吻。」

  

  Tim愣了一下,臉唰地一下紅了起來,僵硬地看著Jason,舉著的杯子都在顫抖,結結巴巴地問,「火——火辣是指?」

  

  「看來沒有人教過我們純潔單純的鳥寶寶火辣的定義呢,不過沒關係,」Jason故意讓自己的語氣曖昧而充滿暗示。

  

  「你的壞哥哥可以教你。」

  

  

  不得不說,Tim不愧是最聰明的小鳥,永遠是不讓老師失望的天才好學生。

  

  

  沉浸在美妙而火辣的感激之吻中時,Jason已經開始想下次要用什麼來當做交換籌碼了。

  

  

  

  或許一場火辣的性愛是個好選擇。

  

  

  

  

  Fin.

  

  

  2017.05.13

  

  

  番外:

  

  

  第一年交往紀念日,Jason在槍林彈雨中對著通訊器大吼自己沒辦法趕回去,待在安全屋已經穿好正裝的Tim表示理解,並要求了下週重新慶祝當做補償,然後打電話取消了高級餐廳的預約,把準備好的卡片和禮物藏起來,然後將訂做好的蛋糕給了收到訊息而立刻趕來、滿臉期待的Bart。

  

  第二年交往紀念日,Tim急迫而充滿歉意地在地球另一端說大概一週都回不了家,Jason說了句無所謂,記得帶禮物回來就好,然後在掛掉電話後,獨自吃著剛煮好的一桌Tim愛吃的菜。

  

  第三年交往紀念日,Jason要Tim負責回絕Dick叫他回莊園的邀請,當Tim問起要用什麼交換時,Jason把對方推倒在床上,舔著唇提出籌碼,「用身體來交換如何?」Tim欣然同意。事後他表示:「物超所值。」

  

  第四年交往紀念日,Tim要Jason出席莊園的晚餐會,Jason不以為然地要對方提出個好點的交換條件、否則想都別想,於是Tim拿出一把鑰匙,「如果你願意出席晚餐會,讓我能和Bruce他們公布我們在一起的消息,上次你看到說不錯的那棟有庭院的小房子就是我們共有的了。」Jason盯著Tim幾秒,搶下了鑰匙。

  

  第五年交往紀念日,他們大吵了一架,在那間有庭院的小房子裡打起來,毀了Tim的古董木製鐘,以及Jason的昂貴瓷瓶,最後他們不得不在競標會上買到對方想要的東西來當做和好的補償交換。

  

  第六年交往紀念日,Jason受了重傷被送回莊園,醒來時,Tim坐在床邊要求他趕快恢復,包著紗布、無法起身的Jason望著Tim笑著說,「這要求可難了,你想拿什麼來交換?最好足夠貴重。」於是Tim拿出了一枚戒指,「我的下半輩子夠嗎?」

  

  第四年結婚紀念日,他們又大吵了一架,這次他們沒有毀了對方的任何東西,Jason只是衝進房間開電腦,列印了一份離婚申請書,簽上名後狠狠拍在Tim面前,吼道,「簽名!」

  

  Tim沉默地看著那張申請書半晌,才將視線移到Jason臉上,「好,那你要拿什麼交換?」

  

  或許是沒料到對方如此輕易地答應,Jason楞了一下,忍著胸口的酸澀,壓抑著憤怒,嘲諷地看著Tim,「看來你也想離婚很久了嘛,好啊,你要什麼?錢?房子?還是你要我死回去?」

  

  「這些我都不要,」Tim望著他,沒有一絲笑容,「我要你下半輩子不管是靈魂還是身體都是屬於我的,你答應,我就簽名。」

  

  Jason頓了一下,然後因為自己的憤怒因此減退而感到自我厭惡,他咬咬牙,「這交易根本不划算!」

  

  「對我來說這交易損失也很大,如果你不願意,也可以不做這筆交易。」Tim平靜地道。

  

  「我從不取消交易。」

  

  「你可以考慮從這次開始學會不做賠本生意。」

  

  「……好吧,我取消交易,你他媽根本是黑店,」Jason頓了頓,瞇起眼,「但我必須說,這種交易應該是要索求一些原本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你要一個你早就有的東西到底要幹嘛?我不管什麼東西都早就是你的了,你這隻笨鳥。」

  

  Tim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笑容,他上前用雙手捧起Jason的臉,「是的,我想我的確不夠聰明,還有,我很抱歉。」

  

  「你一直都不夠聰明,還有,好吧,該死,我也有點抱歉,雖然我忘記我們在吵什麼了。」Jason說著,將申請書揉爛扔進垃圾桶後,和Tim交換了道歉之吻。

  

  

  

  

  Fin.

  

  好吧我承認我就是想看他們愛情長跑十年結婚,然後無聊的鬧離婚(?)

  

  

  

  2017.05.13

 

 


评论(24)
热度(120)

© Ga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