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e

最近DC一直線,喜歡二少和綠燈Hal

吃的CP : Timjay、Damijay、Dickjaydick、Alljay、Halbarry(二代綠紅)、Wallydick

【Timjay】這是我一個朋友的故事

  *Timjay,輕鬆向

  *只有對話的故事

  

  

  Summary:

  「這是我一個朋友的故事。」

  

    

  「嘿,我需要幫忙。」

  

  「……你喝醉了嗎?」

  

  「什麼?不,你怎麼會這麼問?」

  

  「不知道,大概是因為你滿身酒氣,看起來沒受傷、沒受到生命威脅,在凌晨三點,拎著一袋啤酒、沒穿義警制服就撬窗進來我的安全屋,然後在我被警報聲吵醒、拿著武器跑出來時,告訴我你需要幫忙吧。」

  

  「好吧,我是喝了一點,但也就兩瓶啤酒……好吧,四瓶……七瓶,加一杯伏特加,別那樣看我!不能再多了!」

  

  「好吧,就當做你沒有喝醉好了,但這事有這麼迫切嗎?我們就不能明天再談嗎?我已經連續熬夜好幾天了,並且我才剛睡下,現在的我真──的需要睡眠。」

  

  「不,我們不能。」

  

  「為什麼?」

  

  「因為明天我就不會讓你幫忙了。」

  

  「……為什麼?」

  

  「別管為什麼,就說你幫,還是不幫。」

  

  「……好吧,我必須說,你成功挑起我的好奇心了,希望你能給我一個足以讓我放棄睡眠的好理由,現在我得去換身衣服,再泡杯咖啡以防自己睡著,你可以先去客廳沙發那等著。」

  

  「我帶了酒,順帶一提,我有買你的份。」

  

  「不,我不喝酒,尤其是在『明天還有一堆事得做的凌晨三點』,就是去沙發那等我一會行嗎?」

  

  「好吧,誰叫我需要你幫忙,全聽你的。」

  

  

  「好了,你可以開始說了,可以的話希望能在五點以前結束,這樣我至少還有一個半小時可以躺在床上祈禱明天──更正,是今天早上不會因為睡眠不足而頭痛得說不出話。」

  

  「Okay、okay,我知道,說真的你能不能別一直抱怨?」

  

  「嘿,說得好像凌晨三點闖進別人家的人是我一樣!」

  

  「好、好,都我的錯,行嗎?現在能請你幫忙了嗎?」

  

  「第一,當然是你的錯了,第二,請說?」

 

  「小心眼。」

 

  「……我要回去睡了。」

 

  「嘿,別這麼開不起玩笑,這樣可是會沒朋友的。」

 

  「我不想傷害你,但就我所知,我的朋友似乎比你多?以及,你來這就是為了諷刺我嗎?我以為你是有事要請我幫忙?」

 

  「當然不──我是指前兩個問題的答案是當然不,至於第三個,我確實是有事要請你幫忙……就是、呃……好吧……好,呃、這是我一個朋友的故事。」

  

  「……我是不是不應該說:『先承認你就是你朋友?』」

  

  「是的,你不該,而且這真他媽是我朋友的故事,閉嘴聽著就是了。」

  

  「抱歉,請繼續。」

  

  「我那個朋友……嗯,他也勉強算是英雄?就是有點遊走在法律邊緣那種,你知道、就是──呃,不,這不重要,總之,他加入了一個『大家庭』──那個家的其他成員是這麼稱呼的,他在裡頭算是老二……我說的老二是指年齡排行第二位,不是指Dick那種老二──」

  

  「我知道,不用解釋這個。」

  

  「好吧,跳過這個,總之他上頭有個煩人的哥哥,底下還有兩個小的弟弟,老三是個自大但挺聰明的小子,老么是個高傲但也算挺不賴的小混蛋。」

  

  「……我很想發表點什麼意見,但為了能早點回去睡覺,我決定忍住。」

  

  「明智的選擇,反正我那個朋友和『他的大家庭』發生過一點事,不好的那種,講得直接一點就是很壞的那種,所以有一陣子跟老大還有另外兩個小的處得挺差的──我的差的意思就是他們互相想殺了彼此,懂吧?」

  

  「我覺得──」

  

  「別打斷我,如果你想早點回去睡的話,總之,他們經歷過一段關係很差的時期,但大概一兩年前他跟那些人因為種種緣故、巴啦巴啦省略不談的事、關係好轉了些,所以還挺常和那些人一起行動或聚在一起搞點事什麼的,然後……」

