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e

最近DC一直線,喜歡二少和綠燈Hal

吃的CP : Timjay、Damijay、Dickjaydick、Alljay、Halbarry(二代綠紅)、Wallydick

【Damijay】花吐症

  *Damijay,算是輕鬆向

  *花吐病AU,病症私設有

  *Damian 16歲設定

  *Damian的眼睛顏色在紅頭罩與法外者中是藍色,其他刊有綠色或沒特別上色(黑色),但這篇設定為藍色

  

  Summary:

 

  Damian看見Jason與他的父親談話後吐出了花,他當然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並且為此感到不快。

 

  

 

  當Jason抱著安全帽走進客廳時,坐在沙發上用手掌托著臉、一副無趣表情盯著電視的Damian只是掃了他一眼,撇撇嘴,沒多搭理對方。

 

  Jason沒對Damian冷淡的反應多說什麼,只是盯著他上下掃視了幾回,哼笑一聲,「天啊,你跟老蝙蝠真是越長越像了,我剛剛還以為是Bruce坐在這,差一點就把安全帽砸過去了。」

 

  「因為我是父親的親生兒子,跟某些人不一樣。」Damian將視線移到他臉上,嘲諷地勾起唇角,「還有,你才不敢對父親這麼做。」

 

  「喔,基因真是偉大,你在遺傳了長相的同時,還百分之百遺傳了Bruce的混蛋。」Jason聳聳肩,把手中的安全帽放在桌上。

 

  「那麼你的每一代祖先一定都是混蛋,因為你混蛋的程度絕不是一代造成的。」

 

  「哈,想讓我臉紅可沒這麼容易。」Jason愉快地笑道,換來Damian嫌惡的表情。

 

  「>TT<,我可沒在誇獎你,Todd。」

 

  正在拌嘴時,Dick從門口走了進來,注意到兩人後臉上露出友善又高興的笑容,走到兩人身邊,「嘿、小翅膀,你來啦,怎麼了?在聊什麼?」

 

  Damian不快地看了坐到自己身邊的Dick一眼,「你怎麼會覺得我跟這傢伙有任何事可以聊?」

 

  Jason聳聳肩,「我正在說小蝙蝠似乎跟老蝙蝠越來越像了,不管是臉還是混帳的程度。」

 

  「你也這麼覺得?」Dick驚喜地說,然後看見Damian在瞪自己而趕忙補上一句解釋,「喔、我不是說混帳的程度那句,我是說臉,你的臉真的和Bruce越來越像了。」

 

  「我不覺得有那麼像。」Damian雙手環胸,揚高下巴不快地道。

 

  「這是什麼青少年的反抗心態嗎?不想被說跟自己的父母像。」Jason打趣地嘲笑,「好吧,那你跟Bruce也沒這麼像,你就是個劣化版Bruce,這樣開心了嗎?」

 

  Damian瞇起眼沉聲威脅,「Todd,你現在是想討打嗎?」

 

  「嘿、嘿,兩位,別這樣,讓我們好好聊天吧,」Dick安撫著兩人,把話題轉回原本的軌道,「我真的覺得小D跟Bruce長得挺像的,比如說──你看,小D的眼睛跟Bruce真的很像啊。」

 

  Dick笑容滿面地道,捧起Damian的臉轉向Jason,Damian不快地哼了聲,並不用力地拍開Dick的手。

 

  Jason嗤笑一聲,「哈,迪基鳥,你的眼睛出問題了嗎?那可是我認為最不像的地方了,Bruce的眼睛才沒這麼兇狠、像個屁孩。」

 

  「你來這就是專程為了和我吵架的嗎?」Damian瞪視Jason,但Jason仍是一副毫不在意的嘲笑表情。

 

  「我真想說是,但很可惜是你那眼睛跟你一點也不像的『父親』要我來的,所以雖然跟你聊天很愉快,但我可沒空繼續跟你在這閒扯了,再見了,蝙蝠崽、迪基鳥,別太想我啊。」

 

  「為什麼父親要找你?」Damian挑起眉,「我沒聽說要集合。」

 

  Jason故意做出得意的耀武揚威表情,「哈,他只找我,你們這些小小鳥要被拋棄了,至於為什麼找我──我幹嘛告訴你?想知道就求我啊。」

 

