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e

最近DC一直線,喜歡二少和綠燈Hal

吃的CP : Timjay、Damijay、Dickjaydick、Alljay、Halbarry(二代綠紅)、Wallydick

【Halbarry】論表達方式的重要性

  *Halbarry,輕鬆向

  

  

  Summary:

  

  當哈爾說出那句話時,巴里突然不想聽下去了。

  

  

  

  他的男友終於結束了為期三個多月的任務,從遙遠的外太空回到地球,見面時巴里幾乎無法忍住激動的情緒,給了哈爾一個大大的擁抱,而哈爾也笑著用力地把他按在懷裡,分開時看著他的眼神還充滿了愉快的神采,一切都很好——在他們進入一家沒有爵士樂的餐廳,並且發現不管自己講什麼,哈爾都是敷衍地發出嗯的聲音前,巴里真的覺得一切都很好。

  

  巴里停下述說朋友們的近況,擔憂地望著整場晚餐都明顯心不在焉的哈爾,「哈爾,你沒事嗎?是不是累了?要先回去嗎?」

  

  哈爾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將視線從被翻攪得亂七八糟的義大利麵上轉移到他的臉,難得認真而平穩地開口,「巴里,我有些話想和你說。」

  

  「——好?」巴里遲疑地看著哈爾,內心湧起不祥的預感,難道是綠燈軍團發生什麼事了?還是哈爾要被調派到別的扇區了?不、不、不,拜託不要,這種非常規的遠距離戀愛太痛苦了。

  

  「巴里,你知道,我曾經很喜歡你。」哈爾緩慢地說,巴里注意到他用的是過去式而突然不想聽下去了,但哈爾還是繼續說著。

  

  「可是我覺得我對你的感覺有些……」哈爾皺了一下眉,別開了一下視線,像是在斟酌字眼,「變了。」

  

  巴里真的不想再聽下去了,這太糟了,他等了好幾個月才等到男朋友從無法打電話的外太空回來,滿心期待地想請對方吃頓晚餐,之後再到附近散散步什麼的當作久違的約會,但結果是他男友從外太空回來就變心了,他們見面時的擁抱是分手前的最後一個擁抱、他以為見面時哈爾看他的眼神充滿了愛意,但實際上哈爾只是在考慮怎麼對他說出分手。

  

  這糟透了。

  

  他開始有點想衝出餐廳。

  

  「所以我想我們之間的關係可能得做些改變。」

  

  「你——」巴里勉強自己開口,然後不意外地聽到自己的聲音沙啞又顫抖,「你愛上別人了嗎?」

  

  「什麼?不,我沒愛上其他人,你怎麼會這麼想?」哈爾又皺起了眉,露出狐疑的表情,但很快又繼續說道,「我只是覺得我們再這樣下去不行。」

  

  啊,不行,他真的不想聽哈爾說出分手——即使哈爾幾乎說出來了。

  

  至少不是今天,不是他期待了好幾個月、才盼到他的燈俠毫髮無傷的回來的這天。

  

  「好吧,」巴里深呼吸了好幾次,才讓自己露出一個微笑,非常不自然的微笑,「好、我知道了、我能明白、這也是沒辦法的、我知道的、對嗎?沒關係的、真的、嗯。」

  

  「所以你知道我要說什麼了?」哈爾意外地高高挑起眉,「巴里,你還好吧?」

  

  「我知道,我沒事,」巴里發覺自己不斷往後靠,幾乎縮到了椅背下方,而逼著自己坐直了些,「我們……我是說,就算這樣,我們之後也還會是朋友吧?」

  

  哈爾笑了開來,看起來鬆了口氣,「當然,這永遠也不會變,巴里,你永遠是我最好的朋友和搭檔。」

  

  「那就太好了。」巴里言不由衷地說,低頭去拿結帳單,實際上他想把錢留在桌上,然後頭也不回地衝出餐廳,把自己扔在床上、埋在一堆被子中哭到有人——大概是艾瑞斯——將他從裡頭挖出來為止。

  

  但他不行,那會讓哈爾尷尬又愧疚,哈爾沒錯,他沒愛上別人、也沒劈腿,只是感覺變了,這很正常,感覺這種東西是無法用理智控制的,就像巴里現在還是要命地愛著哈爾一樣無法控制。

  

  「時間差不多了,我明天要早起,得先離開了,」巴里邊站起身,邊希望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足夠自然,「我先去買單,你可以——你可以把酒喝完再走,你應該很久沒喝到地球的酒了吧,哈哈。」

  

  天!他幹嘛要加上哈哈這種乾笑!這讓他感覺起來更不自然了!

