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e

最近DC一直線,喜歡二少和綠燈Hal

吃的CP : Timjay、Damijay、Dickjaydick、Alljay、Halbarry(二代綠紅)、Wallydick

【Timjay】關於死亡的兩個短篇

  *Timjay,刀

  *身為甜黨,我不擅長寫虐向,也從沒想過timjay的虐梗,直到無雙朝我膝蓋射了一箭──或者說一砲轟爛我的膝蓋。

  *兩篇無關聯

  *Jason死亡注意

  

  

  

  01

  

  Summary:

  在Tim趕來前,Jason已經死去了。

  

  

  Jason死了。

  

  在他們到達戰場以前,就已經死了。

  

  那個曾經如此強壯的身軀上被刺穿了好幾個洞,地上滿佈掙扎的血痕——Jason不是一下子就死去的,而是痛苦地迎接死亡,這比任何事都讓他崩潰。

  

  

  喪禮之後,他在莊園裡躲了起來,用沉默來面對家人,像是那天在戰場上抱著Jason的屍體發狂哀求著拜託的人不是他一樣,像是他完全沒看見Bruce眼中的痛苦、沒看見Dick近乎崩潰的神情、沒看見Damian在大宅宣洩著憤怒、沒看見Alfred坐在Jason的床上落淚一樣。

  

  他不在乎。

  

  從看見Jason的屍體的那一刻起,食物失去了味道、視線被蒙上了一層朦朧的霧、聽到的聲音像是耳朵被捂住般變得遙遠而沉悶。

  

  即使理智上知道他應該去安慰其他痛苦的家人、他應該去處理後續事件,但情感上他根本不在乎任何人事物。

  

  除了一件事以外。

  

  當Bruce他們走進房間,告訴他或許有辦法讓Jason復活時,他拒絕了。

  

  他拒絕了所有關於復活的提議。

  

  或許其他人並不認同,Damian甚至用憤怒與認為他瘋了的眼神瞪視他,但這都無所謂。

  

  因為這是Jason要的。

  

  他們曾經在戰鬥結束後談過這件事,那個晚上他們都離死亡那麼接近,當他們一起倒在亂糟糟、佈滿血跡與塵埃的地板上時,Jason說,要是死了,絕對別再來吵醒他。

  

  他問了為什麼,Jason只是聳聳肩,「我受夠這操蛋的一切了,你總得讓我睡個好覺。」

  

  所以現在他要讓Jason睡個好覺。

  

  

  拒絕復活提議後,他終於能在那些欲言又止的視線中逼迫自己回到屬於他和Jason的屋子,拒絕任何人的幫忙獨自收拾Jason的物品,屋子裡充滿了回憶,他一度不知道自己能否撐下去,但最終還是一個人整理好了Jason的遺物。

  

  沒有找到遺書,但這很有Jason的風格,死了就是死了,沒什麼好說的,即使他們都清楚遺書明明是留給生者看的。

  

  他把那些回憶裝箱,有些他想珍藏,有些他想隱藏,在這房子裡屬於Jason的東西太多了,有他送Jason的打火機、他們一起去逛書店帶回的大量書籍、約會時被Dick偷拍的有些傻的照片、第一次電影約會的票根……

  

  在收拾那些過於美好的回憶時,Tim的腦中浮現了一個疑問,但他強硬地將它壓下埋進深處。

  

  日子就這麼過了下去,偶爾他會忍不住想著,說不定有一天打開家門,就看見Jason一如以往坐在沙發上,對他輕鬆地說聲嗨。

  

  但多年以來,紅頭罩都沒有再出現,於是在某個陽光燦爛的早晨,獨自從床上醒來的他突然意識到、Jason是真的再也不會醒來了。

  

  這一刻Jason是真的死了。

  

  他蜷縮在床上痛哭了一場,悲慟的、罪惡的、安心的、慶幸的,釋放了一切般毫無顧及地放聲哭著。

  

  他很高興Jason終於能夠睡個好覺了。

  

  在那之後,就像放下了什麼重擔般,他的生活回到了正軌,食物再度充滿味道、世界不再蒙著一層霧般遙遠、聲音清晰地傳入耳中,他重拾起與家人逐漸疏離的關係,他想自己終於完全的放下了。

  

  

  只是有時候——在他躺在那張空曠雙人床望著天花板的時候,那個被隱藏深埋的疑問就會悄悄地浮現腦海。

  

  

  在死亡時,Jason會不會有一點想為了他活下去的念頭?