  Damian咬牙切齒、表情微微扭曲,要不是Dick在不好發作,他真想踹對方一腳,「誰要求你,你給我能滾多遠滾多遠。」

 

  Jason發出一聲大笑,愉快地轉身離開,走了沒幾步突然停下,回頭又盯著他好半晌,在他皺起眉要問對方又想找架吵了嗎時,Jason先轉開了視線,扔下一句,「不過顏色倒是挺像的。」後就逕自離開了。

 

  「我就說你們的眼睛很像吧!」Dick高興地說。

 

  「……>TT<」Damian別開臉,低聲咕噥,「我一點也不想被他認為和父親像……」

 

  「嗯?你說什麼?」

 

  「我說,Grayson,你能讓我安靜看電視嗎?」

 

  

 

  Damian再一次見到Jason,是一個多月後的事,在他與夜翼以及討人厭的紅羅賓在碼頭掃蕩愚蠢的毒品交易商時,說著自己的邀請函大概是寄丟了的紅頭罩突然從貨櫃上跳下來,加入了戰局。

 

  行動很順利,除了通訊耳機不時傳來紅頭罩的輕咳聲外,一切都很好,當他們站在碼頭倉庫屋頂、看著七橫八豎倒了一地的罪犯時,Jason又咳了起來,Damian諷刺地撇嘴,「你是弱到連吹個風都會感冒了嗎?」

 

  「你是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該閉嘴嗎?」Jason在頭罩下翻了個白眼。

 

  Damian揚起下巴,倨傲地將雙手在胸前交岔,「拖著糟糕的身體只會拖累我們。」

 

  一旁正在和Dick討論後續處理的Tim突然回過頭,「說到拖累,你大概沒資格說別人吧?」

 

  Damian瞇起眼,「你想說什麼,紅羅賓。」

 

  「大紅,跟你說件有趣的事吧,」Tim瞥了一眼Damian,Damian正覺得對方要講出什麼他絕不想聽的話而準備打斷時,Tim已經開口了,「前兩天蝙蝠俠跟羅賓去對付急凍人,羅賓從屋頂跳下來時,地板正巧被冷凍槍擊中,於是羅賓就在冰上滑倒,然後撞倒了穩穩落地的蝙蝠俠。」

 

  「紅羅賓!你這傢伙!」Damian憤怒地要朝Tim攻擊,但被笑著的Dick給一把攬住阻止了,比Dick還高點的他憤怒地在夜翼懷中掙扎。

 

  想像到畫面的Jason立刻毫不留情地大笑了起來,但笑沒幾秒就像是嗆到般,劇烈地咳嗽起來。

 

  「紅頭罩!」Damian漲紅臉,咬牙切齒地像準備撲上去揍人一樣。

 

  「小翅膀,你笑得太誇張了……」Dick尷尬地看著Damian,Tim在一旁別過頭,竭力掩飾自己的笑意。

 

  Jason沒有回應,只是勉強直起因咳嗽而本能性彎起的腰,邊咳著邊含糊地說,「好了……笑也夠了、咳……謝謝你們給了我嘲笑這小子一輩子的笑料……我該走了……」然後在另外三人還沒反應過來前,立刻轉身從屋頂跳下離去。

 

  「小翅膀不會真的感冒了吧?」Dick擔憂地皺起眉,Tim也跟著皺起眉頭。

 

  「有可能,通常他都會補上更多句嘲諷,然後跟羅賓吵上幾句的。」

 

  Damian現在才不在意這個,他猛地掙開Dick的懷抱,撲向Tim,Tim迅速反應過來跳離出幾步遠的距離,「紅羅賓!你竟然說出那種事!你是從哪知道這回事的!父親不可能告訴你!」

 

  「我有我收集情報的方式,順便說一下,我還有影片。」Tim勾起唇角,「好了,停手,如果你再繼續攻擊,我會考慮把影片放到網路上。」

 

  「紅羅賓!」Damian咬牙切齒地捏緊拳頭,「要是你敢這麼做,別以為我會放過你。」

 

  「好了、好了,你們別吵了,羅賓,別那麼怒氣沖沖的,紅羅賓也是,別繼續激怒他了。」Dick站到兩人中間,示意兩人停下爭吵,看見夜翼皺起了眉頭,兩人都安靜了下來,羅賓餘怒未消地瞪視兩人,然後扭頭和Jason一樣跳下屋頂離去。

