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e

最近DC一直線,喜歡二少和綠燈Hal

吃的CP : Timjay、Damijay、Dickjaydick、Alljay、Halbarry(二代綠紅)、Wallydick

【Timjay】論對待偶像的正確方式

  *Timjay,輕鬆向

  *梗是朋友無雙提供的,起因是看了不義聯盟2 Jason戰鬥的影片後,無雙表示戰鬥中的Jason真讓人戀愛,然後給了timjay小段子,讓我忍不住寫了w

  *Tim是個做出了有點小跟蹤狂行為的紅頭罩迷弟,可能會有點雷注意!注意!注意!因為很重要要說三次!

  *真的是迷弟喔注意!

  

  

  Summary:

  

  Tim被戰鬥中的紅頭罩奪走了心──與部分的理智。

  

  

  Tim看過Jason戰鬥的姿態很多次──他們的第一次相遇就展開了戰鬥,Jason還狠狠揍了他一頓──在關係好轉後,他們也一同戰鬥過幾次,但他除了明白Jason擅長戰鬥外,並沒有其他感想。

  

  直到有次Tim接獲一群罪犯挾持了人質躲到碼頭倉庫的訊息,趕到現場時,紅頭罩已經來了,他站在高處看見紅頭罩朝圍來的罪犯連續射擊,讓敵人無法近身,有幾個人趁著槍口轉向別處的空檔逼近,紅頭罩轉身把槍往上一扔,抽出腰間的電擊器往那些人的臉與腹部狠揍,再一腳踹開拉遠距離,拋出一顆炸彈,接住落下的槍射擊炸彈,火光瞬間爆開把周圍的敵人給轟飛。

  

  Tim楞楞地望著Jason,他應該上前幫忙,但,Jason的姿態是那樣的強大、俐落,在一片火光與煙霧中格外奪目,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Tim發怔地望著那樣的身姿,心臟劇烈地砰砰猛跳著。

  

  

  紅羅賓在瞬間墜入了愛河。

  

  

  雖然他原本就對Jason抱有一定程度的好感,但戰鬥中的Jason完全奪走了他的心,好吧,這聽起來是有那麼點怪,但他總是對那天在戰場中的紅頭罩念念不忘──以致於在三天後他終於忍不住駭入了碼頭的監視器,調出當天的影片。

  

  一開始這麼做時,Tim的心中充滿了罪惡感與羞恥感,駭入監視器收集喜歡的人的影片,這太像個變態了!

  

  但當他看到影片中紅頭罩從高處躍下、凌空連續射擊,然後在落地翻滾緩衝的同時掏出腰間的彈匣換彈上膛,站起後又是一陣不間斷的連續射擊後,理智與道德輸給了慾望。

  

  Tim駭入了哥譚所有監視器,而他的電腦多了個命名為「戰鬥參考」層層加密的資料夾。

  

  疲累時就打開資料夾,選幾段影片來看看,截幾張圖、剪幾段小短片,分類放到不同資料夾後鎖上,補充過『紅頭罩能量』後再繼續工作。

  

  在這麼做幾個月後,他終於忍不住把紅頭罩會出沒的地點全裝設了高清微型監視器──紅頭罩時常夜晚出沒,原本那些監視器總是照得不夠清晰,然後好好厭惡了自己一把後,幸福地看著高清畫質的影片展開剪片大業。

  

  

  這樣的Tim作夢也沒想到Jason會向他告白,在喝醉的Jason托著頰說喜歡他時,錯愕的Tim竭力保持冷靜,卻仍舊無法克制臉頰發燙,他結結巴巴地抓住一副快睡著模樣的Jason,一遍遍問Jason真的不是在耍人嗎,直到Jason翻了個白眼、啃上他的唇才相信一切是真的。

  

  天啊,這一切竟然真的是真的!