  

  

  他害怕去想這個問題的答案。

  

  

  

  

  Fin.

  

  下一篇與此篇無關聯,後記寫在02後面

  

  2017.07.08

  2017.09.01 修改

  

  

  

  

  

  

  02.

  

  Summary:

  Jason被宣布重傷腦死。

  

  

  當聽見電話那頭Dick的哭聲時,他只因為一切太過不真實而感到茫然不解,所以即使在看見全身被滲血的繃帶包裹的Jason時,他也沒有哭,即使Thompkins醫生哭泣著宣布腦死時,他也仍舊沒有回過神。

  

  很諷刺,Jason曾因為不聽命令而死於爆炸,這次Jason再度因為不聽命令而被捲入爆炸,兩次都是為了拯救什麼人,卻兩次都沒有成功,不管是母親,還是被挾持的孩子們全都死了。

  

  所有人都前往各地尋找能夠治好Jason的方法,包括他也是,他暫時放下了少年泰坦,蒐集著各地的資訊與腦死者奇蹟復活的新聞來鼓勵自己與所有人,每個夜晚,他都會來到Jason身邊,輕聲呼喚,鼓勵著、請求著Jason張開眼睛。

  

  但Jason從來沒有回應過他。

  

  日子一天天過去,他開始明白,不管他說什麼都已經沒有用了。

  

  身體的傷總是能夠醫治,但即使是先進的醫療設備、魔法、拉薩路池,都沒辦法將消逝的靈魂帶回來。

  

  屬於他的Jason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

  

  

  他告訴Bruce與Dick自己的決定時,他們都哭了,Bruce轉過身去用手掩住了臉,Dick緊緊抱著他顫抖著、輕聲哀求安慰道歉著什麼,他沒聽清,他拍著Dick,說著自己很好,不用擔心,卻只是讓Dick抱得更緊、哭得更難過。

  

  他沒有哭,因為他知道Jason已經不在了,現在他只是需要讓Jason真正的安眠。

  

  

  他選擇了第一次與Jason親吻的日子,他永遠記得那一天,那個夜晚他們約會結束,在公園準備分開時,Jason湊了過來,吻了他,只是一個簡單而短暫的吻,卻讓他手足無措、害羞又不敢置信,Jason取笑他真是隻單純的小鳥,但耳朵也有些紅,那一晚是如此美好,所以他才決定這一天。

  

  所有人都離開了莊園,這是他們對他的溫柔與愧疚,他很清楚,Bruce、Dick、Alfred,甚至Damian都不是「能夠下決定」的人,而他是。

  

  他走進了蝙蝠洞隔出的醫療間,空蕩的房間連空氣都凝滯般沉悶,生命維持器規律的電子音,與氧氣罩中的細微呼吸聲只讓一切變得死寂,全身被繃帶纏繞的Jason安靜地躺在床上,如果不是機器上的線條仍在跳動著,Tim都要認為Jason已經連心跳都一併停止了。

  

  

  他原本準備了一段話想告訴Jason,和Jason約定點什麼,說明自己未來會有的行動與後續處理方式,他必須讓Jason安心。

  

  但當看見毫無反應躺在床上的Jason時,他又什麼也說不出口了,或許也無所謂,因為Jason早就聽不見了。

  

  他走向Jason,坐到了床邊。

  

  Jason從來不是個安靜的人,總是有著強烈而無法忽視的存在感,現在卻像個擺設般成為這房間的佈景,那樣巨大的落差讓Tim有些恍惚,現在躺在這的人真的是Jason嗎?他問自己,即使他很清楚答案是什麼。

  

  一直以來那樣憧憬、那樣愛著的、強大的存在,變成這樣無法動彈、沒有意識的物品,或者更糟,無法動彈卻有意識的人類,他無法承受這個,他無法承受『Jason正承受著痛苦』的想法。

  

  Jason不會希望這樣,他很明白這點,Jason並不對活著抱有什麼期望,更別說是這樣活著,如果問了Jason,他一定會說與其變成這樣,還不如直接朝腦袋來一槍。

  

  但他捨不得。

  

  他怎麼可能捨得?