 

  「你不該這麼揭小D的糗事,你知道他會很介意。」Dick無奈地看著Tim,Tim露出一點抱歉的表情嘆息。

 

  「我只是不喜歡他說話的態度,但,好吧,下次我會注意不在你和大紅面前揭他的底的。」

 

  Dick挑起眉,「所以你還是打算拿他的糗事和他吵?」

 

  「關於這個我只能說不無可能。」

 

  Dick皺起眉看著自己的三弟好半會,最後嘆口氣笑了,「好吧,別太過分就行,還有──」

 

  Dick轉頭看了看四周,確認沒人後才悄悄靠到Tim耳邊小聲問,「晚點影片可以傳給我嗎?」

 

  「當然沒問題。」

 

  

 

  Damian怒氣沖沖地回到莊園,看見熟悉的摩托車停在門口時,他一時忘記了憤怒挑起眉,死盯著那台屬於稍早先行離開的Jason的摩托車,直到收到安全系統通知有人在外頭的Alfred前來開門。

 

  「歡迎回來,Damian少爺。」Alfred維持著一貫的平靜表情說道。

 

  他邊走進門、邊點了下頭示意,然後直接問出自己在意的事,「Todd來幹嘛?」

 

  「是來見Bruce少爺,他們似乎有事需要討論。」

 

  Damian不快地皺起眉頭,「又有事?他們到底在計畫什麼?」

 

  「這我並不清楚,但我想沒有找您是有理由的,所以我建議您先去休息,等他們自行告訴您。」Alfred平靜而帶著希望他別前去偷聽的暗示道。

 

  「……我會的。」Damian走過Alfred身邊。

 

  

──這種話沒人會相信,他知道Alfred也絕不相信他會乖乖回房,但誰在乎?

 

  他必須搞清楚那兩人到底瞞著自己什麼,這就是他現在為什麼潛身在蝙蝠洞暗處的原因。

 

  

  他吊掛在岩壁上,屏息盯著下頭站立著的兩人,他的父親還在與Todd談話,但距離太遠了他聽不見,必須移動到近一些的地方,或者把手中的微型竊聽器拋到底下才行,按他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矮小的孩子,後者是比較保險的作法。

 

  他絕對要知道Todd到底在搞什麼鬼,為什麼明明生病了卻依然跑來見他父親。

 

  Damian從岩壁上掰下一塊石頭,往遠處扔去,在下方兩人因為石子落地的聲響而分心看向聲源時,趁隙將竊聽器拋到離兩人有段距離的椅子下方,雖然收音或許會不好,但這麼做更保險,而且那兩個人似乎也沒發覺異狀。

 

  「……麼樣……」Damian聽見Bruce的聲音從耳機傳出,他皺著眉調大了音量。

 

  「別擔心,我哪次讓你失望了?喔,好像是每次,那你是該擔心一下。」Jason輕鬆地說,Damian對此嘖了一聲,Bruce沉默了好一會沒有回應,Jason才繼續說下去,「放心,這次我能辦好的,畢竟你很難得不是拜託那幾隻乖小鳥,而是來讓我做,雖然這種破事你也只能找我了,但隨便啦,相信我,我能做得比他們好。」

 

  「……別掉以輕心了,還有,別──」

 

  「別殺人,是是,我知道,當然,蝙蝠俠規範第一條。」Damian看見Jason抬手聳了下肩,語氣充滿譏諷。

 

  「……我是要說,別受傷。」

 

  Damian看見Jason的動作僵住了,好半天他才從耳機中聽到一聲尷尬的:「……噢……」

 

  Bruce顯然也不太習慣說這種話,兩人尷尬地互望了一會,然後各自別開了視線,Jason不自在地撓了撓頭,又再度把視線移回Bruce臉上。

 

  「好吧,沒事我要先走了,有進展再告訴你。」

 

  Bruce點頭,看向Jason,然後突然想起什麼般,將放在電腦鍵盤旁的紙袋拿起,遞給Jason,Jason狐疑地邊拿過邊問,「這什麼?」

 

  「蝙蝠堡的兒童餐。」

 

