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e

最近DC一直線,喜歡二少和綠燈Hal

吃的CP : Timjay、Damijay、Dickjaydick、Alljay、Halbarry(二代綠紅)、Wallydick

【Damijay】畫

  *Damijay,輕鬆向

  *Damian擅長繪畫的梗出自《血腥歲月》和《蝙蝠俠與羅賓》

  

 

  Summary:

  Damian的畫布開始頻繁的出現某個人。

  

  

  Damian偶爾會畫畫。

  

  不是小孩子的塗鴉,而是寫實而精美到不像十幾歲孩子該有的風格與筆觸。

  

  在來到韋恩大宅初期時,他畫的多是那些罪犯被凌辱至死、被殘殺的血腥圖樣,就像他心中憤怒、壓抑、暴戾的具體呈現。

  

  到後期,他比較少拿起畫筆,比起坐在畫布前,他總是更喜歡夜巡和踢罪犯的屁股,或許還有和他的寵物們來些訓練遊戲,但有時他仍會在煩悶或平靜到無聊時隨意地畫上幾筆。

  

  每個看到Damian的畫作的人都驚嘆不已。

  

  Bruce把他的一兩幅風景畫錶框起來,Alfred由衷地對他的藝術細胞表達了讚賞。

  

  Dick驚艷地喊著,「天啊!小D!你畫得真是太好了!你真該去參加比賽!這幅畫能送我嗎?我想掛在安全屋裡!真的?愛死你了!」然後喜孜孜地抱著那幅泰提斯、潘尼沃斯、蝙蝠牛與歌利亞在草地上窩在一塊睡覺的畫離開。

  

  連Tim都承認了Damian確實擅長繪畫,這倒讓Damian產生了不少優越感,他早就想讓這個自大的傢伙承認自己不如他了,雖然Tim看起來沒受到多大的打擊,但他還是覺得心情挺好的。

  

  不常回來莊園的Jason似乎沒看過他的畫,但他覺得對方大概也吐不出什麼好話來,光是想像對方一副假意驚訝的表情說,「沒想到你還會畫畫啊?刺客聯盟也有繪畫班嗎?我都想報名了。」就覺得心煩。

  

  ——不過Todd一向讓他心煩,這跟對方有沒有誇他的畫一點關係也沒有。

  

  

  

  『叩叩』

  

  Damian放下畫筆,摘掉耳機回過頭,看見Dick打開他的房門探頭進來。

  

  「嘿,小D,你在畫畫嗎?」Dick看了下他還只有草稿與底色的畫布,「今天Jason回來,Alfred烤了些小甜餅,快過來吃吧,晚了就沒有了。」

  

  「叫Drake和Todd別打我那份的主意。」Damian冷哼一聲,Dick只是笑了起來。

  

  「那你可得快了,剛剛Jason已經吃掉了大半,現在說要去房間拿點東西回來再繼續吃,要是等他回來你可能一個也吃不到了,咱們快去吧!」

  

  Damian嘖了兩聲,從椅子上站起,跟著Dick到樓下起居室,和Tim展開小甜餅爭奪戰,然後被Dick逮到機會,趁隙以一個完美、但完全沒必要,純粹只是炫技的輕盈空翻奪走了最後一塊。

  

  和Tim拌嘴了一會後,他才拍拍手上的碎屑,走上樓梯準備繼續完成自己的畫。

  

  上到走廊,看見敞開的房門時,Damian皺起眉,剛剛為了不讓自己的點心落入兩個討厭傢伙的肚中,他竟然忘了關門,他一邊暗罵自己的大意,一邊走進房間。

  

  才剛踏進房門,就看見一直沒有回到餐桌邊的Jason站在他的畫前,沒有太多表情,只是安靜地低頭望著未完成的畫稿。

  

  最近一看到就心煩意亂的人站在自己的畫前一動不動,讓他忍不住焦躁起來。

  

  Damian不快地上前開口道,「別隨便進我房間,滾出去。」

  

  Jason抬起頭,轉向他,「這是你畫的?」

  

  「是又怎樣?」Damian冷哼一聲。

  

  「沒什麼,只是這是我最喜歡的滴水獸,」Jason聳肩,「你挺有眼光的。」

  

  Damian看著Jason走出去關上門,習慣性嘖了聲,重新戴上耳機坐回畫布前,拾起畫筆,繼續未完的畫作,但胸口總感到一股難言的浮躁,讓他一直無法專注,他把這怪罪在與想像中反應不同的紅頭罩身上,並極力想將思緒拉回畫布上,而不是去想像那滴水獸旁有著什麼樣的人,那個人又是怎麼樣的神情。

  

  但等回過神來時,滴水獸旁的畫布上已經勾勒出了一個坐在高樓邊緣,戴著頭罩,一腳屈著踩在屋簷上,一腳順勢垂下懸在半空的男人的輪廓。

  