  

  「等等、你要走了?可是我還沒說——」哈爾吃驚地抬頭看著繞過他身旁的巴里,跟著推開椅子站了起來。

  

  「沒關係、我瞭解、真的,不用說也沒關係。」巴里急促地說,迴避視線推上椅子。

  

  最好什麼都不說。

  巴里想著,加快腳步往櫃檯走去。

  

  「嘿、巴里、巴里!等等!噢!Shit!」巴里聽見哈爾在後方的呼喚,以及絆到椅子時的咒罵聲,但他沒有回頭,他擔心一回頭就沒辦法再維持平靜的表情了。

  

  他將帳單遞給服務員,急切地拿出皮夾,正想把裡頭的現金全抓出來時,背後傳來了一聲大吼。

  

  「巴里·艾倫!」

  

  他下意識詫異地轉過頭,看見哈爾站在他們剛剛用餐的桌前,他注意到全餐廳的人都和他一樣莫名其妙地看著哈爾。

  

  ——然後他看見哈爾帶著點絕望與破瓦破摔的表情,緩慢地單膝跪下,從口袋中掏出一個小盒子打開,裡頭有一枚銀色的戒指,他突然覺得無法呼吸。

  

  「雖然你看起來不太願意,但我總得試試,巴里·艾倫,你願意和我結婚嗎?」英勇無畏的綠燈俠用全餐廳都能聽見的音量大聲喊道,臉上是堅定又決絕般豁出去的神情,「Yes或No給我一個痛快吧!」

  

  那瞬間,巴里的眼淚奪眶而出。

  

  不是高興的,也不是感動的。

  

  ——是被氣的。

  

  

  「你不是要跟我分手嗎!」在一片驚呼與拍手聲中,巴里忍不住大叫。

  

  「什麼?分手?我沒有要跟你分手啊!我為什麼要跟你分手?」還單膝跪在地上的哈爾滿臉茫然、莫名其妙地看著他。

  

  「因為你說你曾經過喜歡我、但現在感覺變了!」

  

  「變得更愛你了啊,老實說我已經無法想像沒有你的生活了。」

  

  「你說我們的關係必須做出改變。」

  

  「從情侶變合法伴侶啊。」

  

  「你說——你說我們永遠是朋友。」

  

  哈爾翻了一個白眼,「拜託,我們現在是情侶也是朋友,結婚以後當然也還是朋友啊,又是家人又是朋友不是很好嗎?」

  

  「……你應該說清楚的!天才!」巴里又想笑又想哭又想生氣——生氣佔了大部份,但最後他只是快步跑到綠燈俠面前,蹲下抱住還舉著戒指的哈爾,「我願意、我當然願意!」

  

  餐廳爆出熱烈的歡呼與鼓掌以及祝福,哈爾回擁住他。

  

  「所以你以為我要跟你分手?」哈爾在他耳旁覺得有趣似地笑道。

  

  「閉嘴,天才。」

  

  

  

  

  

  Fin.

  

  對不起我好喜歡蠢蠢的梗(?

  

  然後也喜歡雖然有默契但偶爾頻率卻會微妙錯開的哈爾跟巴里www

 

 

  2017.08.31

 

 

 

  番外:

 

 

  「哈!就說那是個爛主意!」

 

  「所以你的求婚讓他以為你要分手?」

 

  「我以為我說得夠清楚了!夠了,蓋,別再笑了!」

 

  「老實說我比較好奇另一件事……所以你向他求婚,結果晚餐還是他買單嗎?」

 

  「……」

 

  「……」

 

  「……」

 

  「……」

 

  「……抱歉,我能不能……」

 

  「……好吧,我們會借你點錢讓你好好請他吃一頓的,但說真的,你的求婚真的糟透了。」

 

 

  Fin.

 

  2017.08.31

 

评论(14)
热度(124)

© Ga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