  Jason瞪大眼,爆笑出聲,「天,我吃兒童餐太老了吧?還有,你去買了兒童餐?你就這麼走進店裡說你要一個兒童餐嗎?喔,你怎麼沒找我一起去?沒看見那畫面真是太可惜了。」

 

  Bruce無視了Jason的嘲笑,「前幾天Dick提起以前你和Damian爭奪兒童餐玩具的事,他說我應該給你買一個。」

 

  「果然是迪基鳥搞的鬼,那時候我只是想激怒Damian罷了,不過,好吧,謝了,剛好我有點餓。」Jason聳聳肩,拿出紙袋中的玩具,「喔,我拿到了一個我。」

 

  Bruce看著Jason饒有興致地擺弄紅頭罩公仔,沉默幾秒,「能讓我看一下嗎?」

 

  「我不知道你對這有興趣。」Jason狐疑地說,然後無所謂地將公仔遞給Bruce,Bruce接過,皺起眉研究起紅頭罩玩具。

 

  Damian看著Jason不發一語地望著對紅頭罩公仔左右查看的Bruce的臉好半會,突然捂住嘴咳了起來,紙袋掉在了地上。

 

  「Jason?」Bruce將視線移到Jason臉上,皺起眉,「你感冒了?」

 

  「我沒事、咳……我很好咳咳、我──啊!該死!我下次再來拿!」Jason一手抓起面罩、一手摀著嘴衝向樓梯,留下還握著公仔、露出意外表情的Bruce和落在地上的兒童餐,躲在蝙蝠洞暗處的Damian立刻從暗道跟了出去。

 

  Jason一路跑出了蝙蝠洞,才忍受不住倒向牆壁,一手緊抓著牆,一手摀著嘴幾乎乾嘔般的咳著,臉上因為痛苦而扭曲,在Damian開始懷疑對方得了什麼嚴重的疾病,而打算現身把對方拉回蝙蝠洞作全身檢查時,Jason的咳嗽逐漸緩和,將手從疲憊、漲紅的臉上放下。

 

  ──Damian看見那手上有著許多細碎的花朵。

 

  他知道Jason得什麼病了,同時聽見自己的胸口砰地發出沈悶的聲響。

 

  Jason盯著手中的花朵半會,發出惱怒的聲音,將花朵揉爛塞進口袋,眼神複雜地回頭瞥了一眼蝙蝠洞後,拿著面罩離去。

 

  

 

  『花吐病,一種罕見傳染性疾病。

 

  若患者心中對某人懷有強烈的思念與思慕,口中就會吐出花朵,花朵種類不一,患病初期即使與喜歡的人見面也不一定會吐花,中期只要停止想對方的事也能一定程度的抑制吐花症狀,而到了末期花便會開始侵蝕肺部,即使不去想喜歡的人也會咳出花朵,直至死亡。

 

  治癒的方式只有與思慕之人心意相通並接吻,或者放棄戀情兩種辦法。若是與心意相通的對象親吻,兩人都會吐出白銀百合作為治癒的象徵。

 

  花吐病並非得過一次就終身免疫,傳染途徑主要為口腔黏膜接觸患者吐出的花朵或唾液,即使與思慕之人心意相通也可能一再得病。』

 

  Damian看著手機螢幕上從網路找來的花吐病資料,捏緊了拳頭,感受到胸口那股煩悶、憤怒、焦躁揉合在一塊、隨著被讀進腦袋的字句逐漸膨脹,最後他終於無法忍受地把手機一把砸到床上。

 

  他不知道Jason是在哪患上了病──紅頭罩總是喜歡往衛生習慣差的地方跑,要說Jason是因為用了哪個酒館沒洗乾淨的酒杯而患病他也相信,但這並不是他在意的事。

 

  他在意的是能治癒Jason的那個人。

 

  Damian根本不需要費心思考Jason心中那個『某人』是誰,這一切都太明顯不過了,他甚至早在看見Jason吐花前就曾懷疑過,只是不願確認這點。

 

  一直以來Jason,又或著紅頭罩在索求的是誰的關注,沒有人會不知道。

 

  而且現在回想起來,當紅羅賓提起蝙蝠俠時,Jason咳了起來,而剛剛在與他的父親談話時,Jason吐出了花,這讓猜想變成了不可動搖的事實。

 

  Todd喜歡他的父親。

 

  他痛恨這個事實。

 