  

  他愛著Jason那麼久了,從他們在一起後,已經過了將近十年,他是那樣地崇拜、尊敬、深愛著Jason,他希望Jason活著,他希望即使如此Jason也能活著,至少撐到他想到辦法讓Jason重新醒來。

  

  但那要花上多久時間?一年?五年?十年?或者更久?

  

  在他找到方法前,Jason會一直被困在這個軀體中,等待著一個或許不會成功的實驗結果,更糟的是,如果這段期間他死了,就沒有人能為Jason下決定了。

  

  尋找方法讓Jason醒來是他所希望的,但那是Jason想要的嗎?

  

  他真的希望Jason活下去,以任何形式都好。

  

  

  「你知道我愛你嗎?」Tim輕聲說,放輕力道握住Jason纏繞繃帶的手,要是Jason有意識,他不會這麼做,碰觸那樣嚴重的燒傷處會有多麼劇痛他很清楚,但Jason已經不在了,這樣的行為只是他必須,或者說需要這麼做,他希望Jason已經不在了。

  

  他撫摸著Jason的手,回想起過去碰觸這雙手的記憶,不管是戰鬥中互相救助而緊抓,還是平日裡他們的擁抱與十指交扣。

  

  「你知道我愛你嗎?」他又說了一次,即使清楚Jason聽不見,他親吻被繃帶纏繞的手。

  

  他站起身,低頭望著Jason的臉,那被層層繃帶綑綁包覆的臉一點也不像Jason,但他知道——他清楚知道那就是。

  

  他親吻過那張臉、那雙唇很多次,即使看不清臉,他仍能用腦中的記憶描繪出Jason的每一個表情,憤怒、微笑、嘲諷、關懷、厭惡、溫柔,所有的表情他甚至不用努力思考就逕自浮現眼前。

  

  他慢慢地跪坐在地上,用指尖在繃帶上輕輕描繪著,然後將手貼在Jason的臉頰上愛憐的撫摸,將臉湊近,沿著Jason的額頭、雙眼、鼻樑、雙唇落下一個個親吻,最後順著臉頰,來到那有著燒傷痕跡的耳邊。

  

  他的唇貼在Jason的耳旁顫抖著,忍住一聲哽咽,「你知道我愛你嗎?」

  

  淚水無法抑制地從臉頰滑落,他不想哭,也不該哭的,即使Jason聽不見,他也不該哭,同時也沒有資格哭。

  

  他是真的愛Jason的。他不想讓Jason死。

  

  他將手放上生命維持器。

  

  「你知道我愛你嗎?」他又複述了一次,絕望、細微而乞求,像這麼說就能改變什麼一樣。

  

  但Jason沒睜開眼睛,他的罪惡感也沒有因此減少。

  

  

  「你知道我愛你嗎?」

  

  在機器因為拔除呼吸管發出的急促警告聲中,Tim緊抱著自己蜷縮在地上一遍遍痛哭哀求著,直到那聲音變成尖銳的一直線。

  

  

  他希望Jason知道自己是如此地愛他。

  

  

  Fin.

  

  

  

  第一篇大概就是個恐怖故事,Tim的餘生不管過得幸還是不幸、不管有沒有和其他人在一起,都會不斷在某些時刻想起Jason死去時地上那些掙扎的血痕,想著:「或許Jason是想活下去的。」然後被這個想法折磨著直到死去。

  

  因為如果Jason想活下去,阻止Jason復活的他就變成親手扼殺愛人復活機會的殺人犯了。

  

  ↑大概是一個這樣的故事(⁰▿⁰)

  

  

  第二篇就是個因為愛所以放手的故事,覺得愛某個人愛到願意放手承擔對方的死,真的是愛的極致表現呢,然後我們都覺得Tim是「能夠做出決定的人」

  

  ↑大概是一個這樣的故事(⁰▿⁰)

  

  

  2017.07.08

  2017.09.01 修改


评论(46)
热度(87)

© Ga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