  

  「然後?」

  

  「……他原本很討厭的那個沒血緣的老三對他釋出了不少善意,邀他吃早餐、一起行動的時候合作得不錯、聊起天滿愉快的、又給他做了些挺棒的黑客程式,還說過一些似乎挺感人的話,我想──我想他有點,呃……喜歡上那個老三了?」

  

  「……噢。」

  

  「……然後他就跑來問我該怎麼做,我說我他媽怎麼知道,我是覺得他絕對會被甩了,因為就我所知那個老三喜歡女孩──好吧,喜歡女孩不是重點,重點是我、那個朋友,他是個混蛋,我想那個老三不會喜歡上他,要是我是那個老三也不會喜歡他,但,好吧,他是我朋友,我總得幫他想想辦法對吧?因為我是個好朋友,所以我來找你讓你幫我想辦法,有什麼好主意嗎?」

  

  「……」

  

  「……」

  

  「……」

  

  「……你就不能說點什麼嗎?」

  

  「……好吧,老實說我也需要你幫個忙。」

  

  「嘿,是我先要你幫忙的,你的得排在這事後面,一次只能解決一個問題。」

  

  「我想我需要你幫忙的事解決後,你的問題也會跟著解決,你知道的,我喜歡一次解決多個問題。」

  

  「……好吧,你說吧,要我幫什麼?最好真的能解決我……朋友的問題。」

  

  「我相信能的,聽我說完或許你就知道該怎麼回應你朋友了。」

  

  「如果不能,你要知道你今晚就沒法睡了。」

  

  「當然,我想想該怎麼說──好吧,這是我一個朋友的故事。」

  

  「……嘿,有點創意行嗎?」

  

  「這個說法可不是你的專利,而且這真的是我一個朋友的故事,總之,他同樣是個英雄,也同樣在少年時期就加入了一個『大家庭』中,成為那個大家庭的第三個孩子,他有兩個很棒的哥哥,和一個總是和他吵架的小弟。」

  

  「……」

  

  「而他一直……這麼說吧,崇拜自己沒有血緣的二哥,在還沒見面時他就已經很憧憬那個二哥,也曾在二哥的照片前發誓自己會盡其所能讓對方驕傲。」

  

  「……噢,我沒從我朋友那聽過這個。」

  

  「因為我朋友從沒對你朋友說過,而且雖然他這麼對二哥的照片發誓,他跟二哥的第一次照面和初期的相處卻不怎麼……嗯,我想你知道的。」

  

  「……略有耳聞。」

  

  「但即使如此我的朋友仍然覺得他的二哥本質上是個好人,他理解二哥所遭遇的那些痛苦會帶來的負面影響,所以他不介意對方之前對自己做的事,並且仍然在內心的某一塊尊敬著對方……只是那樣的尊敬隨著他的二哥與家庭關係好轉,開始變得有些不同了……簡單地說就是,他喜歡上自己沒有血緣的二哥了。」

  

  「……噢……我合理懷疑你朋友腦子不正常了。」

  

  「隨你怎麼說,總之剛剛他緊急告訴我,他熬夜了好幾天,好不容易睡下後,他暗戀著的二哥突然醉醺醺地撬了他家窗戶闖進來,說要請他幫個忙,然後說了個明顯是在暗喻自己暗戀他的故事,我的朋友內心很激動,卻還必須強裝冷靜,以防自己高興到穿著T-shirt就拿著鉤爪槍跑去大樓間當空中飛人,為了冷靜下來,他一邊把自己的事說成『一個朋友的故事』,一邊瘋狂地問我現在該如何是好,於是我告訴他,他應該先問對方:『你就是你朋友嗎?』如果對方說是,就向對方告白,然後假裝早上七點沒有個董事會議要開,放棄睡眠時間、邀請對方去前陣子墜機時找到的秘境看日出──順帶一提那裡真的非常漂亮,他想過要第一個帶自己喜歡的人去看──而如果對方說不是,就假裝自己沒有難過地給予適當而敷衍的建議後請對方離開,並且回去好好睡到鬧鐘響起為止,於是他接受了我的建議,看著自己的二哥發問:『你就是你朋友嗎?』」

  

  「……」

  

  「……」

  

  「……」

  

  「……」

  

  「……然後呢?」

  

  「不知道,目前事情只發展到這裡,他還在等他的二哥回答。」

  

  「……」

  

  「……」

  

  「……你還是沒幫上我的忙,我是來問你我──的朋友應該怎麼做,而不是來聽你——的朋友的故事的。」

  