  並且他絕不能就這麼什麼也不做,讓Todd被治癒或者死亡。

 

  

 

  花了幾天,終於結束Bruce交代的任務、正想前去蝙蝠洞回報的Jason看著突然擋住去路的Damian,挑起眉,「幹嘛擋在這?又想跟我『聊天』了嗎?你可真愛我。」

 

  Damian沒理會Jason的玩笑話,只是看著Jason冷靜地開口,「我看到了。」

 

  Jason為這沒頭沒腦的話扯扯嘴角,「看到什麼?」

 

  「我看到你吐花了。」Damian壓抑著情緒,讓自己平靜地道。

 

  Jason頓住了動作,臉上帶著些許錯愕,但很快那就變成了佯裝不在意的焦慮,「快叫你的鳥媽媽來,你需要檢查一下眼睛跟腦袋了。」

 

  「我的眼睛好得很,別想瞞過我。」

 

  「我才懶得瞞你,事實上,我根本懶得跟你說話,我要走了,我可不像你那麼閒。」Jason聳了下肩,側身想越過Damian,Damian立刻移動腳步再度擋住他的路,在他不耐地想對這糾纏不休的小子吼時,Damian先發制人了。

 

  「我看到了!」Damian怒吼出聲,「那天你跟父親說話時跑走,我跟出去就看到你在吐花!」

 

  Jason瞪大眼,忐忑瞬間取代了憤怒的心情,「操……你當時在那嗎?該死的那你沒聽到什——」

 

  「別想岔開話題!Todd!」Damian揪住Jason的衣領,身高相仿的他輕而易舉地把Jason整個人拉了過來。

 

  Jason立刻反抓住Damian的手腕,怒視著Damian,「你到底在發什麼瘋?你——」

 

  「你喜歡父親!」Damian吼道。

 

  Jason愣住了,瞠大眼看著Damian好半會,突然哼笑了一聲,「誰會喜歡老蝙蝠啊,要是有我還真想看看。」

 

  Jason的表情放鬆了些,又變回原本遊刃有餘又滿不在乎的神情,Damian懷疑Jason又在搞花樣而質疑地瞇起眼。

 

  「我觀察過了,只要有人提到父親,你就開始咳,你喜歡我父親。」Damian用篤定的語氣提出證據。

 

  Jason握住Damian的手腕,一使力,把揪著自己的手扯開,拍拍被抓皺的衣領隨口道,「你怎麼沒想過說不定我根本沒在聽他們說話?雖然很難看出,但有時你們只要開口我就在面罩下睡覺。」

 

  「你變相承認得了吐花症嗎?」Damian下意識握緊拳頭,掩飾著自己煩悶的情緒,咄咄逼人道。

 

  Jason攤開手,「說得好像我不承認就有用一樣,你這執著的小混蛋。」

 

  「確實你不承認也沒用,我已經親眼見過了你像個白痴般吐出花的模樣,但你以為我會相信你這敷衍的愚蠢謊話嗎?」

 

  「你在挑戰我的不在乎列表上的第一名嗎?那你贏了,我完全不在乎你相不相信我的話,現在可以讓開了嗎?」

 

  「你喜歡我父親。」Damian又重複了一次,每說一次他就感覺胸口那股陰鬱跟著加深幾分。

 

  Jason像是受不了這鬼打牆般的對話般地,朝天花板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我已經說『誰會喜歡老蝙蝠啊』了,你到底是哪個字聽不懂?難道把句子改成諷刺的問句你就聽不懂了嗎?好吧,為了不懂語言的藝術的你,我就直白點告訴你,我不喜歡Bruce、不喜歡蝙蝠俠、不喜歡你老爸,這樣行了嗎?懂了沒?懂了就給我滾開!」

 

  「你不能喜歡我父親。」

 

  「喔,天啊,你到底哪根筋不對?誰來救救我?」Jason將頭往後仰了一下表達他的崩潰,「好吧,假設我真的喜歡你老爸,這又關你什麼事?你是那種連有人喜歡自己爸爸都不行的兒子嗎?我一直覺得你有點戀父情結,但沒想到這麼嚴重。」

 

  Damian深吸一口氣,「我不介意有人喜歡父親,但那個人不能是你。」

 