  

  Tim暈眩地想著,他覺得自己現在的心情就像是被偶像給眷顧的小粉絲,激動、狂喜、不敢置信,彷彿走在雲端一樣輕飄飄的。

  

  

  然後他就被拉到床上強迫回到現實了。

  

  當然,這現實雖然來得有點快,但仍舊美好的不像是真的。

  

  身下的這副身軀是那樣結實,他的手能從皮膚感受到經過鍛煉與實戰的肌肉蘊藏著力量,帶著張揚的攻擊性,Jason很強,他從不懷疑這點。

  

  而這樣強大又強勢的人竟然願意屈身於他之下,他幾乎要被滿溢的幸福感以及成就感給淹沒窒息了。

  

  

  但即使交往了,他還是繼續著自己秘密的收藏行動,或者說,在交往後,這樣的行為反而變本加厲了。

  

  Tim總會忍不住看著紅頭罩戰鬥的影片,想著這樣的人竟然是自己的男友而感到萬分滿足與不可思議,他現在的心情大概就像任何與偶像交往的小粉絲一樣,感嘆、幸福、帶著些許得意與驕傲。

  

  他甚至曾經不小心對Jason透露,自己有多高興能被Jason喜歡並為此小小自豪,而他的男友只是一臉他在說什麼詭異的話般、怪異地盯著他,「你真是我見過最怪的小鳥了,相信我,在大部分人眼中,被紅頭罩喜歡可不是什麼好事。」

  

  他才不管別人怎麼看,反正他就是忍不住覺得能被Jason喜歡、並且得到特別待遇是件值得驕傲的事。

  

  

  

  「終於……」Tim舒出一口氣往後靠上椅背,舒展長時間維持同一個姿勢而酸痛的腰背,熬夜做了幾天偵查工作讓他身心疲憊,今天總算告了一個段落,他覺得自己需要來補充一下能量,況且也有幾天沒把自動儲存到電腦的監視器影片做篩選分類了,必須來整理一下,他決定先去倒杯果汁就回來進行他的休閒娛樂。

  

  

  ──他真的不該開著資料夾就走出去倒飲料。

  

  在拿著果汁準備回房時,Tim聽見裡頭傳來不知何時進了家裡的男友喊著,「小紅,你要的名單我弄到手了,借一下電腦。」

  

  「好……」他下意識回,然後猛然驚醒,「等等不──」

  

  驚嚇讓他不自覺扔開杯子,杯子摔碎在地發出破裂的清脆聲響,但Tim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他立刻衝進房間,可已經來不及了。

  

  螢幕正在播放他上次剪好的紅頭罩扔炸彈合集,之前他其實覺得自己剪得挺好的而有些自豪,那可是他從三百多部影片中精選出七十五個片段剪成的、花了三天才做好的經典大作,但現在他只想把這影片徹底從這個宇宙中毀滅。

  

  Jason正在看那個影片,Tim就這麼呆站在後頭大氣都不敢喘一口,絕望地看著Jason看了一陣子後,一句話也不說地把影片關掉,瀏覽起那個充滿『紅頭罩換彈匣』、『紅頭罩連續射擊』、『紅頭罩空手搏擊』、『紅頭罩使用電擊器』……分類資料夾的資料夾,腦中一片混亂。

  

  他的收藏被發現了,而且還是一次被發現,而且還是有分類的,而且他還開著剪輯軟體、而且──啊!Jason找到了隱藏資料夾!天啊!裡頭全是他剪了一半的影片素材啊!那有幾百段三十秒到一分鐘的小片段,就連他自己都知道這看起來有多嚇人。

  

  Jason慢慢地鬆開滑鼠,轉過旋轉椅,神色怪異、遲疑地看著Tim,「小紅,這些是什麼?」

  

  Tim張開嘴想辯解,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快點想個解釋,必須快點想個解釋!

  Tim著急地想,但那能在幾秒內想出十幾個制服罪犯的計策的腦袋卻選擇在這時候罷工,他的腦中一片空白,只剩下絕望。

  

  這下好了,Jason一定會說他是個噁心的變態跟蹤狂,或是用他是個噁心的變態跟蹤狂的眼神瞪著他,什麼都不說地離開,又或者兩者一起來,然後說要跟他分手。

  

  看Tim久未回答,Jason皺起眉,「你在研究我的戰鬥嗎?」

  

  對,快說對,Tim·Drake,Jason都替你找好理由了,說聲對,然後指出紅頭罩戰鬥的漏洞就可以了!一切都會沒事的!

  Tim告訴自己,現在只要他點個頭,就會沒事了。

  

  Tim焦慮地嚥了口唾沫,又舔了下乾燥的唇,緩緩地張開嘴。

  

  「這是……我的收藏……」天啊!Tim·Drake!你在說些什麼!

