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e

最近DC一直線,喜歡二少和綠燈Hal

吃的CP : Timjay、Damijay、Dickjaydick、Alljay、Halbarry(二代綠紅)、Wallydick

【Timjay】Some little things

  *Timjay,輕鬆甜向

  *就是個關於同居的片段小故事組合

  *只是想看兩人住在一起過著甜蜜生活而已

  *地圖跟勢力分布是參考網上的幾張不同的哥譚地圖,如果有誤請和我說一聲、我會很感激的(ヾノ‧ω‧`)

  *可能會有續篇,因為是小故事集合,所以不會有完結篇、想到就會寫這樣w

  

  

  01

  

  當Jason跟Artemis提起自己最近跟另一半有了共同的安全屋時,Artemis高高挑起眉,一臉『你真的清楚你在做什麼嗎?』的表情。

  

  「你知道跟人同居和跟人相處是不一樣的吧。」

  

  Jason的腦中閃過過去自己洗澡時,Roy大笑著拿著火焰槍衝進來燒了他們的浴簾的事,而無比認真地看著Artemis。

  

  「相信我,再清楚不過了。」

  

  

  02

  

  在經歷了無數次拿著各種房屋傳單爭論、及夜巡時不專心地瀏覽著手機裡的房屋網而被隊友沒收手機數次後,兩人終於各自做出了妥協。

  

  Jason放棄了有個可以弄花圃的院子的想法、Tim放棄了住在高級大廈頂樓的念頭,兩人最後買下了考文特里(Coventry)Sprang河附近一棟五層公寓的三樓左側那戶。

  

  「為什麼是這裡?我以為你們會選個更郊區的地方買獨棟房的。」被邀請去幫忙搬家的Dick好奇地問,Jason跟Tim對看一眼。

  

  「因為離阿卡漢很近,有什麼事我們能立刻趕過去。」Tim解釋,「獨棟房比較顯眼,而且相對公寓來說,獨棟房周圍通常比較空曠,隱蔽性不夠高,這對我們來說不怎麼適合,況且公寓更方便從後巷進出,我們觀察了一陣子,這裡的後巷很暗而且窄,平時沒什麼人會經過,適合夜巡完後從窗子回家。」

  

  「而且旁邊上東城(Upper East Side)就是我的地盤,」Jason接話,「我是說,之前是黑面具的,但他被我幹掉了,所以現在是我的了,懂吧?夜巡時很方便,還能讓黑幫遠離我們住的地方,挺棒的不是嗎?」

  

  Dick望著兩人,露出不知道該說什麼般的微妙神情:「……這真是我聽過最不浪漫的同居選屋理由了。」

  

  

  03

  

  這棟公寓並不大,屋齡十七年左右,總共五層,每層有兩戶人家,除了五樓和三樓只有住一戶外,其他樓層都住滿了,一戶大約1400 sq. ft.(約39.34坪),因為接近阿卡漢、離主要商業區較遠,加上大多數人喜歡獨棟房的緣故,房價很便宜,於是當三樓唯一的住客準備遷出時,他們立刻賣下了三樓的另一戶空房。

  

  這間房有三個房間、兩個衛浴、一個陽台及廚房和客廳,他們沒更改太多格局,只把廚房的牆給打掉,變成開放式廚房來增加寬闊感,花了幾天把原本裡頭附的家具給清空後,他們便開始更詳細地規劃家具及隱藏武器的擺放位置,以及油漆屋子和貼壁紙。

  

  他們拉了張舊床墊到屋子裡,開始在有空的時間來這油漆牆壁,累了就在床墊上抱著睡覺,無數次為了每個房間的色調、及誰把油漆甩到了對方身上笑鬧地推擠追逐起來,然後把髒了的衣服脫掉甩在一旁,在空曠房子裡的小小床墊上笑著接吻,聽著手機播放出來的音樂做.愛。

  

  等終於將所有房間漆好、鋪好地板後,他們開始添購家具佈置房子。

  

  貼上了紅磚壁紙的大陽台是他們一開始談好的必備條件,一是可以用來當夜巡後的降落地點之一,二是讓Jason種滿喜歡的花花草草。

  

  大空間的開放式廚房全權交給Jason佈置,Jason猶豫了好一陣子,終於在低調奢華風和溫馨家庭風中選擇了後者,填購了銀白大冰箱、以白色及淺色木紋為主的含全套廚具的流理台、餐櫥櫃、抽油煙機、鍋爐、嵌入式烤箱及洗碗機後,擺上了可收納的木質櫃平台及高腳椅當作餐桌,上頭還有盞小小的米白色吊燈散發著暖橘色的光,廚房佈置好的那天Jason迫不及待地大展了下身手,煮了滿桌的菜,並對自己選購的廚具讚不絕口、到了晚上睡覺時還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讓Tim忍不住覺得可愛又好笑地要他快睡覺。

  

  客廳佈置大多是Jason設計的,但沙發是兩人一起去家具店挑的,他們有志一同的選擇了能讓人軟爛在裡頭再也不想起來的紅色絨布沙發及淡咖啡色地毯,帶回家的第一天,Tim就用一種Jason懷疑他的脖子怎麼沒斷掉的、頭在地毯上、腰部懸空,下半身跨在沙發上的姿勢賴在那玩手機不起來了。

  

  至於電視Jason就交給Tim全權決定了,而Tim也沒讓Jason失望地選擇了超大螢幕薄型掛壁式液晶螢幕,還順道帶回了一台錄影機,但這導致他們必須把原本買小了的電視櫃給賣掉,因為賣掉太過麻煩,所以他們送給了Dick,而Dick轉送給了一兩年前才剛得到Dick送的新房的Wally,Wally高興地接受了。

  