  「為什麼?喔、因為你覺得我是家族之恥?喜歡上你老爸讓你覺得噁心想吐是吧?」Jason扯扯嘴角,露出諷刺的假笑,「那你大可以放心,我除了喜歡讓你老爸不開心外,沒對他有任何遐想。」

 

  「別以為你這麼說我就會相信。」

 

  「不得不抱怨一下,迪基鳥跟老蝙蝠把我送進阿卡漢,卻沒把你也送去,真不公平。」Jason放棄地聳聳肩,再度準備繞過Damian,「你相不相信都不甘我的事,我忙得很,先走了,你就慢慢在這覺得我喜歡Bruce吧。」

 

  這次Damian抓住了他的手臂,眼中閃爍著隱藏的抑鬱與焦躁,「我會證明我的猜想。」

 

  Jason不以為然地翻了個白眼,「是喔,你要怎麼證明?你帶了真言套索嗎?那你應該要穿上神力女超人那套衣服才行啊。」

 

  「別耍嘴皮,Todd,你說過我的眼睛顏色跟父親很像吧?」Damian猛地一轉身碰地把Jason壓在牆上,逼近來不及反應而撞在牆上的Jason,將手臂抵在發出悶哼的Jason喉嚨上低聲威懾,「那我們就試試你看到我的眼睛會不會吐出愚蠢的花吧。」

 

  「什、你白痴嗎——」Jason下意識吃痛地瞪向Damian,卻不小心對上他的眼而猛地住了嘴,迅速別開頭,但已經來不及了,胸口的嗆咳感猛烈地襲了上來,即使咬緊牙關也完全無法阻止他咳出來,「咳、咳咳咳……咳、該死……該死的……你這……」

 

  Damian放開了痛苦的Jason,Jason立刻一手摀著嘴、一手撐著牆彎身竭力忍住衝上氣管的氣流,卻仍無法停止劇烈的咳嗽,也無法阻止細碎的小雛菊從唇間掉落,Damian看著掉落的花朵,覺得空氣中的花香讓他難以呼吸。

 

  咳嗽感漸歇,咳得滿臉漲紅的Jason抬起臉憤怒而難堪地瞪向雙手環胸、居高臨下睨著他的Damian,站直身將手中被捏碎的雛菊扔到地上,「你這樣逼我有什麼好處?」

 

  「我必須知道實情。」Damian壓抑著自己的情緒道,他早就知道會有這種結果了,只是必須證明這點,接下來才是他要做的事的重點。

 

  「知道了又可以幹嘛?知道了我喜歡的人就會喜歡我了?你知道這樣逼我只會讓我早日死回去吧?」Jason的眼中帶著怒火、防備、自嘲與羞辱。

 

  「我知道,所以我現在正在讓你早日認清現實,我聽說只要放棄感情,這個愚蠢的病就會痊癒了。」Damian揚高下巴宣告,「父親永遠不會愛你,他只會視你是個失敗、是個錯誤,就算不是如此他也絕不會像你想要的那樣愛你,你的感情對他就是種不必要的負擔。」

 

  Jason咬著牙怒視Damian,就像受到攻擊的刺蝟般,帶著外張的憤怒,拳頭像隨時都會揮向Damian的臉般攥得死緊,「你到底想說什麼?你就是想講這些我早就知道的事來讓我揍你一頓?」

 

  Damian深吸一口氣,像是說出接下來的話有多恥辱般緊咬著牙,可最後他還是語氣生硬地開口了,「但我不會。」

 

  「……什麼?」

 

  「父親會視你為錯誤,對於你的感情更是如此,」Damian頓了一下,「但我不會。」

 

  「你到底在說什麼……」Jason莫名其妙地皺起眉,然後突然意會了過來,發怔地瞪著他半晌,又遲疑而不敢置信地將視線移開、盯著地板幾秒,才再度望向Damian,語氣充滿了震驚而感到荒唐的情緒,「等等、你是在跟我告白嗎?」

 

  Damian立刻張開嘴,看起來像要駁斥Jason這愚蠢的想法,然而他忍住了,「我是在給你一個跟我告白的機會,但不是現在,我才不想成為父親的代替品。」

 

  「你真的是在對我告白嗎?」Jason不敢置信般下意識低聲喃念。

 

  「我已經說了,我在給你一個告白的機會,」Damian給他一個不快的眼神,「閉上嘴聽我說完。」

 