  他瞪著畫布,就像那是什麼洪水猛獸。

  

  「……該死。」

  

  

  Damian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他明明不怎麼畫人物畫的,但自那之後,他的畫布就開始不斷出現某個特定的人物。

  

  有時候是在一團凌亂的線稿中特別清晰、正開槍戰鬥著的紅頭罩,或是站在高處安靜俯瞰凝望哥譚的紅頭罩,有時是一個人坐在廚房吃著Alfred烤的餅乾的Jason;有時是躺在那像有強迫症的安全屋床上睡著的Jason;但更多時候是佈滿整張畫布的、紅頭罩或Jason各種表情的側臉與半身像素描。

  

  每次都是在發呆中畫出來的,回神時他總想撕了它們,但最後仍是在瞪著那些畫許久後,將它們蓋上布,堆到了羅賓洞裡。

  

  

  ——他早就知道那是個錯誤。

  

  尤其是當Tim帶著抓到他把柄的笑容,拿著其中一幅正在大口吃漢堡的Jason的畫作時,他更是在心裡咒罵了當初沒把這些畫一把火燒了的自己——以及該死的Drake一頓。

  

  「看我找到了什麼。」

  

  「你不該擅自進入我的秘密基地!」他撲上去想揍Tim,但Tim抓著畫避開了。

  

  「這是對你之前擅自黑進我的電腦的報復,」Tim又一次閃過了Damian的踢擊,滿臉興味的笑,「我只是沒想到能找到這麼——這麼精彩的東西,我本來以為頂多只能找到什麼小孩子的收藏。」

  

  「該死的!Drake!」Damian怒吼著躍起再度撲了上去,Tim以畫框為支點、一個空翻驚險擦過Damian的拳頭。

  

  「嘿、停下。」Tim站穩後伸出手阻止Damian,Damian停了下來,但仍舊憤怒地瞪視對方,一副恨不得將Tim撕碎的表情。

  

  「這場戰爭是你挑起的!」Damian大吼。

  

  「如果我沒記錯,應該是你先的,說實話如果你想打,我很樂意奉陪,但我只是想告訴你,」Tim的臉上露出感到有趣的笑容,看著Damian又準備攻過來的姿勢,「Jason今天也來了,如果他聽到爭吵聲來了,然後看到這幅畫的話……?」

  

  Damian頓時停下動作,惡狠狠地瞪著他,像是希望眼神能殺死人一般,「這不代表什麼,就算他看到我也無所謂。」

  

  「喔?那麼我把所有你畫的那些全拿給Jason看,你也不介意囉?」

  

  「Drake!」

  

  「好了,只要你發誓別再隨便黑進我的電腦——雖然你只能黑進我願意讓你黑進的部份,但我還是不喜歡你這麼做,所以如果你說你不會再這麼做,我就把畫還給你。」Tim舉起雙手,顯示善意與停戰的訊號。

  

  「你這自大、愚蠢、讓人厭惡的該死的傢伙!」Damian咬牙切齒地說,但也站直了身體,不再是隨時要發動攻擊的陣勢。

  

  「我就當你這是答應了。」Tim聳聳肩,走向Damian。

  

  「別以為你這樣就贏了,這事還沒完。」

  

  「是是,謝謝你善意的和解發言。好吧,說認真的,我覺得你可以考慮把畫送給Jason,」Tim把畫遞給他,他憤恨地一把抽過,「說不定他會很高興?當然不要一次給,那會讓你像個變態跟蹤狂。」

  

  「閉嘴,Drake!我會去把那些畫全燒了!你別想威脅我!」Damian吼道。

  

  「我說那句話並不是想威脅你,不過你請便,因為我已經錄下我進去你的秘密基地的每一刻了,還拍下了每一幅畫,順帶一提,我喜歡Jason在沙發上睡著那幅,要是給Bruce或Dick看到,說不定他們會想把它錶框掛起來?」

  

  「我要打破神聖的誓言殺了你!」Damian再度要撲上去,但這次Tim動也沒動,手環著胸看著他。

  

  「我是說真的,既然你喜歡Jason——」

  

  「我才不喜歡Todd!」

  

  「你畫了那麼多張他的畫像——而且只畫他的,然後告訴我你不喜歡他?這誰都不會相信,」Tim攤攤手,「Damian,如果你想和Jason在一起,你至少要對他表現出好感,而不是一見面就對他冷嘲熱諷,雖然我們都知道你就是這樣。」

  

  Damian停下動作,臉上憤恨的表情逐漸冷靜下來,他瞪了Tim好半會,最後才不快地別開臉。

  

  「……我才不想聽你的任何意見,而且我才不想跟Todd這種失敗的羅賓有任何關係。」

  