  兩間浴室只準備在其中一間放浴缸,他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可以讓兩個成年人都泡進去、並且足夠堅固的大理石浴缸,並且當晚就迫不及待地『試用』了一次,他們都非常滿意。

  

  三間房裡,Jason把最大的房間讓給了Tim當書房,不出一天,裡面已經擺滿了各種高科技產品、幾乎和牆一樣大的螢幕和滿桌的電腦與立體投影儀、以及製作道具用的檯子和工具,Jason看著一本書都沒有的房間,覺得這根本不叫書房。

  

  Jason挑了最小的房間當書房,那側在早上可以看到陽光灑在河上,因為浪潮而波光粼粼的樣子,房裡有兩張單人沙發,和整面牆的書櫃與掛壁櫃,上頭除了書籍還有些照片、陶瓷收藏品,當沒有義警事業要忙時,Jason總是喜歡用在古董二手會買到的黑膠唱片機撥音樂、坐在日光撒落的窗邊看書,Tim偶爾也會進來、坐在另一張沙發上托著臉打瞌睡,Jason偶爾會抱怨想睡幹嘛不回房間睡,完全沒發現Tim只是喜歡看著這樣的他而已。

  

  主臥室也幾乎是由Jason設計的,Tim在乎的只有床,Tim喜歡柔軟一點、整個人都能陷進去般的床、Jason習慣硬一些的床、那讓他睡起來更安心踏實,所以他們不得不在宜家居和寢具店試躺了所有的床,再經歷了數次Tim陷入流沙般的床完全不打算起來的狀況、還有Tim被Jason跩倒在硬床上時發出小小哀號和抱怨的事後,耗了一個晚上他們終於折衷選到了一張柔軟又厚實的記憶床墊,回家後兩人就累得賴在床上不肯起來了。

  

  將合照放在客廳的電子壁爐上的剎那,他們終於將房子佈置完成了,雖然還沒將隱藏的武器及攝影機加裝在家裡各處,TimAI系統的各式辨識器與機械手臂也才裝了一半,但當他們望著兩人一起一步步構築起來的屋子、聞著還未散去的油漆味和新買的家具氣味時,那樣的成就感與感動像溫暖的浪潮淹沒了他們,Tim忍不住仰頭吻了Jason,Jason捧起Tim的臉吻了回去,他們都能從對方唇的弧度感受到那抹微笑與快樂。

  

  在失去了最初的家、經歷了那樣多的波折後,他們終於憑藉著自己的意志,與喜歡的人共同組織了一個家。

  

  屬於我們的家。

  他們不約而同滿足地想。

  

  

  04

  

  Jason還是不怎麼習慣家裡有個AI。

  

  尤其是他聽見Tim在和AI聊天的時候。

  

  Jason冷靜地放下手上的頭罩,走到Tim面前,雙手搭上不明所以的Tim的肩,嚴肅地說:「小紅,和3C產品說話是種病,得治。」

  

  「……回到家和"不會說話"的傢具打招呼的人可不是我。」

  

  

  

  05

  

  家裡有個AI偶爾還是挺好的,尤其是累得半死時只要朝屋子喊一句,舉凡浴缸放水、打開電燈、微波食物、播報黑幫最新動向都能立刻搞定。

  

  在Tim的幫忙下,Jason給AI加上了料理技能,只要事先輸入食譜,在想吃什麼料理時喊一聲,廚房那幾隻藏在櫃子裡的機械手就會飛快地開始切菜煮菜,還會甩鍋、花式翻炒等華麗的動作。

  

  當然,一開始做出的成品慘不忍睹,連最痛恨浪費食物的Jason都冷著臉把餐盤裡的不明物體倒進垃圾桶,對望著自己的Tim解釋,「那他媽根本不能稱為食物。」而Tim同意。

  

  經過了數次調整後,AI終於做出了美味可口又營養的一桌料理,兩人用著孩子長大了的欣慰心情一邊吃著飯一邊讚不絕口。

  

  料理真的是非常實用而方便的技能,他們再也不用在Jason累翻了而不想開伙時吃那些吃膩了的外賣了,Jason甚至將料理事務全權交給了AI──

  

  ──大約兩周的時間。

  

  Jason又開始在有空的時候負責料理三餐,就因為Tim的一句話。

  

  「我還是喜歡你煮的菜。」

  

  Jason發誓他沒有得到任何一點優越感。絕對沒有。

  

  

  06

  

  同居確實和偶爾去對方家住不一樣,他們還有許多生活習慣需要磨合。

  

  Jason有著偏執狂一樣的潔癖、喜歡將東西擺得整整齊齊,書籍先從高到矮、同樣高度再按字首A到Z來排序,廚具按照顏色大小功能一一排列整齊,槍枝也是按照類別、大小、功能性質來整理;而Tim總是很隨意,穿過的衣服、吃過的比薩盒、網購的包裝箱、看過的文件紙張、空了的零食袋老是不知不覺佔據了滿地板,Jason不只一次崩潰般地要Tim立刻收拾乾淨;Tim也不只一次地對Jason要求按照規矩擺好東西、和整理了他的東西而讓他需要時找不到表達不滿。

  

  Tim糟糕的睡眠狀況同樣讓Jason無法苟同,Tim要不就一整夜窩在書房裡、要不就半夜溜起來吃宵夜,然後早上才乖乖上床睡到下午才起來,Jason不只一次想把Tim直接銬在床上,以防這隻小鳥哪天因為這樣爛透了的睡眠習慣暴斃。

  

