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e

最近DC一直線,喜歡二少和綠燈Hal

吃的CP : Timjay、Damijay、Dickjaydick、Alljay、Halbarry(二代綠紅)、Wallydick

【Timjay】Unconsciously

  *Timjay

  *分級大概是R(?)

  *設定是傑森還跟舊法外者一起,加上一點重啟前紅羅賓單飛期間當韋恩集團CEO的設定

  *因為後半部有敏感詞無法發,所以這裡發上篇,全文放到AO3和SY了

  AO3 :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768749

  SY : http://www.mtslash.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8807&page=1#pid4287934

  


  Summary:

  不知不覺間,Jason和Tim變成了像情人的關係,他沒想過他們是不是在交往,或者說在Dick問出那個問題前,他甚至沒想過Tim不喜歡他的可能。

    

  

  他不確定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

  

  

  一開始,Tim會在交換情報時挽留他共進早餐或晚餐,有幾次他拒絕,但更多次他答應了——聰明的鳥寶寶總是能讓人妥協,跟小紅鳥的早餐時光總是挺愉快的,即使Alfred的華夫餅像漿糊也不能否認這點。

  

  幾次之後,在沒有情報可交換的日子,Tim也偶爾會傳訊息邀請他一起用晚餐或夜巡,有人負擔餐費和一起踢罪犯屁股?不去的人是傻子。

  

  Tim不需要夜巡、他也沒有不乖的黑幫需要處理的夜晚,在一起用餐完後,他會翹著腳霸佔Tim那柔軟的沙發與超大螢幕電視,看自己想看的節目,反正另一個人正在處理CEO該處理的事,既不會煩他,也沒空來跟他搶電視。

  

  等看到無聊或開始打哈欠時,就拍拍屁股走人,Tim曾經挽留他留下過夜,但他從未答應,當然,他相信Tim——僅次於Roy、Kori,和Alfred,除此之外的人都是負值,可他們的感情並沒有好到能開睡衣派對是吧?所以他總是聳聳肩,要對方快滾去睡,別成為暴斃的小鳥就離開了。

  

  一起用餐的頻率增加後的某天,他終於再也受不了總是吃外賣——而且總是披薩,以及看到Tim將能量飲料當水喝的情況,強制徵用了Tim那完全沒使用過的廚房,為忙碌的年輕CEO做了幾道營養與美味兼具的料理,換得了Tim意外且感激的稱讚。

  

  好吧,做料理給人吃時被稱讚的感覺挺好的,而且不是Dick誇張到煩人的讚美,或Damian賞賜般的:「以食物來說還可以。」Tim針對每一道料理說出了不同的感想,這對做菜的人來說挺受用的。

  

  他不討厭烹飪,況且自己也要吃,做一人份和兩人份沒有太多差別,所以他又下廚了幾次,心情好時,他會順便做個三明治留給Tim當早餐——或熬夜用的宵夜,他射殺的人中也有CEO,但幾乎都是在犯罪交易現場與床上被殺死的,他認真覺得要是有天Tim被發現屍體,大概也是倒在辦公桌上——有可能還不是被暗殺,而是過勞死的。

  

  Tim每次都很歡迎他的到來,或者說歡迎食物的到來,他開始更頻繁的出入Tim的安全屋,但也僅只是為了下廚、用餐,和看電視。

  

  事情的轉變是Tim請他一起追查紅頭罩底下幾個開始有小動作的黑幫,那些黑幫正和紅羅賓在調查的軍火商來往,Tim認為那些人畢竟是隸屬於他的管理下,所以必須知會地盤意識強烈的紅頭罩一聲,於是他加入了——看來紅頭罩最近太善良了,得展現一下他的管理能力,讓那些蠢蛋們明白點事理。

  

  那晚他們的追查演變成了戰鬥,當他們終於把黑幫成員們打包好扔進倉庫,並打給警方時,已經是凌晨兩點的事了,Tim看著就在隔壁巷的哥譚安全屋,再次開口邀約他留宿,而一結束跟Roy和Kori的任務後,就立刻加入追蹤的他累得覺得要是騎車回自己的安全屋,隔天他就是新聞上撞車的屍體了,這種死法對紅頭罩來說太愚蠢,於是他答應了。