  Tim聳聳肩,「隨便你吧,我提醒過你了。」說完,Tim轉身離開,才走了幾步,就聽見後面傳來一個極度不甘的聲音。

  

  「……假如,」Tim頓住了腳步,回頭看向直盯著牆壁的Damian,「假如哪天我真的腦子不正常了、想跟那個愚蠢的傢伙建立噁心的關係,你覺得Grayson會怎麼阻止我?」

  

  Tim盡力不讓自己因為這極度不坦率的求助笑出來。

  

  「我覺得Dick會叫你:『把你最滿意的畫送給Jason!』」

  

  「……>TT<」

  

  

  

  「我最近一直收到畫,那些畫不知道怎麼地老是出現在我的安全屋裡,或是經過的路上,」在難得全部羅賓到期的黑幫掃蕩行動結束後,Jason皺著眉,臉上帶著煩躁和不快說,「畫得還不錯,就是上面全都是我挺噁心的,感覺像被跟蹤狂纏上一樣,而且還是個躲藏技巧很好的跟蹤狂,我裝的監視器全被黑掉了,老實說我正在考慮該換個安全屋,還是該等那變態找上門來。」

  

  「哇喔,這還真詭異,」Dick皺起眉,臉上混雜著擔憂與好奇及有趣,「所以連一點線索都沒有?」

  

  「我恨這麼說,但確實沒有,但看來對方倒是對我瞭若指掌,裡面有一張他甚至畫了我面罩下的臉,他知道我的真實身分。」

  

  Tim快速地瞥了臉色鐵青的Damian一眼,差點沒笑出來,但他忍住了,故作正經地道,「那還真是可怕,但說不定……那是你的愛慕者?」

  

  Jason嘲諷地大笑一聲,「哈!愛慕紅頭罩?這性癖還真是特殊。如果是愛慕者,那那傢伙還真起到了反作用,因為那只讓我覺得噁心又煩躁。」

  

  

  「Drake!都是你出的鬼主意!你真是個白痴!接受你那愚蠢建議的我真是瘋了!」Jason和Dick一離開,Damian立刻撲上去要揍Tim,Tim一個滾地勉強閃開了。

  

  「別怪我,我說過別一次送給他。」Tim用長棍格檔開Damian的踢擊後,立刻跳開拉出大段距離。

  

  「我是分次給!」Damian氣急敗壞地喊。

  

  「我的意思是、給他那麼多幅他的肖像這件事本身就像個跟蹤狂,而且我並不是要你偷偷把畫匿名給他,而是要你直接當面以你的名義送給他,誰收到一堆匿名者送的肖像畫不會害怕的?」Tim露出無奈的表情,「我勸你現在立刻拿幅畫去跟他說清楚,不然他真的要換安全屋了。」

  

  「我不會再聽你任何意見和任何解釋了!」

  

  Tim聳聳肩,「如果你想繼續被他當成跟蹤狂我也無所謂。」

  

  Damian真的很想把Tim從高樓上扔下去,但該死的,他痛恨這麼說,Drake很多時候都是對的。

  

  「總有一天我一定會把你揍得在地上求饒。」

  

  「你先脫離跟蹤狂這個稱號再說吧。」

  

  

  

  Jason走進安全屋的房間時,Damian正坐在窗邊,滿臉不甘與屈辱地盯著他。

  

  Jason挑高眉,把看到人影時立刻舉高的槍放下,扯出一個嘲諷的笑,「看來我真的該換安全屋了,大家都把這當超商,想來就來。所以——你要幹嘛?一副別人打了你屁股的表情,被老蝙蝠還是鳥媽媽罵了?還是跟小紅鳥打架輸了?你是打算像之前一樣來安全屋揍我一頓洩憤嗎?能不能換點新花樣?」

  

  Damian沒回應,只是從窗框上跳下來,把一個裹著黑布、方正的物體扔在他床上。

  

  「拿去。」Damian哼聲道。

  

  Jason皺起眉,警戒地盯著床上的東西,「這什麼?」

  

  「你打開不就知道了?」

  

  「這到底是什麼?炸彈?想再次把我炸成煙火,嗯?你們可真是群愛看人體煙火的變態。」Jason打趣道。

  

  「我不知道該先說所有都受夠了你的死亡爛玩笑,還是先告訴你被害妄想也是種病,Todd,」Damian雙手環著胸,倨傲地抬了抬下巴,「你不需要想太多,那不過是我不要的東西。」

  

  Jason狐疑地瞄了他一眼,才聳聳肩,走上前拿起那物體,拆開黑布的結,裡頭的東西隨著布的滑落逐漸展露原貌——那是一幅油畫。

  