  而Tim偶爾也無法忍受Jason在生活上一些節儉的小習慣,他不是主張浪費,但有時在他看來已經壞得完全可以換新了的東西,Jason還是會試圖修復它並繼續使用,或是食物不小心過期了幾天、甚至有些出現了怪味,Jason仍然會皺著眉頭吃掉,雖然Jason不會讓他吃那些東西,但他同樣不希望Jason吃,可當他阻止時,Jason都只是嗤之以鼻地看著他說,「那是你沒過過苦日子才覺得這些東西可以丟了。」讓他難以反駁。

  

  同居蜜月期度過後,他們時常因此爭吵不休,但同居的時間漸長後,他們都學會了體諒和讓對方聽話的小秘訣。

  

  Jason開始容忍Tim偶爾的小髒亂、Tim開始努力維持環境的乾淨。

  

  當Tim又窩在書房裡卻不是在處理急迫的事件時,Jason可以直接把人扛回床上,用一個吻和扯下Tim的褲子來堵住某隻小鳥的抱怨,而宵夜問題,只要晚餐時把Tim餵飽到像隻飽餐到動彈不得、擠壓一下就會吐出來的小圓鳥就可以大幅降低這個情況。

  

  至於Jason過度節儉的問題,壞掉的東西Tim會跟Jason一起試著修復,如果成功修復、Jason會大笑著稱讚Tim是隻聰明小鳥,而過期食物──Tim試著做了次犧牲,他在Jason打算吃掉明顯已經壞了的過期食物時,自告奮勇地搶走並吃掉了全部,然後在兩小時後抱著馬桶半真半假地吐得死去活來,雖然是次糟糕的經驗,但這成功地讓Jason吃過期食品的次數大幅降低,食物過期超過三天,Jason就會帶著有些浪費一樣的不捨神情扔了他們。

  

  體諒與智慧,就是與人共同生活的必備品,不是嗎?

  

  

  

  07

  

  同居的好處之一。

  

  當他們糾纏擁吻著跌到客廳地上時,Jason一邊熟門熟路地將手摸進沙發下,一邊想著。

  

  他瞇著眼感受到Tim在自己唇間炙熱的喘息,到處探索的手終於摸到了一盒保.險.套,兩指指尖從縫隙探入抽了一個出來,同時Tim結束這個吻撐起身,手上拿著茶几隔層間藏著的潤滑劑。

  

  就是兩個人都清楚某些東西放在哪。

  Jason想著,撕開手中的包裝。

  

  

  08

  

  說起採買生活必需品,比起外出購物,Tim更喜歡網購,畢竟那輕鬆不費力,只要點點滑鼠,輸入資料,不久後就有人把想要的東西送來家裡,Tim真心讚嘆著網購的美好。

  

  而相較起來,Jason更喜歡親自到超市挑挑選選,仔細觀察蔬菜水果的樣子,有沒有裂果、有沒有蟲咬,捏捏看、踮踮看質量如何,是否熟了、可以吃了。

  

  Jason早就知道Tim對逛超市沒有太大的興致,所以同居後第一次要去採購生活用品時,也不打算強迫Tim一起去──要知道在挑東西時有個人一直在旁邊喊著什麼時候回家是多煩人的事,但他萬萬沒料到當他拿起錢包跟摩托車鑰匙說要去買菜時,原本正在看電視的Tim抓了自己的汽車鑰匙跟錢包,說:「等我換個衣服,我開車載你去。」

  

  Jason雖然感到意外,但有人載也挺好的,況且開車的話,後車廂可以放更多東西,他還可以順道把一直覬覦著的壓力鍋和直立式吸塵器一起帶回家──舊的網購的吸塵器無法調整長度,實在不符合他的身高,總是讓他用得腰酸背痛。

  

  可他真心不認為Tim會喜歡和他在那邊慢慢挑蔬菜和家用品,「你確定你真的要跟我去?」

  

  換好衣服的Tim挑起眉,「你怎麼會這麼問?我當然要和你去了。」

  

  「好吧,為了防止你不知道,先跟你說,逛超市可沒什麼有趣的,如果你逛到一半就喊累想回家,可得把車鑰匙給我,自己坐車回來。」

  

  「放心吧,我會跟你逛完全程的。」

  

  Jason不以為然地哼了聲,「最好是。」

  

  原本Jason以為Tim一下就會想回家了,畢竟Tim看起來更像是那種只會停留在有興趣的區域、買了要買的東西就準備走人的類型,誰知道Tim真的一句抱怨也沒有地推著推車,看起來饒有興致地跟在他身邊逛遍了超市,還時不時偷拿一些能量飲料或零食扔進推車裡,再被Jason勒令放回。

  

  Jason在蔬果區反覆檢視手中的蔬菜時,Tim也是什麼都沒說地站在旁邊安靜地等他,當Jason開始挑選紅蘿蔔、眼角餘光卻突然瞄到Tim握著手機趴到推車把手上,而準備回頭戲謔地說聲鳥寶寶這樣就累了嗎時,卻看到Tim正微笑著用一種望著心愛事物般的目光注視著自己,讓他的嘲謔一時間梗在了喉嚨。

  

  「……你幹嘛……笑得那麼噁心……」Jason乾巴巴地說,Tim的笑容消失了,高高挑起眉。

  

  「嘿,這話很傷人。」Tim佯裝不滿地用推車小力地撞了Jason一下,Jason突然注意到對方手中拿著的手機正對著他。

  

  「等等,你是在拍照嗎?你拍了什麼?你不是在拍我吧?你想幹嘛?別跟我說你傳給Dick他們了。」Jason威脅地瞇起眼,繞過推車對Tim伸出手要搶手機,Tim立刻躲開了,「鳥寶寶,坦白從寬能讓你好過一點。」

  

  「我是在拍照沒錯,但我沒打算傳給任何人,這只是我自己想做紀念而已。」Tim又躲過一次襲擊,抓住推車往前跑,Jason立刻左手抓著剛剛挑好的蘿蔔、右手攬著一棵高麗菜追了上去。