  

  

  一開始他有些懷疑在一個蝙蝠家族成員家裡,自己能不能睡得著。

  

  但事實證明,有錢人的床就是不一樣。

  

  「我決定搬走你的床。」早餐時他如此宣告,昨晚他一躺上Tim客房那柔軟到像是會陷進去般的大床,就完全失去了意識,還是陽光透過窗子照到臉上時,他才被光線刺得驚醒。

  

  正咀嚼著美味、熱騰騰的華夫餅——托Alfred的福,幾乎已經忘記華夫餅該有的味道了——的Tim微笑,「歡迎留下來多睡幾天。」

  

  有一就有二,他開始在夜晚侵入Tim的客房,Tim沒表示任何反對,甚至給了他大門進出的密碼,讓他別再從窗子或陽台爬進來。

  

  他本該去買個跟Tim一樣的床,放在自己的安全屋,但他沒有,他說服自己那是因為捨不得躺了好幾年、每天出門回家都要打招呼的床,畢竟那張床也陪伴他渡過了許多糟糕透頂的日子,和輾轉難眠的夜晚。

  

  

  他不擅長睡覺,在生前——在擔任羅賓前就是了。

  

  他必須時常擔心總是威脅他的父親將威脅實現、擔心酗酒嗑藥的母親溺死在自己的嘔吐物中,擔任羅賓後,他寧願整夜巡邏也抗拒睡眠,或整晚躺在床上,擔驚受怕地想著Bruce的安危。

  

  復活後——他不願承認,但那些憤怒與憎恨總是在夜晚以脫離掌控的恐怖夢魘體現,在與Roy和Kori行動時,他能睡得比較好,然而仍有幾次驚醒後,看見兩位朋友擔憂地看著他。

  

  「嘿,小傑鳥,想不想來玩牌?Kori剛剛看到網路上有人在玩橋牌說想玩,咱們可以一起教她,輸的人要負責洗所有人的衣服,不過我可是超強的絕對不會輸的啦。」Roy會滔滔不絕地在他床邊說些蠢話,從不問他做了什麼夢。

  

  有時Kori會給他一個擁抱,說句:「你知道我們永遠都會陪在你身邊的,Jason。」

  

  他們都是因為自己的痛苦、因為想從中得到救贖,和對他人及自己的原諒而聚在一塊,也因為如此更能理解彼此不想言說與揭露的疼痛和話語,即使沒說出口,他仍舊感謝著兩人,他只能將心中的情感化作一句,「我知道。」

  

  與兩人相處帶給他平靜,讓他能夠更加安然地面對睡眠,但當獨自一人面對夜晚時,他總會覺得有什麼無形物在漆黑中悄然窺視,虎視眈眈等待著他放鬆警戒,一旦不小心闔上雙眼,就會迅速衝出來攫住他的雙腿,將他拖進更深的黑暗之中。

  

  他不害怕,那樣的感覺已經跟隨多年、早已讓人習慣了,他會瞪視黑暗、然後與之對抗般閉上雙眼,他從不是個膽小的人,但這不代表他不會為此輾轉難眠,也不代表惡夢就不會降臨。

  

  

  「啊!」他猛地睜開眼,惡夢帶來的驚懼迫使他大口喘息,冷汗讓他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他瞪著天花板極力平復自己劇烈的心跳與紊亂的呼吸,一時之間不知道自己在哪裡而渾身緊繃。

  

  還未鎮定下來,眼角餘光突然瞄見模糊的黑影向自己靠近,他下意識彈起身,抽出枕頭下的槍對準床邊的人影,「別動。」

  

  那人停下腳步,抬頭望向他後不再動作,他警戒地盯了半會,才在適應了窗外微弱光線後,看出那黑影是帶著關懷神情的Tim,他意識到自己今晚又在Tim的安全屋留宿了。

  

  「Jason,你還好嗎?」他聽見Tim的聲音中帶著擔憂,他瞪著對方好一會,在壓抑下那突然提高的敵意後,才緩緩放下槍,抹去臉上的冷汗。

  

  「好得很,」他扯出一個假笑,「倒是你,半夜不睡來搞夜襲?你該帶上自己的武器的,否則——你知道,殺人不成反被殺。」

  