  「我對我的所有物一向很寬容,也不會允許任何人隨便動他們,如果有人敢動你,我會考慮打破我不殺人的神聖誓言。」Damian高傲地宣告,「如果哪天你死了,又一遍,你復活時會看到傷害你的人已經全數消失在這世上。」

 

  Jason猛地咳了起來,紅粉色的桃花花瓣散落般從指縫間掠過飄到地上,Damian頓了一下,意識到什麼而憤怒又屈辱地吼道,「我在跟你說話!別一直想父親!我能做到父親沒為你做的事!你不該在我這麼對你承諾時想任何人!」

 

  「咳、咳咳、該死的、我、操、我沒有!」Jason邊咳邊反駁,死命忍住幾乎讓他彎下身的痛苦,猛然伸手狠狠揪住Damian的領子,一把扯過吻了上去,Damian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就因為從肺部湧起的咳嗽感立刻推開Jason,還來不及朝Jason大吼,就從嘴裡落下一朵白銀百合。

 

  Damian錯愕不解地瞪著掉在地上的白銀百合,然後抬起眼望著Jason,Jason別過臉把嘴裡的百合呸掉,挑釁地盯著眼中充滿吃驚、迷惑、警戒、緊張、潛藏的喜悅的Damian。

 

  「你這個白痴!」Jason的語氣介於憤怒和想笑之間,「虧你還是Bruce的親生兒子,觀察力還沒小紅好。」

 

  「Todd你──」

 

  「你怎麼沒想過當有人提起Bruce,而我咳起來時,是不是還有個誰也被提起了?」Jason瞇起眼,扯著唇角,「還有,你說我看著你的眼睛想Bruce,為什麼你沒想過說不定正好相反?」

 

  Damian臉上還帶著些許不敢置信的表情,Jason似乎對此很滿意而哼笑著,聽著Jason隱含戲謔的笑聲,他慢慢地冷靜下來,感覺到自從看見Jason吐花後的那股煩悶逐漸消散。

 

  Todd喜歡他,不是父親,而是他,是為了他吐出了花朵。

  Damian對這樣的認知感到驕傲而滿意。

 

  Damian勾起唇角,心情顯然十分愉悅,他倨傲地抬起臉宣告,「那麼既然現在我答應了你的告白,你要在哥譚做什麼我不管,但不准在沒有我的允許時離開哥譚滿世界亂跑,相對地,我會保證你的安全。」

 

  「誰說我跟你告白了?」Jason揚起眉毛,一臉Damian在說什麼蠢話般的表情。

 

  Damian頓了一下,皺起眉,「什麼?」

 

  「我只是想治好這該死的花吐病,既然現在沒事了,我就要走了,」Jason無所謂地聳聳肩,「我可沒打算和你交往,更沒打算成為你的所有物,你當我是你圈養在哥譚的寵物嗎?你說的替我報仇挺吸引人的,這可是我聽過最熱烈、最令我心動的情話了,但很可惜,我沒打算再被謀殺一次。」

 

  「你喜歡我,Todd,你不能只是利用我後,就當做什麼事也沒有的離開,別以為這樣我會放過你。」Damian瞇起眼威嚇。

 

  「但你好像從沒說過喜歡我?」Jason聳聳肩,Damian能看出Jason那不以為然的表情中夾雜的不懷好意,「我可不想跟一個不會說喜歡我的人告白,這很危險不是嗎?我可討厭告白被拒絕了。」

 

  「我們吐出了白銀百合了,你明知道我怎麼想!」Damian壓抑著憤怒低聲吼道。

 

  「我怎麼會知道?一朵花能代表什麼?我比較想要口頭上的說明。」Jason望著漲紅臉的Damian露出壞笑,「你想讓我跟你交往的話就來求我啊,哪天我心情好說不定會考慮看看。」

 

  說完,Jason越過Damian離去,Damian轉頭憤恨地盯著Jason散發著得意與愉快的背影。

 

  「該死的Todd……」Damian低聲咒罵,他知道Jason就是想逼他說出喜歡,而只要他一說,對方一定會用抓住他把柄的表情用這嘲笑他一輩子。

 

  ──沒關係,現在他知道Todd喜歡他,只要知道這點,他有得是辦法讓這混蛋向自己告白,心甘情願成為他的所有物,他想Todd一定沒有仔細看過關於花吐病的資料,否則就不會這麼得意忘形。

 

  Damian蹲下身,看著滿地的花朵,勾起充滿惡意的笑容。

 

  「希望這次的教訓會讓你知道,凡事別得意得太早,Todd。」Damian撿起地上的花朵,暗忖著怎麼把這花磨碎加入Jason的飲料中。

 

  

  「花吐病可不是得過一次就會免疫的疾病啊。」

 

  

 

  

 

  Fin.