  

  「該死的!你到底拍了什麼?你拍我買菜要幹嘛!你是小孩嗎?別推著推車在賣場裡跑!手機給我拿來!」

  

  「你不追我就不跑了!」

  

  「你把手機給我我就不追了!操我還有東西沒買完你是要跑去哪!你這幼稚的小鳥!」

  

  

  最後他們一起被賣場人員罵了。

  

  

  09

  

  住在哥譚林蔭坊以外的區域的壞處之一就是,他們必須跟鄰居打好關係,在這種相對和平點的區域當個陰沉得不和任何鄰居來往的人、對於隱藏義警身份並沒有好處,反而會招來更多流言而引人注目。

  

  在裝潢好正式入住那天,他們買了些點心一戶一戶去拜訪,也當作對於這陣子家具搬運而產生的噪音賠罪。

  

  ──當然了,自我介紹時用的是假名,當Jason說要用『John Doe(*註1)』當假名時,Tim翻了個白眼,說『Alvin Draper(*註2)』還比較好,於是在經過一番「我不想要姓『雌鹿』!」和「你那名字已經有人用了!」的爭論後,他們決定維持原本的名字,而姓各自改成Doe 和Draper。

  

  「乾脆你改成Todd不是比較好嗎?反正我在法律上都是死人了,要找Jason Todd也找不出什麼東西。」Jason不耐地說,Tim楞了一下,臉微微泛紅起來,好半天才訥訥地說。

  

  「……如果可以,我比較希望你改成Drake。」

  

  Jason頓了一下,看著有些不好意思的Tim,突然意識到氣氛跟話題走向有些微妙,而跟著有些害臊起來,只得乾笑著說,「我是不介意,但我們才剛同居,現在就改姓也太早了吧。」

  

  話才講出口,Jason看到Tim微微瞪大的雙眼就意識到這話不太對,就像自己提早答應了跟Tim結婚、還準備為對方冠姓一樣,他想做點解釋,但看著Tim紅著臉、一副高興卻努力裝出「我們只是在談論假名姓氏、完全沒有什麼別的意思。」般平靜卻有些失敗的樣子,又覺得多說多錯,只能尷尬暴躁地拿起點心,踢了一腳還坐在沙發上的Tim,要對方快點起來一起去拜訪住戶。

  

  公寓目前加上他們總共有八戶。

  

  一樓左側戶是一對剛生了寶寶的小夫妻;右側戶是兩個男大學生。

  

  二樓左側戶是一個三人小家庭,女兒看起來是個大學生;右側戶是一對和藹的老夫婦。

  

  三樓左側戶是他們,右側戶沒有住人。

  

  四樓左側戶是一個上班族女性和一位女性圖書管理員同住,右側戶是名單親爸爸及他的女兒。

  

  五樓左側戶沒有住人,右側戶是一對男女情侶。

  

  拜訪的過程很順利,鄰居們都很歡迎他們,二樓那位老太太還邀他們進屋吃了點餅乾、喝了點茶,告訴他們這附近有哪些地方可以買到便宜又品質好的蔬果,老先生比較沉默些,只是在一旁微笑著看著自己的老伴、不時加入談話中。

  

  拜訪四樓左側戶時,只有那名圖書管理員在,她建議兩人可以去辦張借書證,並和兩人站在門口討論了好一陣子的《飄(Gone with the Wind)》和《居禮夫人傳(Madame Curie)》,讓兩人在告別後都表示下次絕對要準備好下午茶找她來好好討論書籍一番;而右側那位剛下班的單親爸爸則是匆匆忙忙地和保母道別,抱著衝過來的女兒跟他們握手,然後為了表現歡迎,便給了他們幾張附近餐館的折價卷,兩人欣然接受,當天就去餐館用掉了一張。

  

  當然,他們也被幾個人問了預想中會被問到的問題,幾歲、在哪裡工作,他們都神色自若地謊報了歲數與職業,但在被二樓的老太太問到關係時,兩人還是頓了一下。

  

  「你們歲數差那麼多,是怎麼認識的?怎麼會一起租房子?」老太太帶著溫和的笑容好奇地詢問,兩人互看了一眼,當然他們有一個好劇本,關於一個大學生是怎麼跟洗衣店老闆認識並一起租房子的好劇本,但對於是否要公開兩人的情侶關係,兩人直到現在還拿不定主意。

  

  「呃……事實上我們──」Tim正想回答,Jason察覺他的意圖而阻止般地咳了一聲,Tim瞥了他一眼,Jason假裝沒看到對方眼中些微的失望,接過話頭。

  

  「這可是個很長的故事啊,你們確定真的想聽?」Jason笑著說,老夫婦都笑了起來。

  

  「喔,親愛的,活到這把年紀後,可是最喜歡聽年輕人的”很長的故事”了。」

  

  

  在拜訪那天過後,他們便很少和鄰居有什麼交流了,畢竟每個人居住不同樓層、平時生活習慣及行程不同,加上他們時常不在家、在家時又總是晝伏夜出,所以通常只會在樓梯間碰面打個招呼,或是在哪位好心的鄰居得到什麼好東西來分給大家時才會遇見。

  

  最常和他們交流的除了二樓的老太太外,就是三樓左側那戶小家庭中的女孩了,女孩似乎很喜歡烹飪,在一次Jason倒垃圾回來、看見女孩正因腳踏車落鏈而困擾便順手幫她修好後,就偶爾會做一些餅乾和蛋糕分給他們,而Jason也會回禮般做點什麼給女孩及她的家人,Jason與女孩以食物建起了友好的溝通橋樑。

  

  但隨著相處的時間增長,Tim看得出來,女孩看著Jason的眼神越來越像個陷入戀愛的少女──這並不是他樂見的。

  

