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e

最近DC一直線,喜歡二少和綠燈Hal

吃的CP : Timjay、Damijay、Dickjaydick、Alljay、Halbarry(二代綠紅)、Wallydick

【Timjay】令人無法拒絕的求婚

  *Timjay,輕鬆向

  

  Summary:

  

  紅羅賓提出了讓人難以拒絕的求婚。

  

  

  

  當紅羅賓突然在混亂的戰場中單腳跪下時,Jason還以為對方受傷了而立刻掃射開路衝了過去,但在他到達對方面前的下一秒,就因為Tim對他打開的小盒子僵在原地。

  

 

  「大紅,你願意和我結婚嗎?」

  

  混雜著慘叫與槍聲的周遭似乎瞬間沉寂了下來,Jason不用回頭都可以想像那些軍火商雇來的傭兵錯愕的樣子。

  

  紅頭罩站在原地,居高臨下瞪著還跪在地上,掛著笑容、舉著小盒子仰頭望著他的紅羅賓。

  

  幾秒過後,他終於找回了開口的方法。

  

  「……真的?」紅頭罩的聲音帶著點不敢置信,「你他媽真的要現在求婚?在這裡?」

  

  「是你說你想在罪犯面前被求婚的。」紅羅賓的聲音帶著些許笑意。

  

  「我他媽怎麼可能會說這種話?現在到底是你瘋了還是我瘋了?」紅頭罩忍住想對紅羅賓吼的衝動,「好了,快點起來,今天不是愚人節。」

  

  而紅羅賓展現了他不屈不撓的毅力,繼續跪在地上,舉著那枚閃爍著銀光的戒指微笑,「再想想,提示一下,三個月前、下午、球賽。」

  

  「你到底在說什——」話還沒說完,腦中突然閃現了些什麼,讓他沉默了下來,喔操,他知道Tim在說什麼了。

  

  

  那天是假日,他和Tim都沒有任務,下午一起窩在他們共同的安全屋的沙發上,他看著棒球轉播,Tim背靠著沙發扶手,小腿搭在他大腿上,看著手機。

  

  球賽五局下半中場休息時,轉播螢幕突然出現了一對情侶,女方注意到自己出現在螢幕上,高興地揮著手,這時男方突然單膝跪下,拿出戒指向女友求婚,女方又驚又喜地摀著嘴,在一片『答應他!答應他!』的呼喊中激動地點頭,擁抱自己的未婚夫。

  

  「為什麼那麼多人都喜歡在公眾場合求婚?就沒想過被求婚那個可能不喜歡嗎?」他托著臉頰無聊地道,「要是被求婚那個不想結婚怎麼辦?總不能當面甩了對方吧?不過老實說,我還挺想看看那種尷尬畫面的。」

  

  「那是挺尷尬的,」Tim贊同,放下手機,望著Jason,「如果是你,會想被公眾求婚嗎?」

  

  「在球場被求婚?絕不。在氣氛挺好的餐廳被求婚?或許。在親朋好友前被求婚?有點討厭跟噁心,但還能接受。在一堆罪犯面前被求婚?可以考慮,想想那刻那些罪犯的表情會多好笑。」Jason想像了一下,勾起唇角。

  

  「那你喜歡先談好要結婚再求婚,還是驚喜——或者驚嚇求婚?」

  

  Jason挑起眉,「照理來說,我不那麼愛驚喜,但我有點好奇驚嚇是什麼。」

  

  「那就是驚嚇了。」Tim重新拿起手機,繼續看著上頭的各國新聞。

  

  「怎麼?你要跟我求婚?」Jason戲謔地看著Tim,「小小鳥也到了想要築巢的年紀了?」

  

  「或許?」Tim聳聳肩,頭也沒抬地回答,「如果我跟你求婚,你會答應嗎?」

  

  「這個嘛,只要你給我個不得不答應的理由。」

  

  

  

  「想起來了嗎?」或許是他沈默太久,跪在地上的Tim充滿笑意問道,耳機那端Dick還在不斷興奮地大喊著:『答應他!答應他!』。

  

  Jason神情複雜地看著Tim,但鑑於他帶著頭罩,沒人看得出來,「你不是認真的吧?你知道我有時候就愛講垃圾話。」

  

  「原來你有自知之明。」Damian嗤笑。

  

  「迪基鳥,叫那個蝙蝠崽閉嘴。」

  

  「我很認真,大紅,其實這件事我已經想很久了,也一直在想要怎麼和你求婚,或許我該感謝上次那場球賽讓我知道了你想要怎樣的求婚。」Tim的聲音帶著一些笑意,Jason認真覺得Tim一定是覺得有趣才這麼做的。

  