  

  看著Jason吃驚瞪著他的眼神,Tim在內心裡崩潰了,他真心希望達克賽德能立刻出現來毀滅地球──不,毀滅他就好了。

  

  好吧,現在他必須想想怎麼補救才行。

  

  『我習慣收集每個人的戰鬥影片。』不,這沒有讓他聽起來比較不像個變態。

  

  『其實我是你的粉絲。』不,這更糟了,Jason絕對會用你瘋了的眼神看他。

  

  『如果你覺得噁心,我會把它們刪掉。』不,他絕不會把這些刪掉的。

  

  天啊他真的無話可說了!果然還是祈禱達克賽德侵略地球,讓Jason轉移注意力忘掉這一切吧!

  

  Tim絕望地看著天花板,等待Jason的下一句話。

  

  整個空間沉默了好一會,然後Jason開口了。

  

  「你這噁心的變態小跟蹤狂。」Jason說,但他發現那聲音帶著毫不掩飾的笑意。

  

  「Jason……?」Tim詫異地望向Jason,虛弱而困惑地輕聲喊,但Jason已經把椅子轉了回去,繼續看著他的資料夾──拜託別再看了。

  

  他不知道過了多久,或許五分鐘,或許一小時,這時間太難熬了──Jason終於從椅子上站起,轉身走向站在門口裝石雕的Tim,臉上帶著揶揄的笑意。

  

  「我都不知道你這麼喜歡我扔手榴彈──」Jason居高臨下地望著心虛的Tim,悠閒地開口,「──早說嘛,這樣我就會多帶點火力了。」

  

  Tim不解地眨眨眼,「……Jason?」

  

  「你今晚有空嗎?」

  

  「有……」

  

  「今晚我在奈何島有『表演』,記得來看啊,我的小粉絲。」Jason戲謔地勾著唇角,用指尖挑了一下Tim的下巴,然後從Tim身邊走過,「對了,地上的果汁記得清。」

  

  Tim呆愣了好幾秒,才突然意識過來Jason的意思而炸紅臉,驚愕地回頭看著Jason走到陽臺、躍下離開。

  

  

  Tim覺得有點想死,羞恥得想死,同時高興得想死。

  

  但不管他多想死,他還有必須做的事。

  

  他從桌上抓起摩托車鑰匙,快步跑了出門。

  

  

  他必須在晚上之前弄到高清畫質攝影機才行!

  

  

  Tim把面罩和裝備的微型錄像機全部換新、然後拿著新弄到手的腳架、攝影機,脖子上掛著臺裝了加長鏡頭的單眼相機,早早就去奈何島Jason要處理的黑幫據點佈點,期待又心焦地等待著,直到Jason和他的隊友們突然從天而降,瞬間槍聲爆炸聲哀號聲四起,槍彈的火光剎時在瀰漫煙霧中不間斷地閃爍。

  

  這次戰鬥,紅頭罩用了特別多炸彈與手榴彈,爆破聲不斷,絢爛的火光就像煙火一般在紅頭罩經過之處綻放,Tim現在的心情就像偶像在為自己專屬表演一樣激動,只差沒尖叫和搖旗吶喊了。

  

  一個空翻把敵人踹開後,紅頭罩似乎注意到遠處的他了,轉過身對他做了個「看好了。」的動作,然後比出三的手勢,正當他困惑著Jason想幹什麼時,Jason的收起了一根指頭,變成了二的手勢,他意識到Jason在倒數。

  

  三、二、一──

  

  Jason放下手,同時背後的倉庫瞬間大爆炸,紅頭罩在橘紅火光與掀起的暴風中瀟灑離去。

  

  

  太帥了……

  Tim覺得自己的心臟有點痛,是好的疼痛,還是非常好的那種。

  

  Tim望著看也不看他就和隊友一同離去的Jason,滿心羞恥與喜悅地收拾好珍貴的收藏,心滿意足地回家剪片去了。

  

  

  「你覺不覺得最近小翅膀的動作變……華麗了?」站在屋頂上的Dick好奇地望著底下正在解決最後一群罪犯的Jason,紅頭罩背對敵人奔跑向一面牆,一個踏蹬踩著牆在空中向後翻了一圈,在半空中連續射擊放倒了所有人後,空翻穩穩落地。

  

  蹲在地上的Tim噎了一下,下意識把手腕上的攝像機往背後藏了點,希望夜色不要讓自己的大哥發現自己臉紅了,「是、是嗎……」

  

  「是啊,不過這樣也挺好的就是了。」Dick說著,一個鉤爪落到他們面前,Jason唰地一聲被鉤爪槍拉上屋頂,一個跳躍輕鬆落到屋頂上。

  