 

  我愛花吐症的梗,準備把幾個喜歡的cp都來一遍www

 

  然後我也好喜歡互相嘲諷、與其說不坦率,不如說覺得承認自己喜歡對方就輸了的相處模式啊www


  補充:小雛菊的花語是隱藏的愛,桃花的花語是愛的俘虜

 

  

  Fin.

 

  2017.06.17

 

  

  番外:

 

  

  01

 

  當Jason縮在安全屋的地上咳得滿地都是花瓣時,Damian一臉嘲笑地從撬開窗戶跳了進來。

 

  「看看你,這副可憐的蠢樣。」Damian居高臨下、心情愉快地看著想從吃驚中立刻反應過來前因後果,而怒視他的Jason,「如果不想死就來求我吻你吧,我心情好的話說不定會答應。」

 

  「操,是你做了什麼對吧?不然哪可能這麼巧,我一發病你就來。」

 

  「沒有證據就別隨便指控別人,Todd,」Damian揚揚下巴,「好了,現在你想怎麼做?」

 

  Jason死死瞪著Damian許久,最後終於不甘願般捏緊拳頭,低著臉小聲的咕噥幾句,Damian半是得意半是不快地開口,「我聽不見。」

 

  Jason嘖了一聲,靠近了Damian一步,又說了一次,比之前大聲了些,但咬字含糊不清,Damian皺起眉,走近了一步,「你就不能說清楚點嗎?」

 

  「我說……」Jason猛地抬頭,露出帶著憤怒與嘲弄,以及一點暗算成功的惡意笑容,「這個距離夠了!」

 

  Damian立刻反應過來要迴避,但仍沒來得及避掉Jason塞進他口中的一把花瓣,他迅速推開Jason呸掉那些花,怒瞪放聲大笑的Jason,「Todd!」

 

  「你先暗算我的,可沒資格怪我,現在我們在同一條船上了,誰求誰還不一定呢,要我說絕對是你會先求我,我可不怕死,反正我都死過了。」

 

  「我也死過,Todd,別得意得太早。」Damian瞇起眼,沉聲道。

 

  「好啊,那我們就來看看誰會先死吧,」Jason大笑起來,「我一點也不在意死於花吐症,這比被神經病謀殺好太多了,只要別有人以為我們是殉情就好了!」

 

  

 

  

  02

 

  終於看不過去的Dick和Tim聯合起來,對咳得半死的Jason與Damian下藥後綁了起來。

 

  當他們一人按住一個人的頭、準備強迫兩個花吐病患者接吻時,兩名患者都不配合地奮力掙扎怒吼。

 

  「沒看過互相喜歡卻那麼不想接吻的人。」按著不斷怒吼的Damian的頭的Tim冷靜地表示,按著死命掙扎的Jason的Dick困擾地表示贊同。

 

  

 

  

  03

 

  「我懷疑你們愛上了咳花的感覺。」Tim看著正在Jason的飲料中加入磨碎的花粉的Damian。

 

  「你沒資格管我們,Drake。」Damian頭也不抬地說。

 

  「說真的,我也不想管,但每次都需要讓我和Dick來強迫治療你們實在有些麻煩,明明你們只要互相說一句喜歡就沒事了。」

 

  「這是我跟Todd之間的戰爭,只要他認輸就沒事了,而你只要閉上你的嘴就好。」

 

  「好吧,你們高興就好。」Tim聳聳肩,決定如Damian所說的閉上他的嘴,不告訴Damian或Jason,Dick因為擔心兩個弟弟而分別在他們的晚餐中加了吐真劑與安眠藥的事,希望等這兩人從禁閉室裡被放出來後,可以徹底放棄這無聊的爭鬥。

 

  

 

  Fin.

 

  2017.06.17

评论(27)
热度(186)

© Gale | Powered by LOFTER