  「好,夠了,快起來,這他媽太蠢了。」他在面罩後翻了個白眼,朝回過神重新襲來的傭兵們的腳開槍。

  

  「如果你不答應,我就不會起來。」

  

  Jason瞪著Tim,「……不得不答應的理由,huh?」

  

  Tim給他一個笑容,「沒錯。」

  

  「誰管你,我要走了,你就在這自生自滅吧。」他揮揮手,準備轉移戰場,但走了兩步回頭,發現Tim仍然跪在原地動也不動,而有幾個傭兵正抽出小刀往Tim襲去,他氣急敗壞地開槍把那些人放倒,對著耳機吼。

  

  「該死的!迪基鳥!過來把這隻腦子摔到的小鳥給救走!」

  

  「抱歉、小翅膀,但自己的小鳥自己救!」Dick歡快地喊著,耳機裡還有Dick踢開敵人時對方的慘叫。

  

  Damian跟著開口了,「我很樂意因為你們的無能,代替你們解決這些白痴,但為了求婚這種愚蠢透頂的事?你就不能快點答應然後讓我們回家嗎?紅頭罩。反正你們已經夠噁心了,不差婚約讓你們晉升成更噁心的存在。」

  

  Jason發出惱怒的喉音,拿槍指著Tim吼,「給我起來!我才是常做蠢事那個,你不是!」

  

  「喔,原來連這你也有自知之明。」Damian再度嗤笑。

  

  「迪基鳥,叫那個蝙蝠崽他媽給我閉嘴!」

  

  「如果你答應我,我保證會在幫你把戒指戴上後起來。」Tim不為所動地繼續跪在原地望著他。

  

  Jason咬咬牙,現在他的心情很複雜,整個人被憤怒、荒謬、莫名其妙、些許的羞恥、一點點點點的高興給搞得很無力,最後他鬆下緊繃的肩膀,放下槍,在Dick把他們身邊的傭兵一腳踢開時,望著地上的Tim開口。

 

  「你就這麼確定我會答應?」

 

  「因為我有你不得不答應的理由。」

  

  「……你總是這麼樂觀嗎?」

  

  「我以為這是你喜歡我的原因之一?」Tim微笑以對。

  

  「你有時候真的很自大。」

  

  「我以為這是你喜歡我的另一個原因。」Tim聳聳肩回應。

  

  

  Jason瞪著Tim許久,終於挫敗地從喉頭發出惱恨的低音,洩憤般用力扯下左手手套,將手湊到Tim面前不耐地甩了幾下,「好,隨便,快點把那該死的戒指戴上來,然後去踢罪犯的屁股,結束後我要跟你談談你這糟糕透頂的求婚。」

  

  Tim笑了起來,從盒中拿起戒指,托起他的手,將戒指套進Jason的無名指上,然後在上頭印下一個親吻後,抬頭對Jason笑,「糟糕透頂,但很有用。」

  

  「對對,你是最聰明的小紅鳥,不管計劃什麼都有用,」Jason在面罩下翻了個白眼嘲諷道,「現在,快去踢翻那群混蛋的屁股。」

  

  「你必須給我點時間沉浸在計劃成功與求婚成功的感動。」Tim說著,餘光瞄到斜後方靠近的人影,空著的手握住地上的長棍,一個起身橫劃,把撲來的敵人一棍甩了出去。

  

  「回去後你可以好好感動。」Jason把手套戴上後補了兩槍,「在我們談完你爛透了的求婚後。」

  

  「好吧,那麼待會見了,未婚夫。」Tim愉快地射出勾爪槍離去,Jason聽見耳機傳來Damian作嘔的聲音。

  

  「看來之後我們還得談談你這噁心但不那麼讓人討厭的稱呼,在我們談完讓Damian當花童的事以後。」

  

  

  

  

  Fin.

  

  我只是、想看他們做些蠢事來求婚(咦)

  

  2017.05.06

  

 

  

  後日談番外:

  

  

  1.

  

  「如果小翅膀知道你預約了餐廳,還把我們跟他的朋友都請去,準備再正式求婚一次,你覺得他會有什麼反應?」Dick湊到Tim身邊悄聲問。

  

  「他大概會很不高興,或許還會逃跑,」Tim悄聲回應,「但我封鎖了所有出口,而Bruce會站在主要進出通道前。」

  

  「你總是準備萬全,好,接下來放心交給我吧!」Dick衷心感嘆,然後走到正在跟Damian鬥嘴的Jason身邊,「嘿,你們想不想去吃個宵夜?我知道有家很不錯的餐廳喔!」

  

  

  

  2.

  

  「好,所以下一步是什麼?見雙方家長?」Jason看了一下Tim,「喔對,我忘了咱爹是同一個。」

  

  

  

  3.