  看到兩人都在盯著他,紅頭罩在面罩後挑起眉,「怎麼?又在說我的壞話?」

  

  「當然不是,只是在說你最近戰鬥,動作變華麗了。」Dick解釋道,然後好奇地望著自己的二弟,「是受了什麼影響嗎?你的隊友戰鬥的風格?」

  

  「這個嘛……」Jason轉過頭望著有些尷尬的Tim,即使帶著頭罩,Tim還是能從那不懷好意的嗓音中,想像出Jason那充滿戲謔和嘲弄的表情,「鳥寶寶,你說是為什麼呢?」

  

  Tim窘迫地吞了口口水,被兩個哥哥盯了好一會,終於忍不住猛地從地上站起,結巴道,「我──我──我去確認一下有沒有漏網之魚!」就迅速躍下屋頂消失在黑暗中。

  

  Dick滿臉不解地望著慌張逃跑的三弟和大笑著的二弟,「什麼?到底發生了什麼?有什麼我不知道的事嗎?所以你戰鬥變華麗跟提米有關嗎?」

  

  Jason鄙夷地瞥了Dick一眼,「唉,迪基鳥,虧你曾經是個表演家,連這都不懂。」

  

  

  「有粉絲在,當然要表演得賣力點啊。」

  

  

  

  Fin.

  

  我愛死無雙的小段子了wwwwwwwww

  

  

  2017.06.25

  

  

  

  番外:

  

  

  Jason知道Tim來了,Tim在被他發現那些收藏後,只要沒有任務或夜巡,就會來觀看他的戰鬥。

  

  他不動聲色地四處查看了一下,然後看見一隻紅羅賓拿著相機、前方擺著兩台攝影機,並不多加掩飾地待在高處,他敢肯定Tim一定在不同地方也放了攝影機,而且讓所有監視器跟著他轉。

  

  既然如此,他必須來想想今天要表演些什麼才行了。

  

  

  實際上他在看到資料夾中滿滿的自己的影片時,確實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不能怪他,滿滿的資料夾!還分類!還截圖!還自己剪影片!這真的有點太超過了。

  

  但,好吧,這麼說是有點詭異,但實際上他有些──享受這個。

  

  他喜歡被迷戀的感覺,最重要的是迷戀他的是自己的男友,是他那看似理性冷靜的小紅鳥,看到他的鳥寶寶這麼熱衷於收集他的影片,很難不感到得意。

  

  而且Tim眼中閃爍著光芒、臉頰紅撲撲的樣子真的挺可愛的,就像個看到偶像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小粉絲一樣──雖然這個小粉絲有點跟蹤狂屬性,可有個粉絲的感覺還是挺不賴的。

  

  

  他想著今天要表演些什麼,或許來個空中連續射擊?上次看到Tim的資料夾中空中射擊的截圖和慢動作短片也滿多的,今天就做這個好了。

  

  在他開始尋找能讓他從高處躍下的地點時,Artemis突然靠了過來,皺著眉頭道,「Jason,那邊有個人似乎在拍攝。」

  

  Jason順著Artemis示意的方向看去,就看見自己的男友蹲在那,他隨意地回答,「喔,不用管他,隨便他拍去吧。」

  

  Artemis高高挑起眉,「我們應該現在解決他,說不定他是那些傢伙的一份子。」

  

  「放心吧,他不是。」Jason心不在焉地回應,看來他真該要Tim躲好一些了,至少別引起他隊友的防備。

  

  聽見Jason這麼說,Artemis皺起眉問,「你認識他?」

  

  被這麼問,正在胡思亂想的Jason差點就要回答:「那是我男友。」了,但他猛然意識到,他的男友專程跑來黑幫據點、就為了拿兩台錄影機和一台單眼相機對著他,而他知道並因此特地表演幾招──這聽起來太變態了!

  

  他都能想像Artemis用「這是什麼噁心又變態的play?」的表情嫌惡地看著他了──當然,Artemis不會這麼說話,但意思相去不遠。

  

  他絕對不想被隊友當成變態。

  

  「Jason?」

  

  「不認識。」Jason迅速否認。

  

  「但他似乎在拍你。」

  

  「就說了不認識。」Jason斬釘截鐵地說,「我他媽怎麼可能認識那種變態傢伙。」

  

  

  

  Fin.

  

  我對不起Timwww

  

  

  2017.06.25

  

评论(29)
热度(180)

© Ga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