  於是某天沒有任務、而Jason拿著女孩做的餅乾回來的晚上,當他們躺在床上準備睡覺時,Tim忍不住開口了。

  

  「Jason……」

  

  背對他的Jason發出懶散的鼻音嗯了一聲當做回應。

  

  「我調查了一下三樓那女孩。」

  

  Jason感覺似乎清醒了點,翻過身看著他,「怎麼?她怎麼了?你覺得她是罪犯?」

  

  「不、不,不是這麼回事,她很好,她不是罪犯──也不是義警。」

  

  Jason看起來放鬆了點,眼睛又閉了回去,「喔,那你調查她幹嘛?」

  

  「就是有點好奇而已。」

  

  「我以為你會說就是有點想劈腿而已。」Jason沒睜眼哼了一聲,Tim不滿地在被子下踢了他一腳,Jason勾了下唇角,「所以呢?調查結果是?」

  

  「她現在是哥譚大學社工系四年級。」

  

  「這我們不都聽她說過了?」

  

  「她是個好女孩,有愛她的父母、為了家計半工半讀、還時常去做義工,她不該被捲入義警混亂的生活。」

  

  「嗯哼。」

  

  「她之前交往的對象都是和她一樣善良溫和的男孩,我想她和脾氣不好──我是說相對沒那麼好的男性大概不怎麼適合。」

  

  「我決定當作那個脾氣不好的人不是在暗指我。」

  

  「她非常會做料理,她每個禮拜四都會去上社區大學的廚藝課,甚至在街友公益餐會活動還是料理組的一員,我想她不需要再有一個擅長料理的男友,你知道,他們會搶廚房的。」

  

  Jason睜開眼,看著Tim挑眉,「Tim,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就是想說、」Tim頓了頓,突然感到一陣尷尬,聲音小了下去,「我就是想說,她是個好女孩……」

  

  「這我知道啊,所以呢?所以你要甩掉我去追她?」Jason仍不放過Tim般瞇起眼緊盯著他。

  

  「不!我才不是這麼想!我只是……喔,天啊,我只是,我只是希望你別甩了我跟她交往!」Tim有些頹喪地喊,「她看起來喜歡你,又是個善良的好女孩,而且還會做菜、看起來也很擅長做家事,我怕你比較喜歡那樣的人,你看、你昨天才罵我把房間弄得一團糟,要是你──」

  

  Jason伸手一把捏住了Tim的臉頰,掐斷了他的話,帶著看著一隻傻鳥犯蠢般的好笑表情,「說真的,聽上面你說的話跟你做的調查,應該是你比較喜歡她吧?」

  

  「偶每由!」Tim口齒不清地反駁,扭著頭試圖掙開Jason的手,但被Jason突然湊過來咬他的唇的舉動給停下了。

  

  Jason退開身,笑得嘲諷又壞心,「放心吧,比起善良、會做菜、會收拾房間、會做義工的善良好女孩,我比較喜歡跟蹤成性、個性一點也不好、廚藝爛得能讓任何料理老師一秒內哭出來、把房子搞得一團糟被罵後還是會好好收拾、擅長義警工作、但生活方面一團糟,沒人顧著說不定不小心就猝死了的、雖然作法不完全善良但總在拯救世界的喜歡我的笨男孩。」

  

  「Jason……」Tim的表情介於高興和想回嘴之間,但最後他決定湊近Jason,抱緊他,並不真心地說,「聽起來你對你的選擇有很多不滿。」

  

  Jason維持著側躺被抱著的姿勢聳了下肩,抱緊Tim,「是有挺多不滿的,但沒辦法,過慣苦日子後,就覺得次等的東西還堪用就用著吧,好的東西就留給別人了──況且這種笨鳥扔了大概沒人要,我可是不浪費主義者,只好勉強自己留著了。」

  

  Tim又感動又不滿地又踢了Jason一腳。

  

  

  Jason本來以為這事就到此為止了,但Tim還是三不五時會說三樓那女孩又做了什麼、去了哪些地方、他們在樓梯間聊了什麼──Jason不得不承認這從讓Tim吃醋而感到優越,變得開始讓他煩躁了。

  

  拜託,Tim關心他都沒關心得那麼勤了,都換他要懷疑Tim是不是喜歡那女孩了。

  

  

  在Tim又一次在美好的沙發午睡時間提起那女孩,而Jason準備叫這隻小鳥閉嘴否則就滾下沙發時,門鈴響了起來,Jason狠瞪Tim一眼起身,在對方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哪裡惹到人的視線下走去開門。

  

  門外是那女孩,她帶著開朗的笑容和Jason打了招呼,然後說出自己的來意,「謝謝你上次幫我們修好電視,我爸媽想邀請你一起來共進晚餐,不知道你是不是有空?」

  

  「呃,修電視不算什麼,而且Tim──」Jason下意識回頭看了一下,Tim從沙發那邊探出頭看了過來。

  

  「你的朋友也可以一起來,我爸媽會很歡迎的,」女孩說完,注意到Tim後,便偏過身越過他,笑著和他後方的Tim友善地打了聲招呼,「嗨,謝謝你上次幫我提那些菜,如果不介意的話,今晚要不要一起來吃晚餐?」

  

  哦,她真的是個好女孩。

  Jason想著,然後看見Tim的表情,發覺Tim也是這麼想的──好吧,他得承認,這真的讓他有點吃味。

  

  雖然要向別人──尤其是對自己有意思的好女孩說這個是有點尷尬,但他不能繼續放任這個誤會了。

  

  「呃……好吧,吃晚餐很好,但有件事我得先說,事實上,」Jason略微尷尬的說,比著後頭的Tim,「他是我男友。」

  