  畫中Jason最喜歡的滴水獸正吐出水柱,而旁邊——坐在滴水獸旁的是戴著頭罩的他,安靜地將雙手撐在大腿上,彎身俯瞰著下方因為夜晚而閃耀著點點燈火的哥譚,整幅畫沉靜平和,卻又帶著生機。

  

  Jason瞪大眼,看著精緻細膩的畫作,以及畫中的自己,然後抬起頭不確定地望向Damian,「這是——你畫的?」

  

  Damian冷哼一聲,Jason注意到他的耳朵有些紅,「不然還有誰?」

  

  「……等等、該不會之前那些也是你畫的?你就是那個跟蹤狂?」

  

  「我才不是!該死的!那是Drake的主意!」Damian立刻暴跳如雷地吼道,「我就不該聽他那愚蠢又白痴的建議!」

  

  「好吧,冷靜點,讓我們把小紅放一邊,回答我,Damian,」Jason的臉上浮現興味的笑,「你為什麼要畫那麼多我的畫?總不是你突然發現我很適合當模特吧?」

  

  Damian瞪著Jason,好半會他別過臉,「……>TT<,別想太多了,Todd,我不只有畫你。」

  

  「喔,是嗎?所以你也畫了一堆迪基鳥跟一堆小紅,然後黑了他們的監視器,每天把畫扔到他們的安全屋裡嗎?老天,你可真夠變態的。」Jason譏諷地笑著。

  

  「如果你想再也發不出聲音,可以繼續說下去。」Damian瞇起眼低聲威脅,但在Jason眼裡,這個惡魔崽現在看起來和隻憤怒而俯低身嘶嘶喝著氣的小貓沒兩樣。

  

  Jason愉快地坐到床上,一派悠閒的模樣,「放鬆點,我只是想知道原因,為什麼你會畫這麼多我?作為一個沒和你受肖像費的模特兒,我總該有權力知道吧?」

  

  「不,你沒有。」Damian斷然回絕,轉身將腳踏在窗框上,「我只是嫌這些東西擺在家佔空間又讓人不舒服,所以把不要的垃圾扔給你,那些東西隨你要怎麼處理,別想拿這件事來煩我。」

  

  「好吧,你請便,但我會拿這件事煩你一輩子的。」Jason說道,在Damian回頭狠瞪他時,再度開口。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吧,」Jason勾著唇角,「如果知道畫師是誰,我倒是挺喜歡被畫的,以及,要是有人帶著一幅有我和他、還有我最喜歡的滴水獸的畫來告白,我可能很難不心動——搞不好一個不小心就答應了也說不定。」

  

  Damian詫異地瞪著帶著得意笑容的Jason半晌,然後語氣不穩地嘖了聲,跳出了窗子,消失在黑夜中。

  

  Jason心情愉快地把那幅畫收了起來,跟先前那些有著他的圖一起,原先收著那些畫是為了有天能用它們砸破跟蹤狂的腦袋,但現在不一樣了,他甚至在想應該清個地方出來好好擺上這些畫。

  

  

  可在這之前,他得先把房間牆壁騰出個位置來,因為他確信再過幾天,自己就會收到一幅有著自己、Damian,與他最愛的滴水獸的畫了。

  

  

  

  

  

  

  Fin.

  

  喜歡那種Damian年紀還小時,Jason掌控了大多主導權的感覺(但等Damian長大後,一切就不一定了(?))

  

  

  

  2017.05.04

  

  

  

  

  番外

  

  「Timmy,你有沒有覺得,Damian畫的Jason時、色調跟氛圍感覺越來越……溫柔了?」

  

  「我有同感,畫裡面的Jason笑的樣子也越來越多了,就像大家看不出他們交往這麼久了還在熱戀中一樣。」

  

  「他們感情很好真是太好……喔、天啊……」

  

  「怎麼了?」

  

  「你看這張……」

  

  「……哇哦……你覺得這張Damian是看著Jason畫的嗎?」

  

  「我不知道、但你看這些傷痕……看起來就是有看過小翅膀的身體才畫的啊……而且、為什麼是在床上……天啊、Damian才剛成年啊!這是什麼時候畫的?後面有寫完成日期嗎?拜託別跟我說是Damian成年以前畫的!」

  

  「說實話,Dick,你是最沒資格擔心這問題的人,而且——」

  

  「Grayson!Drake!你們在我的秘密基地幹嘛!——該死!你們又在偷看我的畫!」

  

  「我不想火上加油,但你真的應該學著別把畫藏在這麼不安全的地方,即使你們交往了。」

  

  「Drake、我今天一定要把你揍到再也說不出一句話。」

  

  「等、等等,小D冷靜點!別爬進來!天花板會塌的!」

  

  

  

  

  Fin.

  

  2017.05.04

  

评论(18)
热度(185)

© Ga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