  

  「要我當那兩個白痴的花童,」Damian怒視著Dick,一字一句咬牙切齒道,「我、寧、願、死。」

  

  「嘿,別這樣嘛,你看花童通常會找近親,你是我們近親中唯一的孩子了。」Dick好聲好氣地道,然後示意一副惟恐天下不亂表情、準備要補上幾句嘲諷的Jason別說話。

  

  「我拒絕,還有,別把我當孩子。」

  

  「老實說,我也不贊成。」正在翻閱禮服型錄的Tim頭也不抬的說,「花童通常是八歲以下的孩子,Damian太老了。」

  

  Damian瞪著Tim,「你才太老了,Drake。」Tim聳聳肩沒有回應。

  

  「喔、那我們可以一起當伴郎!」Dick高興地說,「然後我們可以找Barbara、Stephanie,還有Cass來當伴娘,相信她們會很樂意的。」

  

  「那太好了,我還從沒看過那麼矮的伴郎。」Jason戲謔地道。

  

  「……要不是父親和Grayson讓我別在婚禮前傷到你們的臉,我現在一定會把你們揍趴在地。」Damian忍無可忍,咬牙切齒地道。

  

  Jason和Tim對看一眼,Damian發誓自己在這兩人的眼神交流中看見了不懷好意。

  

  「看來我們應該趁這段時間多跟你培養感情,」Jason將手搭上Damian的肩,壞笑著,「好吧,那你不想當花童、又不夠格當伴郎……考不考慮當個伴娘?」

  

  Damian一把將Jason的手拍開,怒視Dick,「Grayson,你竟然還奢望我給這兩個傢伙獻上我的祝福!」

  

  Dick乾笑著,把Tim推來的伴娘禮服型錄推了回去。

  

  

  

  4.

  

  「所以誰要被老蝙蝠挽著入場?」Jason看著Tim,「先說,我可不幹。」

  

  Tim想像了自己被Bruce挽著入場的畫面一下,覺得心理壓力激增,「我想我們互相挽著進場就好了。」

  

  

  5.

 

  「我知道我問晚了,但你要怎麼解決我的身分問題?記得嗎?我是個死人,還是死透的那種,哦,還是你只是想來個儀式婚?辦個婚禮熱鬧一下?。」

 

  Tim微笑著在桌上放了一張身分證,以及一疊寫滿虛假學經歷的紙本、大小獎狀、畢業證書——等等、他什麼時候讀了文學系?

 

  那上頭甚至連他的工作經歷、與沒見過的同事的合照都有,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成了連名字都念不出的國家的傭兵。

 

  「政府的戶政系統我也竄改過了,你現在毫無疑問是個合法、具有行為能力、可以結婚的美國公民。」

 

  Jason沉默地看著那疊紙,然後將視線移到Tim臉上。

 

  「我知道我該稱讚你,Tim,但你突然讓我覺得有點害怕跟噁心。」

 

 

 

 

  6.

 

  「老實說,我不想把婚禮搞得太盛大,還有我可不想出現在韋恩集團三少爺世紀婚禮的報導中。」  

 

  「同感,我想我們邀請幾個和義警事業有關的朋友就可以了。」

  

  一個小時後,在名單上列好法外者隊友和幾個曾經有過交流的人的Jason,沉默地看著尷尬的Tim,還有Tim名單上那一大串少年泰坦成員、交流過的正義聯盟成員,還有一堆他都不知道Tim怎麼認識的人。

  

  「『邀請幾個和義警事業有關的朋友就可以了』,huh?你朋友可真多啊,現在好了,我們必須辦個超盛大婚禮了。」

 

 

  7.

 

  「所以既然是英雄聚會,當天我們怎麼穿?全套制服?禮服加頭罩?」

 

  「你想穿制服結婚?」Tim高高地挑起眉毛,想像了一下畫面,「我不覺得那是個好主意。」

 

  「也是,看到紅羅賓和紅頭罩互相給對方戴戒指,大概會變成英雄們的惡夢,而且戴著頭罩可不好接吻。」Jason聳聳肩。

 

  Tim思考片刻,「那麼我們就穿禮服,加上多米諾面具,賓客們不介意身份曝光的可以穿便服,介意的可以穿制服,你覺得如何?」

 

  Jason想像了一下婚禮現場滿滿的英雄緊身衣畫面,「好極了,就像個超級英雄變裝同志派對,就這麼做吧。」

 

 

  

  

  Fin.

  

  對不起我想看他們結婚(掩面)

 

  之後或許還有一篇番外是Jason逃婚的故事(咦)

  

 

  2017.05.06

  

评论(26)
热度(186)

© Ga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