  看著女孩幾乎是驚嚇的表情時Jason感到有點糟,但當他回頭看見Tim驚喜甚至是有點感動的表情時,就覺得怎樣都無所謂了。

  

  

  10

  

  他們是一對的事沒幾天就在公寓裡傳了遍,當然不是那女孩去散佈的──那位失戀的好女孩在驚訝過後,還是帶著尷尬的表情邀請他們共進晚餐,因為氣氛太微妙,當下他們委婉的拒絕了,之後那女孩還是一如往常笑著和他們打招呼,偶爾拿做好的點心來給他們吃,並沒有改變原本的態度,這讓他們都鬆了口氣──公寓的人會知道他們的關係,是因為在Jason下決心告訴女孩後,Tim就會有意無意地在與鄰居談話時透露與Jason是情侶的事,而Jason也會在別人說:「你室友……」時更正:「是我男友。」

  

  大部分鄰居在驚訝過後,都很快地恢復原本的態度,表示這根本不算什麼。

  

  但其中還是有例外的,像一樓那兩個大學生其中一個就會不斷地問一些失禮的問題,問同性戀是怎麼樣相處、或者隱私的性方面問題,Jason覺得很不爽,然後因為他無法像身為紅頭罩時那樣,用槍指著對方的喉嚨、溫柔地說一句:「再說一個字,我就崩了你的聲帶。」而讓他更加不爽,於是在某次被問到誰上誰下、跟女人有什麼不同時,Jason只是豎起他的中指,溫柔地說一句:「再說一個字,我就讓你用屁股體會一次跟女性有什麼不同。」嚇得那個大學生再也不敢來煩他。

  

  而五樓情侶中那位男性看起來似乎也並不待見同志,但並沒有多做什麼,只是原本都會笑著和他們打招呼,在知道他們的關係後,偶然碰面時,都是一臉嫌惡的表情匆匆走掉,但Jason跟Tim都聳聳肩不以為然。

  

  公開關係對他們並沒有太大的影響,但只有一點,就那麼一點讓他們有點小困擾。

  

  就是當另一方在頸子上留下了吻.痕而自己卻不知道,大剌剌走出外頭被鄰居看到時,對方盯著自己的頸子露出的那種了然表情讓他們無數次羞恥到無地自容。

  

  

  11

  

  同居的好處之二。

  

  Jason意識有些恍惚地偏著頭,盯著Tim身後那從玄關延伸到沙發不遠處前、脫得揪成一團的凌亂衣服道路,然後再慢慢將視線移動到只剩一步之差卻誰都懶得爬上去的沙發。

  

  就是能在任何地方來一發。

  剛結束一輪、躺在地上的Jason喘息著想,然後被Tim一個稍重的動作弄得全身顫抖。

  

  「專心點,Jason,記得你剛剛答應了我什麼嗎?」

  

  ──好吧,或許不只一發。

  

  

  11

  

  「Timothy Drake,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Jason冷著臉,拿著剛剛才幹掉一群黑幫的槍,指著一臉心虛跪坐在地上的Tim。

  

  「我很抱歉……」Tim小聲地說。

  

  「不,你沒有,你如果真的感到抱歉,現在就不會讓我如此想轟了你的腦袋,」Jason斷然道,把槍口直接抵上Tim的額頭,「我出任務前是怎麼說的?我說,『我不求你打掃房子,但至少別搞得更亂。』然後呢?我不過出去一週──就他媽短短一週,你就把房子搞得像一群阿卡漢罪犯來開party一樣!」

  

  「我真的很抱歉……」Tim羞愧地說,然後用腳悄悄地把沙發下露出來的一件穿過還沒洗的衣服推進去點,但很不幸地,這個小動作被Jason給發現了,Jason覺得要不是他真的該死地愛著這隻混蛋小髒鳥,現在他就會把已經卸下的彈匣插回槍裡,然後上膛並扣下板機。

  

  Jason冷著臉把槍插回槍袋裡,用說著『我要宰了你』的咬牙切齒語調說:「你最好在我去洗澡時給我收拾乾淨。」

  

  「我……我有點事要忙……」Tim虛弱地說。

  

  Jason才不買帳,要知道Tim“真的”在忙時,只有會有兩種反應,一是專心到無視一切、二是對打擾自己的人顯出些許不耐煩的態度,而現在這個試圖裝無辜的傢伙明顯沒有這兩種反應,所以Jason只是面無表情居高臨下地盯著Tim,「如果我出來時沒看見這裡恢復成一週前的樣子,你就會跟這些垃圾一起進巷子的垃圾桶,我想屍體也算是可燃垃圾的一種吧。」

  

  「……我現在去收拾……」

  

  

  13

  

  「你這混蛋給我滾出去!」Jason憤怒地漲紅臉怒吼著,同樣臉上帶著怒氣的Tim不甘示弱地回瞪著Jason。

  

  「你無權要求我出去,別忘了這房子我也出了一半的錢,但在這場爭吵中你第一次說出了讓我同意的話,我現在也不想待在這了,我要回其他安全屋了。」Tim抓起客廳桌上的手機轉身快步往門走去,Jason注意到Tim沒拿放在旁邊的鑰匙,這讓他更加怒火中燒。

  

  「喔,真巧,我也不想待在這鬼地方了,好像我沒其他”更好的”地方可回去一樣!」Jason吼著,從口袋掏出鑰匙砸向Tim,然後看著鑰匙被Tim重重甩上的門彈開掉到地上,憤恨地踹翻了客廳茶几,從窗戶翻了出去,重重地把窗框給砸上,在心裡發誓再也不回來了。

  

  

  ──然後Jason現在在凌晨兩點、拎著一個購物袋、滿臉不甘願地撬開與Tim的家的窗戶。

  

  距離離家出走已經過了一個禮拜,Jason發誓他只是擔心自己的植物而已,要知道陽台那幾十個盆栽裡可是有特別需要水份的品種,一個禮拜沒澆水已經是極限中的極限了,他可不想讓那幾個美麗的小生命就這麼因為幼稚的爭吵而隕落。

  

  而他只是碰巧、湊巧、剛好、不小心地,想起了在爭吵發生前一天,Tim喜歡喝的咖啡豆沒了,所以順手買了帶回去而已,雖然家裡還有其他牌子跟品種的咖啡,Tim也並不挑嘴,所以總會等一起去超市時才順便補貨,但Tim每次他喝用這咖啡豆泡出來的咖啡時,總是會舒展開因為疲累而皺起的眉頭、露出特別喜歡的樣子──反正遲早都要買,他現在買回去也沒什麼,對吧?