  「好吧,那我只能給個建議,請你轉告你朋友,要是有人問他:『你就是你朋友嗎?』回答『是』就對了,另外這個建議是給你的,你手上的啤酒罐快被捏爛了,如果酒灑出來我希望你願意和我一起清。」

  

  「……」

  

  「好了,因為我的朋友已經快要無法維持冷靜的樣子,所以他必須再問一次:『你就是你朋友嗎?』」

  

  「……」

  

  「……」

  

  「……」

  

  「如果要去那看日出,大概只剩下十分鐘就得從這搭私人飛機出發了。」

  

  「…………好吧,該死,我就是我朋友,我們能出發了嗎?」

  

  

  Fin.

  

  翻到之前通勤時寫的一篇老梗的「先承認你是你朋友」跟「我=我朋友」的故事(?)

  

  大概就是一個灌醉自己、跑去喜歡的人面前說胡話,然後酒醒的故事(?)

  

  2018.03.19

  

  2018.06.02修改

  

  

  番外:

  

  

  「嘿,兄弟,我儘快趕來了,雖然五秒前我正在睡覺,但你聽起來似乎不太好,所以我還是過來了,怎麼啦?發生什麼事了?」

  

  「嗨,嗯……我需要你幫個忙……」

  

  「我們之間還客氣什麼,儘管說吧。」

  

  「呃、好吧……這是我一個朋友的故事……」

  

  「嗯嗯。」

  

  「他……他算是某個大家庭的長子,有一個像老師又像朋友的爸爸、非常好的管家,一個看起來叛逆、實際上很善良的二弟,一個非常聰明、個性相比其他成員溫和,但也有固執面的三弟、一個看起來粗暴但實際上貼心善良的小弟,雖然家庭成員之間有過非常多紛爭、彼此之間也都各自有不少爭執和意見不合,但最近一切都有了好轉,所以我的朋友感到非常高興。」

  

  「……呃……等等……你剛剛說這是你朋友……喔好,好吧,當我沒說,請繼續。」

  

  「……謝了,然後我朋友的二弟以前非常討厭三弟──實際上他那時討厭所有人,但因為種種原因,他當時最不喜歡三弟了,但前陣子他們的關係突然好轉非常多,會一起去吃飯、喝點什麼,平時聊天時雖然也常常互相損對方,但那就只是像好兄弟彼此開玩笑的感覺,你懂我的意思吧?」

  

  「當然,就像我們一樣,對吧?」

  

  「沒錯,我朋友是這麼覺得的──但昨天……昨天我朋友去了三弟家看看狀況,因為他的三弟有時會工作到忘了睡覺吃飯,結果去了卻發現還沒到飲酒年齡的三弟家裡有滿地的啤酒罐、我就──我朋友就很驚訝地問他三弟是不是喝酒了,他的三弟看起來像是好幾天沒睡一樣、神智不清地趴在沙發上說那是我朋友的二弟喝的,我朋友安下心來、好奇地問二弟昨晚來了嗎、為什麼要來,結果他的三弟用恍惚一樣、帶著點愉快的聲音說:『大概是為了帶給我最美好的夜晚跟早晨吧……』說完就睡著了……」

  

  「……哇喔……」

  

  「對吧,我的朋友也覺得『哇喔』,他真的很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尤其是他在沙發底下發現了二弟的外套時,他真的很想把三弟搖醒,問三弟到底跟二弟做了什麼、現在是什麼關係、還有誰知道這件事嗎、有沒有做什麼防護措施、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雖然沒血緣關係但這樣到底算不算亂倫?!可是我朋友太害怕知道答案了、不知道該怎麼問才好,所以他來問了我,而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只好找你求助了……」

  

  「呃……好吧,我懂了,不過有幾件事挺尷尬的,所以我得先說明一下,第一,我是獨子、所以我也不知道這該怎麼辦啊;第二,Dick,你都把事件背景說得那麼明顯了,真的不需要特地說這是你朋友的故事啊。」

  

  Fin.

  

  跟Dick聊天的是Wally ww

  

  然後Tim跟Jason什麼也沒做,就只是Jason喝了酒太熱脫了外套,離開時忘記拿,兩人看了日出後,Tim就送Jason回安全屋,然後回家沖澡後立刻開會去了,所以整個人快累垮了ww但因為跟喜歡的人心意相通還約了會、所以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夜晚和早晨UWU

  

  2018.06.02

  

评论(12)
热度(157)

© Ga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