  Tim沒理會他明顯心情不佳的玩笑話,只是解釋般地開口,「我準備要睡了,經過你的房間時聽見你……似乎睡得不安穩。」

  

  「我好得很,倒是你,」他瞥了一眼床頭櫃上的電子鐘,時間顯示凌晨三點半,他轉移話題般道,「三點半了才準備要睡?你想成為第三隻真的死掉的小鳥是吧?但你搞不好不會那麼幸運——或者說不幸,可以像我跟蝙蝠崽一樣從墳墓裡爬出來,所以快滾去睡吧你。」

  

  Tim看起來有些猶豫,在他想再叫對方滾出去時,Tim向他走了過來,站到床邊望著他,語氣有些不確定地開口,「如果你不介意,或許我們能一起睡?」

  

  他高高挑起眉,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哈?你在說什麼噁心的話?我當然介意了。」

  

  「今天有些冷,我想一起睡會溫暖些。」

  

  「會冷就多蓋幾層被子,我可不想和你一起睡。」

  

  Tim掀開被子,將膝蓋壓上床沿,他瞪著對方,而對方臉上猶豫的表情消失了,露出帶著一點理所當然的表情,「但這是我的床,我有權利決定自己要在哪裡睡。」

  

  他瞪著完全爬上床的Tim,惱怒地發出喉音,「好,那你在這睡,我回去自己的安全屋。」

  

  才掀開被子要爬下去,已經把一旁的靠枕拿來當枕頭,躺到床上的Tim開口道,「你的摩托車我鎖進車庫裡了,如果你想走路回你的安全屋,我也不反對。」

  

  「這不好玩,鳥寶寶,去把車庫的鎖給解開,別逼我去路上隨便偷一台。」

  

  「你不會,還有我太累了,爬不起來。」Tim閉上眼睛回應。

  

  「少來,再不爬起來我真的會把你踹到地板上。」他威脅著,把腳掌抵上Tim的腰。

  

  「抱歉,剛剛叫我滾去睡的人似乎是你?我聽你的躺下了,結果你現在卻又不讓我睡了?你真讓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Tim皺起眉望著他,露出不滿的表情,他不懂Tim有什麼好不滿的?他才是那個該不滿的人!現在這個讓他不滿的人倒來怪他了?

  

  他瞪著Tim,Tim也回望他,好一會,Tim開口,「Jason,快躺下,風灌進被子裡了。」

  

  他又瞪了Tim半會,挫敗地倒回床上,轉過身面對牆壁,讓Tim給他把被子拉到肩上。

  

  「晚安,大紅。」他發誓他聽見Tim在笑,但他又能怎樣?他快累死了,還回不去自己家。

  

  「……晚安,小紅。」

  

  他們背對著彼此,這是張單人床,Tim為了不掉下床而往他這靠,兩人的距離被拉得極近,從相貼的背傳來的溫暖讓他有些焦躁而無法放鬆,忍不住惱怒地嘆口氣閉上眼,試圖入睡,可他真心覺得自己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睡得著。

  

  ——但事實是,當他再度睜開眼時,陽光已經從窗戶透進房裡,灑在他和縮成一團熟睡的Tim身上了,他甚至記不得昨晚是否有作夢。

  

  

  所以下一次留宿,Tim穿著睡衣走進客房時,他只是挑起眉,「你是怕寂寞的小鳥嗎?」

  

  「我想我們都是喜歡窩在一團的小鳥?」Tim笑道,鑽進他的被窩。

  

  

  之後只要他來Tim的安全屋過夜,Tim都會若無其事地走進客房,爬上他的床,而他也都只是習慣性的抱怨兩句後,往牆的方向挪了挪,騰出位置給對方。

  

  「你再跑來跟我擠,我就要轉移陣地霸佔你房間的床了。」在一起窩了十幾個夜晚後,他望著Tim威脅道。

  

  「如果你不介意我的床堆滿雜物,我也不介意。」快要睡著的Tim咕噥著,往他的方向又挪近了一點。

  

  

  既然小紅鳥都這麼說了,那不去試試看主臥室的床是否比客房舒服就太說不過去了。

  

  於是隔天晚上,他在Tim洗澡時站在客房門口,思考了一會,轉身走進Tim房間。

  