  

  『嗨,我就只是來澆個水、順便放個咖啡豆就要走人了,喔對,還有我很抱歉。』要是撞見一隻慣性熬夜的小鳥就這麼說吧。

  攀在窗戶上的Jason深呼吸一口氣,給自己做了幾次心理建設後,豁出去一般猛地推開那單面鏡窗。

  

  推開窗跳進去後,Jason發現屋內就像他離開時那樣燈火通明,被他踹翻的茶几還是維持原樣倒在那,連散落一地的馬克杯碎片、噴飛到遠處的遙控器、四散的文件紙張都沒被撿起,整間房子一片寂靜。

  

  Jason突然感到一股怒火混雜著難受的情緒在胸口燃燒了起來,他咬咬牙壓抑下翻湧的酸澀情緒,用憤怒包裝起它們。

  

  好樣的,說不想待在這,就真的完全不回來了啊,好啊,現在就來看誰撐得久。

  Jason刻意憤恨地想著,把購物袋扔到沙發上,踩著重重的步伐走向陽台,準備給花草澆水,但在走到陽台時,他就因為盆栽的狀況而楞住了。

  

  每個盆栽都被澆了水,有些底盤甚至滿到溢出了出來,完全沒有按照每株植物的屬性來施以水份。

  

  他想起剛剛並沒有在地板上看到Tim的鑰匙,而這麼拙劣的澆水方式在這裡只有一個人會做了。

  

  Jason望著那些盆栽,胸口那股憤懣與焦慮的酸澀瞬間消散殆盡,被溫暖和一絲絲見鬼的美好給取代,那隻園藝技能零分、對植物毫無興趣、養仙人掌都能養死、看似好脾氣實則拗得要死的小紅鳥在爭吵離家出走後,還特地回來給他的植物澆水,Jason不得不承認他突然感到自己確確實實被Tim愛著,同時不得不承認這場爭吵確確實實是自己的錯。

  

  他一直知道Tim是那樣喜歡自己,清楚Tim和自己一樣在那個”大家庭”裡的定位立場、與第一任羅賓Dick及Bruce親生孩子的Damian有著微妙不同,也是那樣清楚被他傷害最深、卻最先對他伸出友善的手的Tim在那時敵視自己的家族中是多麼不可思議的存在。

  

  但每當因為惡夢、因為與Bruce的爭論,被煩悶、怨恨、憤怒侵襲時,他總是會不自主口不擇言地對前來安慰自己的Tim說出諷刺的話語,否定Tim的情感、將與Tim的關係和其他蝙蝠家族成員混為一談,說著『你們這群人都是一個樣,全都巴不得我去死。』之類的違心之論,明明清楚Tim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也清楚當看到那樣的表情時自己又會是多麼後悔。

  

  即使每次事後他總是忍著尷尬和Tim道歉,Tim也總是笑著親吻他說沒關係,但他能感覺到在爭吵時總會盡力安撫自己的Tim隨著他爭吵的次數增加而變得越來越沉默,有幾次Tim甚至只是帶著疲累的表情、用手按壓太陽穴嘆氣後說:「夠了,我不想跟你吵這個,我累了,今天到此為止吧。」來終止爭吵。

  

  他不知道Tim說累了是對這場爭吵感到疲累,還是對他感到累了,這讓他焦慮不已,讓他覺得Tim就要離開自己了、就要因為受不了他而分手了,他真的喜歡Tim、天知道他真的愛著Tim,他不想失去Tim,他害怕在下一次爭吵時,Tim會用那樣失望的表情看著自己說:「分手吧。」但這樣的焦慮卻讓他更加無法冷靜,結果一次比一次說出比以往更加過分的話。

  

  當這次Tim回嘴吼他時,太過錯愕的他一瞬間被恐懼引起的憤怒包圍,吼著要Tim滾出去,而Tim就這麼頭也不回地離開了,他在憤怒的驅使下跟著離開了這個家,卻在躍出窗戶後感到全身發冷。

  

  Tim這次大概是真的要跟他分手了。

  這樣的想法讓他不知所措,他第一次和人同居,沒經歷過情人離家出走的事,不知道這是不是分手的訊號、不知道該不該發訊息給Tim,就這麼在焦慮憤怒懊惱中度過了一個禮拜,才敢憋腳地用幫花澆水和買咖啡豆的爛藉口回來這個家。

  

  而Tim,Tim並沒有放棄他,並沒有要跟自己分手,在看見盆栽的剎那,那些像是被充氣的氣球般日益膨脹的不安、疑懼瞬間被刺破、砰地消失了,原本被壓得喘不過氣的內心被一種安心、與幾乎可以稱作愛的情緒細密地填滿。

  

  Tim還愛著自己。

  

  Jason深吸一口氣忍著有些顫抖的氣息想著。

  

  好吧,在把這些可憐的盆栽整理好後,他真的得好好想想怎麼道歉了。

  

  