  當Tim打開房門看見他愜意地躺在自己床上時,質疑般高高地挑起眉,但唇邊露出了一絲笑意,「你真的要霸佔我的床了?」

  

  「反正你都放著自己的髒窩不睡,跑來跟我擠。」他舒適地在床上伸展手腳,隨意把床上的雜物撥到凌亂的地板上。

  

  「提醒你,你之前睡的地方也是屬於我的窩。」

  

  「那我轉移到你另一個窩有任何問題嗎?」他挑釁地挑高眉,把棉被捲到身上。

  

  Tim無奈地笑出來,走了過去,「沒有任何問題。」

  

  

  主臥室的床跟客房一樣,這讓他有些小失望,而且和客房不同,床在房間中央,這意味著一不小心,連他都有掉下床的危險。

  

  他邊想著之後還是回客房睡算了,邊翻了個身,正好對上Tim望著他的眼睛,他安靜地看著對方,Tim也沒有移開視線與他對視著,房間很安靜,月光映得Tim的藍眼睛熠熠發亮。

  

  「我可不會像那些蠢電影一樣。」他在對望許久後開口。

  

  「什麼?」Tim困惑地挑了下眉。

  

  「我是說,我可不會像Roy帶Kori去看的那些蠢電影一樣,在對望一陣子後吻你。」

  

  Tim輕聲笑了起來,在昏暗的房間裡顯得格外溫和。

  

  然後Tim傾身靠了過來,在他唇上緩慢而輕柔的落下一吻。

  

  「但我會。」拉開距離後,Tim看著他說。

  

  他沉默地望著Tim。

  

  「感覺如何?」Tim問。

  

  「時間太短了,感覺不出來。」

  

  Tim又笑了起來,湊過來給了他一個真正的吻,不像上一個吻那樣帶著不確定。

  

  「現在感覺呢?」

  

  「你需要多練習。」他扯住Tim的衣領,把對方拉進一個更深的親吻中。

  

  

  

  他搬了幾盆盆栽進Tim的陽臺,Tim沒有反對,只是對此挑起眉,「你喜歡園藝?」

  

  「還行。」

  

  「你看起來很擅長。」

  

  「我更擅長把人種到土裡。」他說,Tim挑起眉露出片刻不苟同似的表情,但最後還是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就是Tim是那家人中、他最不感到厭煩的人的原因,Tim不會因為這種基於事實的玩笑話對他皺眉或說教。

  

  「所以我們這算是同居了嗎?」Tim靠在陽台玻璃上問。

  

  「不算,只是你家變成我的倉庫之一了。」

  

  Tim又笑了起來,「好吧,至少你不是把這當旅館,住完就想走了。」

  

  

  他正式入駐了Tim的主臥室,為了不讓自己掉下床,必須比以前更加貼近對方,他們窩在一張小床上,Tim的腳搭在他的小腿上,冰涼的感覺讓他忍不住抱怨。

  

  「你這隻手腳冰冷的小鳥,把你的爪子移開。」

  

  Tim沒有照做,反而把冰涼的腳掌塞進他交疊的雙腿間取暖,他反射縮了一下,這反應似乎逗樂了Tim,把腳收了回來,「你真怕冷。」

  

  「再做一次我就把你踹下床。」

  

  「可是我的腳真的很冷,而你又不讓我取暖。」Tim無辜地道。

  

  「你可以穿雙襪子,或把腳剁掉。」而他不吃這套。

  

  「穿襪子沒用,把腳剁掉就更不可能了。」

  

  他哼哼兩聲,彎起膝蓋,讓腳掌與Tim的交疊在一塊,Tim看起來有些意外,但很滿意這樣溫暖的感覺。

  

  「我覺得我整個人都有點冷了。」

  

  「別得寸進尺,鳥寶寶。」他哼笑一聲,張開雙手把Tim抱進懷中。

  

  「是你讓我有機可乘的。」Tim安然地窩在他懷中說。

  

  



  後半部開始有敏感詞(?)所以放到了AO3與SY,以下是鏈結

  AO3 :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768749

  SY : http://www.mtslash.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8807&page=1#pid4287934


评论(20)
热度(121)

© Ga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