  剛換下義警制服的Tim在清晨的微光中滿臉疲累地拎著兩袋肥料、拖著步伐往和Jason的家走去。

  

  前三天晚上他突然想起了Jason費心照顧的植物,那天離開前,他似乎聽見Jason在後頭吼著不想待在那個家,要是Jason是認真的想離開,大概在自己道歉前都不會回去吧──或者更糟的,再也不肯回去了。但不管怎樣,他都不希望Jason那樣付出全心全意照顧的盆栽們就此枯萎,也不希望Jason回來時因為盆栽死去而難過,所以就每天晚上抽空回來澆個水──是的,他還在離家出走中,因為他還是很生氣。

  

  他真的喜歡Jason,所以當Jason一再否定他的感情、一再說他和其他家庭成員都是一個樣,就像他們並沒有任何特殊關係、像他付出的愛情與關心一點意義都沒有時,他感到了強烈的挫敗與傷心,幾乎都要對這段關係失去信心了。

  

  在那些時刻,他都無法明白對Jason來說,自己到底是不是特別的存在;他們是否真的如自己所想的那樣是最適合對方的伴侶;又或者自己是否真的能如告白時說的那樣帶給Jason幸福?

  

  他已經盡力在維持這段關係了,他總是盡力不讓自己在Jason狂燥地用語言攻擊自己時發火、盡力按捺情緒安撫Jason,即使事後Jason都會帶著懊悔的神情彆扭地跟自己道歉,而他也總是笑著表示理解──但實際上,『Jason是愛著我的』這樣的自信逐漸被消磨得只剩下一點點,總被說樂觀的腦袋不受控制地轉著悲觀的想法,想著要是哪天他提出分手,Jason會不會露出解脫了般的表情一口答應呢?

  

  這樣的焦慮讓前一個禮拜,Jason再度對他說出那樣否定的話語時忍不住回嘴了,把自己一直以來累積的不滿、憤怒、埋怨一次爆發出來,他吼著說Jason是個混蛋、是個自私的傢伙、是個武斷又主觀自以為是的蠢蛋、是個總把周圍的人拖進負面情緒裡的人,他說了各種責備的話語,卻沒說出自己擔心不被愛的恐懼,對於驚訝地瞪大眼的Jason來說,或許只覺得突然情緒失控的他莫名其妙吧。

  

  Tim深深嘆了口氣,他很懊悔說出那些話,一部分的他覺得自己沒說錯、一部分的他覺得自己說得太過了,畢竟他是那樣清楚Jason的遭遇和拉薩路池可能帶來的影響,這樣矛盾的情緒讓他還在猶豫到底是否該回家並請求Jason的原諒,只得暫且每天晚上回來幫Jason的盆栽澆水,思考下一步該如何是好。

  

  不管怎樣,他都不想就這麼和Jason分手,也不想讓Jason難過,所以他得照顧好那些在他眼中根本沒太大差別的花花草草──可這太難了,他明明已經每天澆水了,有幾株的葉子還是變成黃色,有些甚至一副快要死掉的模樣,他真不懂自己哪裡做錯了,就算想搜尋,他也不知道那些盆栽的品種到底是什麼,只得死馬當活馬醫,買點肥料來施肥試試,他真心後悔著當初沒給家裡的AI加上澆水和植物辨識功能。

  

  他深吸一口氣,嘆息出聲。

  

  好吧,如果成功把盆栽救活了,就傳個訊息給Jason道歉,讓他回來吧,然後他們必須坐下來好好談談,談談Jason心裡的坎以及他的不安,找尋出能夠繼續一起走下去的方法。

  他在心中給自己訂下了約定,掏出前幾天在地板上找到的鑰匙開了公寓大門,走上樓梯。

  

  在他走上與Jason的家的三樓樓層時,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他將右手提著的袋子換到左手,掏出手機解鎖,然後看見他自己寫的蝙蝠家專用聊天軟體的對話視窗跳了出來。

  

  『你把我的盆栽澆得快死了,我真後悔給你買了你喜歡的咖啡豆

  你到底要離家出走到什麼時候?幼稚的鳥寶寶,我剛剛不小心早餐做多了,一個人可吃不完兩份,別浪費食物啊』

  

  Tim還沒來得及看完,手機又再度震動起來,訊息開始一個一個跳了出來。

  

  『PS:還有我很抱歉』

  

  『還有我是真的喜歡你』

  

  『抱歉我是個混蛋,我說的那些話都不是真的』

  

  『對我來說你很不一樣』

  

  『我只是需要你知道這個』

  

  『我喜歡你,Tim』

  

  『快回家吧』

  

  『我給你泡了咖啡』

  

  Tim盯著上面的字幾秒,笑了起來,感覺胸口那股難受變成了柔軟的溫暖。

  

  他想他們還是能繼續走下去,因為他們都是那樣喜歡著對方。

  

  Tim將鑰匙收回口袋,走到門前,按下電鈴,聽見裡頭傳來匆促的腳步聲,以及門鎖被打開的聲音。

  

  他笑著說:「我回來了。」

  

  

  

  Fin.

  

  前陣子太忙、太久沒有寫東西,所以趁這陣子稍微沒那麼忙,寫了一點甜向的來復健_(:3 )∠ )_

  

  結果鄰居的部份不知道為什麼寫了那麼多www

  

  之後大概還有其他篇會比較多是他們生活上的瑣事,還有親友來訪之類的故事ww

  

  

  註1:John Doe,Pre 52 Jason用過的假名,意指”無名氏”,Doe則為雌鹿的意思

  

  註2:Alvin Draper,Pre 52 Tim去監獄找Jason時用過的假名,有位藍調歌手是這名字

  

  

  2018.05.27

  

评论(16)
热度(169)

© Ga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